​究竟舞蹈的邊界在哪?何謂舞蹈?舞蹈的盡頭是否可以毫無動態?在時代的巨輪下,舞蹈定義歷經更新轉變,本地舞蹈創作人亦積極實驗各種可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踏入第三年,繼續在本地藝術圈收割展現舞蹈多元性的作品,向大衆展現舞蹈的不同面向,融合傳統、裝置、戲劇等不同元素,展現本土特色,拉闊本地觀眾對舞蹈的印象,...

10/10/2019

Tom Brown與Cathy Appel排練《在地上的日子》;攝於1980年

​在一次題為「談我的短篇小說」的演講中,作家巴金說到以下一個故事。於創作《安娜˙卡列尼娜》(Anna Karenina)時,托爾斯泰(Tolstoy)把情節構思好了,但因不知如何下筆而苦腦。他無意地翻開《普希金(Pushk...

​我們嚮往旅行,以體驗文化差異為樂;而舞蹈不失為其中一種真實面向,由身體作文本,誠實呈現當下的文化脈絡。位處於不同之國度也就建構出不同的意念、處理肢體動作的思維及方式。今年世界文化藝術節搜羅分別來自挪威、冰島、芬蘭的舞蹈作品,帶觀眾遊歷附有不同地方、時代痕跡的肢體文本,站在地球的另一邊閱讀舞蹈、音樂...

​「編舞和舞蹈對我來說是兩回事。」克里斯汀.赫佐(Christian Rizzo) 在工作坊的第一天這樣說,接著說:「在我而言很多在劇場上看到的舞蹈作品都是舞者在跳舞,但並沒有在編舞。」他指的編舞必須由空間、時間和身體三者之間構成劇作關係(dramaturgical relationship)。

而以...

​社會常常說年輕人需要的是機會,之於年輕編舞,能夠發表舞蹈作品便是讓他尋求進步,同時展示才華最重要的機會。在香港,新晉編舞發表舞作,往往受各種現實環境的制肘所限。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舞蹈新鮮人」系列為年輕編舞家提供資源及平台,並委約香港舞蹈聯盟製作。計劃重心不只為呈現作品本身,更是藉著給予新晉...

《我舞嘢講》同行義氣演出宣傳海報

關於《我舞嘢講》同行義氣演出

我們是一班以身體表達信念與情感的表演者。身體,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抗爭場。今年六月,政權硬推反送中惡法,執法者肆意濫暴,抗爭者走上街頭向高牆說不。運動歷時幾近兩個月,每個親歷其境的香港人的身體經驗都獨一無二。作為習舞之人,我們在街頭彷彿見證了一...

跟《Supercell當代舞蹈節》(Supercell Festival of Contemporary Dance)的策展人Kate Usher 談到「舞蹈節」( Dance Festival )的意義,她毫不猶豫便說: 「it creates critical mass(制造群聚效應)」。四月初...

​近年全球表演藝術產業的趨勢,傾向越來越多的多地共製,集合多地資金去支持新作發展;而為表演藝術家提供研創空間的駐留計劃,也漸漸在世界各地流行。不過,無論是多地共製,抑或是駐留空間的提供,其目的往往也只是為個別演出節目的生成而服務,長時間及跨地域的創作交流及共創巡演卻不多見。即將在七月份來港演出,發展...

10/06/2019

攝 Photo: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香港舞蹈聯盟(舞盟)主辦之「香港舞蹈年獎2019匯演暨頒獎禮」於2019年4月18日在葵青劇院舉行。今年特別追頒「終生成就獎」予去年離世的白朗唐博士,以紀念及表揚他為香港舞蹈界作出孜孜不怠的超卓貢獻。當晚現場公佈十三個由評審團投票選出...

10/04/2019

《偉大馴服者》;導演:廸米特里斯.帕派約安努;攝影:Julian Mommert

2017年《偉大馴服者》(The Great Tamer) 於法國亞維儂藝術節(Festival d'Avignon)首演,那種以強大的視覺幻象導引出人文關懷內容,說它震撼了整個歐洲表演藝術界也不算誇張。同時也令原本已夙...

Please reload

廣告 Ad

過往出版  Past Publications

© 2015 by the Hong Kong Dance Alli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