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文章旨在訪問不同獨立舞者及教室,在疫情影響而全面停工之下,有否新奇方法去維持舞蹈工作及場地營運。然而,當訪問過幾位不同相關人士,包括舞者、兒童教室導師、編舞、老師,及與街舞和健身有關的舞蹈人士,便發現現實還是相當殘酷。不同於擁有資源、地方、人手及政府全力補助的大型舞團,能夠有心有力去開創新的營運...

10/12/2019

《還是有點希望的啊!混帳》;編舞:菲德希克‧葛拉威;攝:Laurent Philippe(照片由兩廳院提供)

是年台灣兩廳院「舞蹈秋天」開幕周的兩個演出,從編舞角度、質感、風格都完全不同,但都給予很強烈的「有話要說」的態度,包括加拿大的菲德希克‧葛拉威《還是有點希望的啊!混帳》(Some Hope f...

​我們嚮往旅行,以體驗文化差異為樂;而舞蹈不失為其中一種真實面向,由身體作文本,誠實呈現當下的文化脈絡。位處於不同之國度也就建構出不同的意念、處理肢體動作的思維及方式。今年世界文化藝術節搜羅分別來自挪威、冰島、芬蘭的舞蹈作品,帶觀眾遊歷附有不同地方、時代痕跡的肢體文本,站在地球的另一邊閱讀舞蹈、音樂...

09/08/2019

《10000 Gestures》;編舞:波赫士.夏瑪茲;攝:Ursula Kaufmann

編舞家波赫士.夏瑪茲(Boris Charmatz)一直在探索舞蹈的可能性,而且不只是身體上,更挑戰意義、形式,甚至是概念上的舞蹈形狀,例如2016年在台北演出的《口腔運動》,表演者表演吃紙的不同可能。那觀眾會...

Please reload

廣告 Ad

過往出版  Past Publications

Some elements on this page did not load. Refresh your site & try again.

© 2019 by the Hong Kong Dance Alli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