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舞・樂互碰 2021」階段展演》——從威權到觀照自我

文:格子


2021年「舞・樂互碰」來到第四屆,繼續為年青的藝術家提供表演平台,鼓勵以不同的藝術語言溝通實驗創作。今年兩組編舞家碰巧一白一黑先後出場,音樂風格迥異表現兩組藝術家的內心風景。曾景輝的作品明顯還是實驗階段有待發展,但有了劉靜的音樂、文字聲演和牆上投射的文字輔助,又令人聯想到大眾在威權壓迫下苟且偷安過活,變奏成一曲鬼魅魍魎的末世憤怒搖滾樂章。對比之下,毛維的作品經過三年思索出來,段與段之間的起承轉合變化明顯,亦很清楚向觀眾解說他創作的心路歷程,是一個相對較完整的實驗作品。


照片由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提供


表演場地自由空間細盒不大,創作團隊只選取盒子一隅,地板貼上反光玻璃板。首個作品中,曾景輝、Jonathan Yang、劉靜三人從頭到腳塗白,當下給人第一強烈印象就是日本的舞踏,耐人尋味的是兩男踩著高蹺和持手杖,跟舞踏用腳連繫大地又有點不相似,高高在上俯瞰坐在地上的劉靜。強勁的搖滾節拍,配以劉靜妖姬般的呢喃、哼哈和朗讀,整個演出以綠紅藍霓虹燈分成三部份(Prisoners、Worms、Joy before Death),詭異氛圍貫穿整個演出。反光地板的設計加上燈光和牆上的影子,徘徊在cyberpunk和地獄的空間,虛實交錯幻化成六人演出。第二部份,劉靜屈膝坐Jonathan背上,Jonathan時爾匐匍時爾在地打轉,然後二人靜靜待在一旁,曾景輝則從右邊用手肘拐杖進場,靠手肘拐杖支撐手腳滑行前後,向前行時總是被扯後不能自如,最後索性放棄拐杖躺平在地。最後部份則像迷幻派對,曾景輝行前站立全身抖動搖頭震腳,Jonathan敲打石油罐和地板,狂歡爆裂的鼓聲與閃鑠的霓紅燈光打照,曾景輝表示此結尾乃企圖表現死前的愉悅快樂。


作品中不屬於人體自然部份的肢節本來是輔助性質,沒有血肉情感肌理的金屬支架是為了便利人類行動,若能駕馭就是輔助;若不,便會反被牽制扯後腿,不禁令人聯想起社運事件「手臂的伸延」的威權畫面。在踩高蹺和手肘拐杖兩個部份,曾坦言由構思到練習的時間倉促,而且地板光滑不易控制和平衡,再加上關燈後環境過於漆黑有點不穩,所以猜想非他刻意營造不協調效果,但窒礙不順暢的肢體動作卻顯得有點尷尬。


〈From the deep inside〉/照片由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提供


將自己全身塗黑的毛維緊隨在後,其作品〈From the deep inside〉思路清晰,之後再跟他討論作品的編排和構思才發現意味深長。專長中國舞的他想擺脫此類型而鑽研現代舞,深究民族舞動作是向外擴張的情緒能量,跟現代舞著重肢體不易理解的內向情感相比,應該怎樣將兩者混搭取之所長,再化成屬於自己風格的現代舞。特別是他說受到西班牙佛蘭明高(Flamenco)啟發,為何此舞在不加入其他舞蹈元素的同時,也可以表現出各種不同程度的情緒能量。約二十分鐘數段不同舞蹈,他邊舞邊說打斷了一般觀賞經驗,卻試圖向觀眾解釋作品的創作過程。從中國舞/民族舞的基本慢慢拆解,拆散成機械化不帶情緒的肢體動作,節奏越趨急速瘋狂,觸電似的跳掣到慢慢定格,最後回歸他不再抗拒中國舞的狀態。


本來這個作品是與擅長演奏不同民族樂器的街頭音樂家黑鬼作即興演出,可惜黑鬼在演前數星期,其中一邊耳朵突然失聰,故只能缺席現場。事出突然,毛維於是擷取和拼湊二人平日即興練習的錄音。即使效果較現場奏樂失色,但那連地接天的自然聲樂仍是黑鬼的特色風格。還有他不斷叩問一些人生價值問題,「乜嘢係啱/乜嘢係錯/乜嘢係好/乜嘢係壞/乜嘢係可以做/乜嘢係唔可以做/乜嘢係虛/乜嘢係實/乜嘢係愛/乜嘢係恨」,再看著毛維的轉動都讓觀眾陷入沉思中。掛在演區上方,藍白紅綠黃編成的繩網/帳篷乍看是捕夢網,且很易聯想到西藏的民俗文化。事後毛跟我解說,觀眾可能看不出繩網是暗喻西藏五色經幡的和佛教五蘊的深層意象。有趣的是他提出玻璃地板的設計的倒影,頂著繩網不停急速旋轉而沾上繩網的粉彩,由全身塗黑到脫色再上色像是冥想的過程,經歷無我到照見五蘊皆空,讓觀眾進入他創作的精神狀態。表面上觀眾看到毛維對中國舞由分解、對抗、融合化成現代舞的心路歷程,但更深層是希望透過作品影響觀眾,再由觀眾反應觀照和接受自己。



==

格子

典型巨蟹女漢子,多愁善感又鍾意食,寧可孤獨也不違心,討厭路癡同無同理心。



《「舞・樂互碰 2021」階段展演》

西九文化區

編舞:曾景輝、毛維


觀賞場次:2021年6月25日 19:30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細盒(排練)

2021年6月27日 15:00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細盒

280X200 px_HK Dance Journal.jpg
980 x 120.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