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五分鐘的命題作文──《Amadeus(a cyberpunk dream)》觀後對談

舞後對談

Dialogue on Dance



五分鐘的命題作文

──《Amadeus(a cyberpunk dream)》觀後對談


對談:賴勇衡、何嘉露

文字整理:《舞蹈手札》編輯部


香港芭蕾舞團與香港管弦樂團於今年四月尾,聯手推出了一齣全新短片《Amadeus(a cyberpunk dream)》,於兩團的社交媒體平台上播放。我們就特別邀請了目前正於倫敦研讀博士的影像研究者賴勇衡(賴),跟本地舞蹈製作人何嘉露(何),透過網上對談,分享及交流這齣舞蹈影像的觀後感。


《Amadeus(a cyberpunk dream)》香港芭蕾舞團舞蹈員(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及香港管弦樂團提供)


賴:

它(影片)有一個主題,就是Cyberpunk Dream,像一個充分準備的命題作文,很貼題,不同元素皆可從這五分鐘的影片中看到。比如(有關Cyberpunk),有高科技但人民生活痛苦、生活質素很低的故事,背後有壟斷科技、資本以及權力的大集團,主角總是跑來跑去,或是被追趕,或是追趕人而他是會有身份危機的。而Dream的結構上很有層次,有twist(轉折)、夢中有夢、不同方式的;電影也可以是個夢,可以有很多fantasy(幻想),喝醉的狀態亦可以是一種夢,最後暗示是莫扎特喝了酒發夢。五分鐘做到這麼多層次,而又兼顧到夢和Cyberpunk最關鍵元素,可見導演的功力很好。


何:

從舞蹈的角度看是很有趣的。亦很欣賞香港芭蕾舞團(港芭)近年來無論是在其他main image、宣傳上都試了很多比較貼地的東西。芭蕾一向予人一種classy、高尚、需要dress up的感覺,但他們嘗試令芭蕾更生活化。


賴:

我平日沒怎麼看舞蹈,但基本上知芭蕾舞、古典的東西多是素色或是用同一色調的,主要看的不會是色彩。這短片中的服裝顏色很奪目,前後的畫面,從人到景以及特效都很「爆」的。在狹窄的街道上更「爆」。五分鐘的影片來說,效果是很不錯的,但如果變成15分鐘就不知道會不會太多了。如果是長片的話,視覺上就會有點吃不消了。


何:

我很認同整段影片是不沉悶的。五分鐘一段影片,近年來大家在平面看五分鐘已經會累,會分心做其他事情,但這影片是能讓人專心看完五分鐘,會令人好奇發展的脈絡是甚麼。我認同它是直接命題,它很直接呈現Cyberpunk。近年來我很欣賞港芭嘗試這些比較貼近城市生活的東西和新嘗試,會令人願意去看這個團的發展方向是如何。他們成功令人覺得很有活力、很棒。對大眾或是平日沒有看舞蹈演出的人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入門和宣傳。


賴:

我自己看完覺得芭蕾舞是很好看的。除了以前看香港電台轉播的芭蕾舞和歌劇,也有機會可以看到傳統的藝術形式是怎樣,是很正經的,即使只是看電視亦要很認真、很留心,抱著要學習如何欣賞的意識去看。這個版本成功降低了門檻,使在電視文化和遊戲機文化下成長的觀眾會欣賞到芭蕾的美。它一鏡到底的編排流暢,位置也很精準。電影以影像來表達舞蹈,這跟在現場於舞台上一氣呵成、於同一空間,不中斷來看是完全兩種不同媒介。電影透過剪接或鏡框、只拍半身還是拍全身都會影響到效果。這五分鐘很流暢,有只拍全身,有拍半身或只拍腳,但只拍腳也有意識去設計如何帶動節奏,如走樓梯等。但有些部分我不知道是芭蕾舞的convention(傳統)是這樣,還是導演的設計。他的鏡頭一轉到其他的舞蹈員,本來只是站著的舞蹈員才開始跳;鏡頭一轉過去,他們就好像機械人一樣啟動了才開始跳。當中有半秒或更短,如果鏡頭一轉過去已在跳的話會更流暢。個人偏好上,我會覺得有點美中不足的。


何:

我覺得是故意standby(作準備)再轉過去的。感覺上覺得那些是preset(預設)在那裡的人,和男主角是有分別,在夢中普通的人因為男主角經過而帶動到他們一起跳舞,我個人覺得這個處理是這樣理解的。而腳的那個聽起來像是因為是芭蕾所以拍腳,但那個很明顯是廣告來的。Puma就是贊助,我覺得時裝界有很多贊助,所以我故意看了sponsor list(贊助名單)。


但我看的時候有點不滿足,我看跳舞不單是看動作,會考慮到整個背景,或從文化上想表達的是甚麼。Cyberpunk是在六、七十年代已有的東西。因為電腦的出現,所以出現Cyberpunk,亦是人對科技的幻想,根本punk是一些很rebellious(反叛)、很幻想的一個狀態,Cyber則是電腦科技。而Cyberpunk就是對電腦科技的幻想。Cyberpunk有趣的是,它說的是一個suffer(受難)的生活,但卻以ballet(芭蕾)去呈現而造成的錯配。這是有趣的,但成功與否則見仁見智。


賴:

Cyberpunk本來背後是有點批判的意味。不論是對整個社會背後的文化也有反思、有批判性甚至是哲學,如存在、甚麼是人等的深度。Cyberpunk吸引人或是能源遠流長的原因,是一直發展科技而衍生出關於人的存在和世界、社會文化的問題。而隨著科技不斷發展而成真或不成真之間,令Cyberpunk的文化或創作者繼續有靈感反思以往創作者所想的,到底是成真了,還是警告過後又重蹈覆轍了呢?這牽涉到類型問題,這是一個五分鐘的舞蹈短片,所以我們不會期待一個很深的層面,如果做到的話會很好。執行上的功夫是不錯,但突破、批判性或創新就沒甚麼要求,因為真的不怎麼看到。


何:

我有聽過一個說法就是Cyberpunk是「Low Life High Tech」,但它現在是在一個貴族的酒吧「Live High Dream Low」,這件事令我覺得很錯配。

《Amadeus(a cyberpunk dream)》香港芭蕾舞團舞蹈員沈杰(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及香港管弦樂團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