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中]《凝》——從武到舞(無)的身心凝合

文:格子


 

香港舞蹈團《凝》這作品源於為期三年的「中國舞蹈與中國武術之交互研究與成果呈現計劃」,藝術總監楊雲濤與舞蹈員透過長期專業的武術訓練,練習身心達致同步的連結狀態。楊雲濤在報章受訪曾表示,這個作品不是以舞蹈來呈現武術,反而是由武術來鍛鍊舞者身體感覺和表現狀態,然後「打破/放下/重塑」自己的身體。《凝》早年因為疫情改為網上播放,今年終於首次在香港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大盒作現場演出。作品於2022年榮獲香港舞蹈年獎「傑出網上製作」,而《凝》之選段〈靜聽松風〉更獲得第十三屆中國舞蹈「荷花獎」當代舞獎。

 

香港舞蹈團《凝》:《融》〈如一〉/攝:Mak Cheong-wai@Moon 9 Image(照片由 香港舞蹈團 提供)


《凝》有兩幕七場分別是,《自知》(《尋》、《蓄》、《影》)和《自在》(《融》、《和》、《雙》、《凝》),由於篇幅有限,每場編舞在此不贅述,反而演出更想要帶出楊雲濤所說的「一種身體狀態的直接呈現」。甫開始大白光底下,九位舞者展現腰馬合一,硬橋硬馬地耍出工字伏虎拳、虎鶴雙形拳、蔡李佛五形拳、白鶴十八鶴翅手等功夫,清清楚楚地讓觀眾看見招式套路。初時還納悶不會整個演出都是耍拳吧,結果當然不是。耍完拳後舞台燈光轉暗,每一場舞者們的每個動作,一快,一慢,一重,一輕,一碰,一離,在燈光和音效的設計下,演出由實轉虛的氣場和氛圍。舞者們很努力的向觀眾呈現計劃的成果,結合功夫修練和藝術表現的訓練,嘗試探索武術重新了解身體四肢,覺察自己身體和每個動作,意識和身體並非二元對立,如何有意識地連結身體才是最重要。


香港舞蹈團《凝》:《尋》〈十八鶴翅手〉/攝:Mak Cheong-wai@Moon 9 Image(照片由 香港舞蹈團 提供)


「舞」與「武」兩者其實頗有淵源,舞蹈是肢體動作但配以音樂和編排,衍生出不同程度的文化藝術涵意和娛樂表演。武術是肢體運動重訓,主要偏向防衛功能和強身健體,但古時宮廷也會有舞武舞刀舞劍,而戲曲表演中又會有武打戲情節。兩者呈現狀態與觀感看似不同,實際又非如此割裂。我覺得《凝》是有點難以定義的舞蹈作品,既不是以舞蹈來呈現武術,亦非只是單純的表現舞蹈。舞者們一貫依照編舞排練演出或是模仿某種形態,變成一種很機械化的狀態,而觀眾亦很明白這是一場舞蹈表演。猜想研習計劃是要舞者們透過習武,去做到身體的無意識,要忘記那些舞蹈步法,摒棄模仿的肢體動作,身心自然隨神動靜。記得《倚天屠龍記》太極張三丰教授張無忌太極劍法後問他還記得多少,最後張無忌說招式全都忘了,以無法為有法達至高境界。所以從首幕耍拳《自知》的套路尋覓,到最後《自在》的忘形歸零,大抵編舞和舞者們的身心狀態也是如此。




《凝》

香港舞蹈團

概念、編舞︰楊雲濤

聯合編舞及舞者:

何皓斐、廖慧儀、王志昇、周若芸、黃海芸、李家名、吳嘉玲、戴俊裕、占倩

 

評論場次:2023年12月8日 19:45 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大盒

 =============

格子

 

典型巨蟹女漢子,多愁善感又鍾意食,寧可孤獨也不違心,討厭路癡同無同理心。




Online Ad_675 pix x 120 pix_edited.jpg
25th Hong Kong Dance Awards_Website banner-01.png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