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從名字浮想到舞人身分 ── 看《原度對覺》

文:盧偉力


〈磚 . 牆〉/攝:Ah Sze(照片由東邊舞蹈團提供)


2021年上半年,全世界仍然在「新冠肺炎」肆虐之中,香港疫情雖然稍稍放緩,但政府還是高度戒備,除了公共場所口罩令、進入處所要申報、安心出行、四人限聚令之外,還先後推出了指定檢測、鼓勵接種預防疫苗等社會政策。正正在這背景下,東邊舞蹈團新舞季第一個節目公演了。


這次演出以《原度對覺》為名,藝術總監余仁華(Jacky)安排了四個組合,兩個人一組,每組提供18分鐘舞台呈現。或者是因為參與者眾,或者是珍惜現場演出的恢復,有許多舞蹈界朋友到來,演後座談熱烈,使演出多了一份儀式感。


名字浮想


《原度對覺》四個字有許多浮想。首先會聯想到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1953年出版的評論名著《寫作零度》(Writing Degree Zero)。那是一本探討寫作本質的論文集。余仁華這次的策劃方向,表面上亦可理解為:引進資深編舞,讓他們自由自主地伙拍創作搭檔,以「原度」為想像範式,在此時此地展開探討舞蹈本質的創作。


「原度」與「零度」不同,「零度」在英語法語的用法zero in是指以某事物為目標,或走向那事物,而「原度」似乎有探本尋源,返回原點,再尋進路之意味。是以,原度是一個動態概念,甚至是一個指向多元的念頭域(conceptualization space)[筆者杜撰之詞]。


香港舞蹈的原點在哪裡?這問題有時間因素。在2021年問,與在2020年初疫症爆發前問,完全不同。疫症蔓延之外,政治環境很不一樣。2019年社會運動之後,衍生了多元的社區文化政治想像,以及管治機器的性質變化。自2020年7月開始,香港施行「國家安全法」,公檢法配合,雷厲風行。所以,文化藝術的創作環境很不一樣了。


今天,香港創作者必須面對自己的文化政治處境。這是舞蹈界整體意覺到的「對位」。


意識與身體


觀乎這次《原度對覺》四段舞台呈現,統合貫串的,是舞者的自我意識,以及身體因應處境而作出的變化。確實,對於舞者,「我是誰?」並非是抽象的命題,所以這問題自然就具體化為「我如何舞?我為何舞?我舞何事?我為誰舞?」等幾個方面。四段舞,呈現了對這些問題或此或彼不同側重的思考與念頭。


〈前瞻性舞蹈安全隱患〉/攝:黃榮基(照片由東邊舞蹈團提供)


第一段柯志輝、張家瑋的〈前瞻性舞蹈安全隱患〉,二人共同創作,而柯志輝一人演出。作品以舞者向觀眾述說,自己的身體在諸種外在要求下,如何最大可能地展現動作的完美,是明顯以舞者的意志,處理政治環境變得嚴酷的身體安全問題。當中可分為四節,第一節錄像是擬新聞訪問關於「舞蹈安全」;第二節是一個舞者精彩的showcase,他展示自己能夠作出各舞種高難度的動作;第三節是舞者在種種限制之下身體委曲中的藝術呈現,看得使人動容。然後,當我們以為結束之後,竟還有色調轉陰暗的一段:舞者避退舞台後方,卻帶憂傷神色蹣跚步向台前,平靜地說了一句話,好像是「我有野講。」或「我想問問題。」舞人言志,化於虛空。


第二段舞〈磚 . 牆〉,龐智筠找來讀戲劇卻轉而跳舞的董仲勤,與她聯合編舞、編作劇場及演出。兩個人,一男一女,舞蹈與戲劇互涉,卻不作角色扮演。龐智筠就借董仲勤與自己的中性形體互動,敘述在疫症下自己作為一個已婚專業舞者的日常;而董仲勤則講述自己藝術轉向的體會。兩個人,獨立自存的個體,合在一起,不正是一個寬闊的「日」字麼?於是,人與人的聚合,用日常生存對抗日子的不尋常,這樣便足夠了。原度,在於自己,與人互相承托,成就的是疊加的形態,磚與磚,日子與日子,最後形成牆。這段舞是「對覺」的倫理相,很有發展潛力。


王丹琦、李思颺夫妻拍檔,有許多作品了,由2013年的獨幕敘事舞劇《Galatea X》,到這次的〈分割〉,兩個人似乎在創作與演出中都盡量以各種授受方式的轉化,建立對照關係。過去,似乎王丹琦是基礎而讓李思颺騰躍。這次卻明顯地是以王丹琦所表徵的黑色生命體為呈現主體。然而,總被李思颺表徵的紅色生命體規限。中段黑色生命體雖有臨鏡自照的機會,但就我所看,最後仍然會自斷手腳關節,乃至作出自我去勢的動作。如果說《Galatea X》是雕塑家愛上自己的作品,而有了生命的雕塑作品竟成了雕塑家的主宰;那麼,〈分割〉(英文名:Division)要探討的是一分為二的可能,「di」的「vision」。在人我對位與自我觀照之間,生與命有所對,生命有所覺。不過這也許是我過份的解讀呢。


〈你和我〉/攝:Ah Sze(照片由東邊舞蹈團提供)


第四段舞,黃大徽探討舞台上的舞者與台下的觀眾的關係。〈你和我〉是他十年前的作品。當中的「你」是觀眾,也是黃大徽的述說對象。他找來賴閃芳擔任劇場構作及補充文本。在舞台呈現中,黃大徽問了許多關乎台上台下的微妙對位關係問題。這些問題都觸及關係的本質。只不過,今天的觀眾與今天的舞者,似乎並非分隔在台上台下,而是命運的共同體。因此,黃大徽與賴閃芳的探尋,似乎要更直面當下。


小結


在政治環境劇變之下,舞者如何看自己,是重要的命題。這是「原度對覺」的究竟相。



==

盧偉力

紐約市立大學戲劇博士,香港藝術發展局委員。曾任教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二十多年,2018年退休。從事多元化文字工作,包括藝評、戲劇、小說、詩歌、隨筆等,由1991年開始至今,亦寫了不少舞評,有評論集《舞蹈文字》丶《尋找香港舞蹈》。



《原度對覺》

東邊舞蹈團

編舞/創作:柯志輝、張家瑋、龐智筠、董仲勤、王丹琦、李思颺、黃大徽、賴閃芳


評論場次:2021年5月14日 20:00 牛池灣文娛中心劇院

280X200 px_HK Dance Journal.jpg
980 x 120.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