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從非關舞蹈 實踐人人皆可舞動

文:林喜兒


〈足〉,「Movement in Miyazaki 2019」/攝:Ayano So


「人人皆可舞動」,學生在課餘學舞,成年人以舞健美,只要你喜歡,隨時隨地可以走進舞蹈世界。不加鎖舞踊館以此理念出發,自然是帶著多一點想法。近年的「#非關舞蹈」系列,不只鼓勵人人舞動,更擴闊大眾對舞蹈的想像。


舞團曾經在不同城市推廣「#非關舞蹈」,以不同形式的工作坊,引領參加者重新認識身體與舞蹈,這次在香港藝術發展局的「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平台上,以《手丨足丨聲》為題的演出節目,大部份都是從工作坊發展而來。可惜疫情關係,表演場地再次關閉,演出被迫取消。節目一〈手〉〈足〉〈聲〉是由非舞蹈專業的公眾人士與不加鎖舞踊館的舞者一起演出,他們都是來自工作坊的參加者。雖然公開演出取消,但部份工作坊亦已完成,當中的經驗也值得記錄下來。


坊間不乏關於舞蹈和身體的工作坊,不過讓公眾人士踏上舞台並將工作坊變成演出,在香港卻不常見。「只要願意郁動,任何身體也可應用在舞蹈上。這次跟不同社區人士上工作坊,用表演形式,讓任何人也可以上台演出,透過演出加強大眾對舞蹈的想像。」不加鎖舞踊館藝術總監王榮祿提到近年一直做的「#非關舞蹈」 公眾參與計劃,包括以小學生為對象的「身體運動」,以長者為對象的「身體年輪」,而最特別的就是「身體演出」。 「很多人喜歡跳舞,但真正投資在舞蹈上,例如以跳舞為職業,或是看演出的人卻很少。坊間誤以為跳舞只是健身健美,不會想到在藝術上有結合的可能,常常把兩者分開。『身體演出』就是希望令大眾知道舞蹈除了健美,可以出一身汗,令人開心之外,同時也可跟藝術扣連。我們要做的是把演出的門檻降低,嘗試從參與者的經驗出發,以及對藝術認知產生關係。最簡單的是讓他們體會到,上了一堂工作坊,不只是流了汗,更會感受到身體的轉變、思考這種體會跟以往經驗有甚麼不同,從而對以身體作為媒介表演多了一層想像。」


以「#非關舞蹈」為名,當然也不是一般的舞蹈課程,工作坊的設計跟舞蹈技巧沒甚關係,這也是王榮祿降低門檻的意思,透過一些遊戲,讓參與者重新認識身體的可能性。「每次的工作坊大概就是兩個多小時,然後就可以演出,所以不是慢慢去建構一些動作,而是設計了一個結構,當中給予空間給他們發揮。以遊戲的方法發掘動作,製造一些材料,然後因應社區人士各自不同背景,建構主體或場景。」王榮祿笑言,參加者其實也不知道工作坊是甚麼,不過大多也抱着開放的態度。「他們很驚訝在這樣短的時間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當中不少是社工、教師,還有從事藝術治療的人士。有一個『玩膠袋』的工作坊,主題是關於『ageing』(人口老化) 。關於老的想像,當中的各種掙扎、身體衰老,心很熾熱但面對身體衰老卻很無力,就是利用膠袋去說這些議題。」從這個基礎開始,將工作坊的材料變成演出的舞蹈。


不加鎖舞踊館藝術家帶領「#非關舞蹈」社區連繫工作坊/照片由賽馬會藝壇新勢力提供


一雙手一對腳,然後利用簡單的道具,如此一來,那就是人人皆可上台演出。王榮祿以〈足〉為例 ,「就是用腳去發展一些動作,我的設計是與時間、年份有關的。在台上畫了一個九宮格,想像九宮格像電話鍵盤上的數字安排。以1988年為例,如何在九宮格的這四個數字上跳動,在這空間內遊走?如果兩個人一起又怎樣?如是者,再編排重覆在這『1988』四個數字走動,透過重覆的動作, 不斷問自己,鼓勵自己如何走下去。而在這個層面上, 雖然兩人是一起,但卻各自有不同路徑,各自有不同感受,從而作出自我反省。」王榮祿再談及另外兩個作品的創作概念,「〈手〉則是帶出『unity』(團結),如何一起、如何受別人影響、如何配合別人。原本是主導的可能會變成被動,當中有多少暗湧、浮浮沉沉的狀態。〈聲〉則是關於三個人和一張沙發,這遊戲看大家用甚麼方法把沙發搬離指定位置,當中呈現緊張關係,會看到各人的性格,有人會出茅招,最後帶出話語權如何操控別人。」


不加鎖舞踊館正為〈手〉進行排練/照片由賽馬會藝壇新勢力提供


節目二的〈聲〉及〈聲♯〉,則本來計劃由不加鎖舞踊館的藝術家演出。〈聲♯〉是王榮祿的最新創作,也是一個回歸基本的作品。「總覺得現在的創作不夠powerful(力量),不是自己沒有創作的動力,而是現實比創作更震憾震撼,所以想找回基本步,談創作的邏輯,如何建構一個作品。我設計了六個組合,分別是空空的舞台、一人、兩人、三人、四人,還有一個框,用以表現不同的狀況。當有人加入當中一個組合,狀態便會改變。例如,兩個人在談情說愛,當有一個人走進來,便要做三個人的事,構成另一個畫面。就像現實生活中,前因會改變現狀,而這些狀況不知何時消失,不知何時會再回來。」雖然是次演出最後取消,但王榮祿仍希望這些作品有天能回歸劇場舞台。「〈聲♯〉原本在劇場才可呈現空白、時間停頓的效果。現實世界裡時間不會停頓,劇場卻可製造時間的停頓,劇場就是和時間博弈的空間。這個創作不是要說故事,而是在特定空間內和音樂、動作、時間一起建構的經驗,一種把自己困在劇場的集體經驗。」


不論是公眾或是專業舞者的演出,王榮祿也希望回到舞蹈的本源。「好看的舞是感官層次,好的舞卻看到人。即使技巧不高,只要全心全意去跳也可以很好看。我不是說這樣就是懂得跳舞或是可以取代舞者,而是舞蹈可以很闊。這大概就是非關舞蹈的精神。」




為配合政府最新防疫指引,原訂2020年12月19及20日(星期六至日)於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舉辦之不加鎖舞踊館《手丨足丨聲》 #非關舞蹈系列現場演出已告取消


了解更多有關 「#非關舞蹈

藝術家分享:https://bit.ly/3mLnxTG

節目介紹:https://bit.ly/37pRxPs

#非關舞蹈」 介紹:https://bit.ly/2KeXaYV

===

文:林喜兒

曾任潮流、旅遊、專題文化記者及編輯。現為自由撰稿員,於各大報章雜誌撰寫文化專題及人物訪問,包括《明報》、《蘋果日報》、《金融時報中文網》、《信報》等等。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廣告 Ad

Harlequin_FLOORS_Logo_Limited_Horizontal

過往出版  Past Publications

其他文章 More Articles

© 2019 by the Hong Kong Dance Alli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