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把一個(人)放在房間裡的原因

文:無聞花 騷


首先,當我們談論劇場和展覽的時候,內在的好奇心來自於為甚麼要把人放入一個發生事件的房間(公共領域)。 甚麼定義了事件以及不同的事件如何影響一個人的存在(或不影響)?劇場或展覽,畢竟只是把人放在一個房間裡。 然而,在評論中,一些關於它的儀式似乎總是給評論者一個假設:要帶走相同性質的東西。 我們不試圖討論一場表演/展覽的策展人和創作者有爭議的意圖。 也許你會質疑,但我們純粹希望分享觀看這個劇場展覽之後,在我們腦海中的隨機想法。


隨機想法:


標題遊戲:眾觀

眾觀眾或觀眾觀。

觀作品的節奏。

~流動的作品with流動的觀眾*

往常孤獨的作品聚集在同一時間空間存在。

是日房間:一間鐘錶行。


多條時間線路並行交錯,

跟隨自己的時鐘,

經歷作品的時差。

隱形手指指向,

能指指所指。










─────█▀▀▀▀▀▀▀▀█───

───▄▀──────────█──

──▄▀───────────█──

─▄▀─█───────────█─

█──▄█────────▄──█─

▀▀▀█──█──█──█▄▀▀

───█──█──█▀▀

───█──█▄▄█

───█──█

───▀▄▄▀



望,

繼續?

留在這裡/移動到別處,

來回往返選擇,

在哪個時間點,

遇見哪個表演,

看哪段?


剝開這些身體的檔案,

放大到一個微小的選段,

有人在尋思、有人在展示、有人在分享、有人在克服、有人在調節、有人在直視。

時空進入循環,

錯過了上一秒,

下一秒又依舊在原地,

像在等待你再次加入。


黑盒是劇場,

白立方是展覽,

綠幕是虛擬背景。

「做緊展覽果時呢就係日頭,做緊劇場果陣呢就係夜晚」


劇場裡的展覽或展覽裏的表演,

白紙黑字,

黑背景白花朵,

換個房間、換個背景,意義會有何不同?

爲藝術權威打開小狹縫,

但或許房間外的風景更動人。


房間中的身體、物品、文字、聲音,

都成爲了組織的素材,

任意挪用,

脫離敘事的獨立個體,

不再擁有權力,

賦予觀衆一種新的力量。


六月飛霜、滿地碎片的時候最好做拼貼。

碎屑、凝固的時空,

組成觀看脈絡,

練習理解拼凑世界,

僅為荒誕尋求意義。


沒有記憶的人,

不會做夢。

沒有過去的人,

看不見未來。

只能選擇甲乙[1]。


[1] A people or a class which is cut off from its own past is far less free to choose and to act as a people or class than one that has been able to sitúate itself in history. - Ways of Seeing by John Berger, 1972, P.33



==

無聞花 騷

My friend Virginia Woolf writes too. 雙子座有時,水瓶座有時。



《身體印記 II:眾觀》

Common Ground

參展藝術家:梁儉豐、藍嘉穎、陳瑋聰、 陳俊瑋、郭翠怡、莫翠盛


評論場次:2021年7月27日 15:00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賽馬會黑盒劇場

280X200 px_HK Dance Journal.jpg
980 x 120.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