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Online Ad_675 pix x 120 pix_edited.jpg

[中] 探索武與舞之靈的《蘭陵.入陣》

文:朱映霖


武術與舞蹈的訓練,雖然有不同的技巧和招式,但是心靈上的訓練同樣重要。《蘭陵.入陣》以歷史人物蘭陵王為題,把武術交給舞者,讓舞台成為舞者身、心、靈的戰場,展示不一樣的剛勁力量。此舞劇不著重於故事情節,只引述蘭陵王是北齊時期一位驍勇善戰的將軍,戴著面具去打仗,能力出眾但結局悲慘,被賜毒酒而死。是次舞台沒有華麗的衣飾或動聽的音樂旋律,而是更著重表達舞者內心的意志和身體的姿態。

 

昏暗的燈光效果、仿泥沙地的戰場佈置、背景音樂沒有樂章的韻律、大地色系的舞衣等,台上呈現著苦悶和孤寂的感覺,更顯蘭陵王的內心悲壯又淒涼。據說蘭陵王才武雙全而貌美,戴面具上戰場,是為了隱藏自己男生女相的外貌,以兇惡的面具恐嚇敵人。台上有兩位蘭陵王,分別是主角和他的內心世界,二人分飾一角,難度在於舞者的心智。群舞員的演出,亦看到武多於舞,耍棍已不是平常中國舞的耍棍,相比追求美感,更專注於力量。

《蘭陵.入陣》/攝:Mak Cheong-wai @Moon 9 Image(照片由 香港舞蹈團 提供


舞蹈員要修煉到甚麼境界,才會變得更像武者,甚至變成真正的武者?要知道參與是次演出的舞蹈員,展現不再只是舞者的姿態,要習武還要練打鼓。演出中有一場精彩的群演合作打鼓,它的挑戰性不單是節奏和力量,也是對於專業舞者來說的心理戰。從另一角度看,他們表演打鼓是浪費了跳舞的時間和技能,也不太可能是因為興趣。堅持與忍耐是鍛鍊舞者和武者的基本原則,要以此信念為目標去變成自身的修行。

 

舞劇有意設計舞者在台上走動或排列的位置,圖形結構依然看得見藝術上的美感。舞者手持的木棍砌出了一個像簷篷的棚架,是耍棍以外給觀眾視覺上的小驚喜。當然,耍木棍才是演出的其中一個重要部分。舞者表演的是傳統南棍,沒有花巧的招式,相對於中國舞平時在台上耍棍時可見那些優美的揮舞動作,或是聯想到一些翻筋斗或凌空劈腿,這台上沒有這些東西。實在的力量和武者的氣場是舞者展示的方式,群演比主演較吸引的是其氣勢如虹及整齊的節奏。

《蘭陵.入陣》/攝:Worldwide Dancer Project(照片由 香港舞蹈團 提供


蘭陵王的內心世界,無論對於舞者或觀眾來說都是一種迷思,可以有很大的想像空間,也可以是局限了創作的空間。舞者習武是一種鍛鍊,而對欣賞新創作的觀眾群也是一種考驗。懂武術的人來看會感到表現力不足,懂舞蹈的人就覺得超越了舞蹈表演的範疇。武術用於訓練舞者,雖然有助提升力量和調整心態,但作為舞劇表演則較需要劇情上的吸引力。此劇一來就只集中展示角色的內心世界,但真正能夠明白或想去理解蘭陵王內心深處的觀眾又會有多少?武術和舞蹈固然可以互相配合演出,但沒有動人的音樂襯托,總覺得缺少了重要的聽覺效果。角色的心境陰暗沉重,台上的燈光效果大部分時間都極之昏暗,視覺上變得模糊不清,降低專注力亦不太好受。要舞者練武內修,但如何拿捏作為藝術作品的吸引力,還需要有很長遠的探索。

 

《蘭陵.入陣》

香港舞蹈團

導演及編舞:楊雲濤

主演及助理編舞:何皓斐、王志昇

 

評論場次:2024年4月13日 15:00 葵青劇院演藝廳

==========

朱映霖

 

自幼沉醉舞蹈訓練及演出,享受作為觀眾欣賞各類型的藝術表演,2013年開始藝評寫作,願以文字分享舞台作品的美。

 

Comments


Dance Journal - Side Banner_Symphony of New Worlds.png
Dance Journal - Side Banner_LOVETRAIN2020.png
Dance Journal - Top Banner_LOVETRAIN2020.png
Dance Journal - Top Banner_Symphony of New Worlds.png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