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e Award Banner.png

[中] 梅卓燕用身體用光影,給你講一個貓與人與城市的故事

文:孫潔麗



平凡的紙皮箱、紙張、玻璃紙、木板、布……你未必看到它們特別之處;就如街上流浪的貓、骯髒的後巷、待拆的舊樓、圍封的地盤……景物平常,你可能沒在意它們的存在;不過,梅卓燕(小梅)看見,而且,她在乎。原來,她一直照顧九龍城的流浪貓,很多很多年了。


數十年生命累積,小梅獨舞,用自己的身體寫日記。來到《日記VII・我來給你講個故事……》,六十歲的她徐徐地講到自己與貓、城市變遷,以及生命流徙、流逝的故事。


貓與人

《日記VII・我來給你講個故事……》/攝:Cheung Chi-wai(照片由大館提供)


她的身體時而像貓,時而像人,跟台上數不清的貓兒身影交錯互動,你會看見一個謙卑和溢滿愛意的人類身體,以及好多彷彿不動卻靈動的貓。


這個舞作有舞者自己寫、自己演繹的獨白。認識小梅的人都說,這確是她的日記。他們看見在台上的不是一個演出者,而是小梅真實的自己。然而,你我從她演繹的故事,不難聽到、看到日常熟悉的香港,喚起過去或現在身邊有關遷徙、離別或重聚的記憶,心生共鳴。又或者,心會因她對流浪貓兒的溫柔、關懷或對人生的體悟而觸動。


「我們都有各種的理由離開、留下;相遇是必然,亦是偶然。」


「有人徘徊窗前,有人被迫出走;身體去流浪,心靈亦都可以去流浪。我想起佛家對人生有個說法——眾生流浪生死。」


「我們的心用了多久去織結彼此間的牽連,亦同樣要承受多久的割痛。」


「生活總要向前,無論等待著的是甚麼。」


「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此刻我透過你鬆軟順滑的毛髮,感覺到的是你的心跳——一、二、三、四、五、六……」


光與影


這個作品佈景質材簡單,主要用上紙皮箱、紙張、木板、布;視覺效果的原理也簡單——把玩光和影,卻設計聰明!


最特別的裝置是這樣的:用木板造一塊旋轉桌,上面架起一片紙皮貓,從旁放一支燈打光,加上舞者的身體活動,斜線投影在大幅白布上,舞者軀體、紙皮貓加上持續變動的投影,眼前影像就是千變萬化。


最驚喜的一段,是巧妙地用上玻璃紙。在黑暗中,一束強烈的燈光從旁打到舞者手持的大塊藍色玻璃紙,光折射到玻璃紙後的白布成為紫紅紫藍;反射到玻璃紙前白布的卻是紅是黃;皺摺藍玻璃紙反射到觀眾眼睛𥚃,是炫目的幻彩!舞者舞動,幻彩就持續變化,一個簡單的玩意,做出有如魔法般的神奇效果,令人神迷!


《日記VII・我來給你講個故事……》/攝:Eric Hong(照片由大館提供)


後來又有一段,小梅走到大白布後舞動,有一點強光打在她的身體、長梯、疊起的長板凳和小擺設之上,忽大忽小的光影投到大白布再送進觀眾眼裡,成為另一幅令人目不轉睛的流動圖畫。燈光設計師李智偉說得好:「白布後面是另一支雙人舞。」原來,當時為小梅打光的,是排練導師盧敬燊。


這部有齊台、燈、聲、妝、髮、服,還有讀白,各方面齊全的舞劇作品,除了欣賞設計概念、編舞、文本和演出的小梅,創作和製作團隊功不可沒。



==

孫潔麗

文字工作者。好奇心旺盛,喜愛文字、藝術、孩子和大自然。深願藝術走入人群,又更多人走進劇場。



《日記VII・我來給你講個故事……》

大館

概念/編舞/文本/演出:梅卓燕


評論場次:2021年9月19日 20:00 大館賽馬會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