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Online Ad_675 pix x 120 pix_edited.jpg

[中] 決戰2024巴黎奧運——香港霹靂舞代表隊遠征出戰奧運資格賽

受訪:B-Boy MC Fat Joe、B-Boy SoulGreen

訪問及文字整理:《舞蹈手札》編輯部蔡曜鴻


2020年國際奧委會宣佈霹靂舞(Breaking)成為2024年巴黎奧運會的新項目,屆時一眾舞迷將一同見證霹靂舞於奧運會首次亮相的歷史時刻。為了解更多霹靂舞文化以及霹靂舞賽事的資訊,《舞蹈手札》編輯部有幸邀請到香港霹靂舞界傳奇人物,同時身兼香港體育舞蹈總會霹靂舞臨時委員會成員的B-Boy MC Fat Joe,以及香港霹靂舞代表隊成員之一——B-Boy SoulGreen,分享經歷與感受,宣揚霹靂舞文化。

香港霹靂舞代表隊赴日本集訓、比賽 (照片由Joe提供)


:國際奧委會於2020年宣佈新增霹靂舞為2024年巴黎奧運會的新項目。此舉無疑引起社會大眾關注,令香港霹靂舞文化更上一層樓。作為香港霹靂舞界的前輩,能否介紹一下霹靂舞的元素、特色,以及有別於其他舞蹈的地方嗎?


Joe:首先,感謝《舞蹈手札》的邀請進行訪問。霹靂舞的特色在於舞蹈系統的構成,包括站立式的舞步TopRock,亦有講求排腿動作的Footwork,還有涉及靜止動作的Freeze。除了基本的元素外,還有一些高難度的轉動元素如Powermove,包括了Windmill、Flare等動作,就像體操的湯馬斯迴旋(Thomas Flare)。霹靂舞在練習及交流上有不少獨特之處,舞者之間會進行一種名為Cypher的交流,在音樂播放期間,不同舞者會圍成一個圓圈,各自演練自己的舞步。Cypher不單會出現於練習上,亦會出現在比賽之中。這些都是霹靂舞者較為獨特的交流方式。


:香港的霹靂舞代表隊目前由哪些/哪個單位負責以及提供支援?


Joe:香港霹靂舞代表隊目前由香港體育舞蹈總會以及其轄下的霹靂舞臨時委員會負責統籌霹靂舞代表隊賽事,並提供各方面的支援。


蔡:去年香港體育舞蹈總會一共舉辦四輪霹靂舞選拔積分賽,並選拔出6男6女作為香港代表隊成員,將參戰2月於日本九州舉行的Breaking For Gold World Series賽事。眼見一連串國際賽事逐漸逼近,訓練的方式以及隊員的心態上會有所調整嗎?負責單位會如何支援選手?


Joe:每一次國際霹靂舞賽事均有不同的提名以及提名名額,這次將由3男3女霹靂舞代表隊成員出戰2月的賽事。這次的訓練方式有別於以往,我們賽前先於日本進行集訓,增加高強度訓練,讓代表隊成員盡早適應比賽節奏。


我們希望將來能引入不同的訓練模式,甚至到訪不同國家參與訓練營,所以現時不斷為選手爭取更多資源,尋找合適的贊助商資助旅費及提供各式各樣的援助,幫助代表隊成員出國比賽。


:可否簡單講述一下霹靂舞比賽的評分準則?


Joe:現時國際霹靂舞比賽中常見的評分準則是Trivium,香港本地比賽則使用OMEGA的評分系統,類似於Trivium,透過身(Body)、心(Mind)、靈(Soul)三個範疇作評分準則。詳細準則可於世界運動舞蹈總會細閱。


:香港的霹靂舞起步早於台灣、日本,但基於社會文化問題,加上近年不少經濟和社會活動受疫情影響,某程度上限制了香港的霹靂舞發展。你如何看待霹靂舞成為奧運項目?你認為香港的霹靂舞運動員能夠追趕,甚至超越世界級的霹靂舞運動員嗎?


Joe:事實上,香港的霹靂舞起步較日本慢。早於八十年代,亞洲地區先從日本興起霹靂舞風潮,然後到台灣、香港。本地一直存在不少霹靂舞者,令霹靂舞文化得以萌芽,2000年代初本地各大網上論壇均有提及霹靂舞晉身成為奧運項目的可能性。二十多年後,霹靂舞終於成為正式的奧運項目,證明世界各地霹靂舞者的努力得到認可,令大眾更容易接受霹靂舞文化。霹靂舞技巧不外乎於練習,但在創意上,香港霹靂舞運動員更勝一籌,生活於資訊發達的城市令他們能有系統地將自身的創意發揮得淋漓盡致,呈現不同的想法。因此我相信香港霹靂舞運動員水平能夠超越世界級霹靂舞運動員。


:霹靂舞源於街頭,強調自由奔放。但香港一直以經濟利益掛帥,不少街頭文化難以立足於大廈聳立的鋼筋森林之中。在推廣香港霹靂舞文化的路上,你們遇到的最大障礙是甚麼?


Joe:在推廣香港霹靂舞文化的路上曾出現過幾次霹靂舞熱潮,例如2000年初Hiphop音樂風潮席捲香港,令不少年輕人接觸到霹靂舞,或者是近年的K-pop,亦有很多Hiphop元素的音樂更接近主流文化。但文化產物原本就容易被人遺忘,畢竟香港是商業社會,因此長時間的堅持,將會是霹靂舞文化發展不可或缺的因素。只要在發展路上仍然堅持發掘更多可能性,相信不會有太大障礙。


:你曾經到訪不少國家出席B-Boy活動,當中最深刻、最具有B-boy特色的國家是哪一個?你認為香港跟外地的B-Boy文化有著怎樣的差異?


Joe:很多不同國家均有大型而歷史悠久的霹靂舞活動,例如韓國R16國際街舞大賽,由韓國旅遊發展局鼎力支持,系統比較完整。此外亦有荷蘭海爾倫國際嘻哈舞蹈節The Notorious IBE,由舞蹈節與當地市政府合辦,因此有大量空間作比賽之用,猶如霹靂舞的主題樂園。內地的Keep On Dancing(KOD)同樣是非常宏大的賽事,能容納超過一千人參與,涉及不同的舞種演出,包括霹靂舞和鎖舞(Locking)等等,不少舞者慕名而來。香港雖作為文化共融的社區,但一直缺乏長期推動霹靂舞文化發展的理由,希望日後能看見本地舉辦此類大型舞蹈活動。


:最後,有不少對霹靂舞有興趣人士以及喜好者均渴望成為霹靂舞運動員。可否向他們,或即將出戰的霹靂舞運動員分享心得,給予他們相關建議?

Joe:不論初學者、熱衷霹靂舞人士、資深舞者等等,長時間的堅持最為重要,Hiphop文化中有一項宗旨「always a student」,意指永遠保持一顆學習的心,對自身以及日常練習絕對有幫助。另外,必須時刻認清自己的目標,選擇一些可持續的方式學習霹靂舞,用一個詞語概括——努力!

B-Boy SoulGreen (照片由SoulGreen提供)


成為代表隊的過程絕不容易,SoulGreen對即將首次參與國際級別霹靂舞賽事的感覺如何?有信心能夠在奧運資格賽上旗開得勝嗎?


SoulGreen:作為近兩屆霹靂舞代表隊隊員,感覺相當奇幻。以往認識霹靂舞或街舞都是源於街頭。當我意識到原來街舞也能夠登上國際舞台,我深切地感受到整個世界的改變。我們有信心取勝,但畢竟是首屆奧運資格賽,加上香港的霹靂舞水平與外國有一定的差距,因此會盡力做到最好,不會過分在意賽果。


:可否簡單描述一下你投身霹靂舞的年資以及經歷嗎?


SoulGreen:我從2007年開始投身霹靂舞,已經十五年有多。當時資訊並不流通,只能到公園看舞者表演,藉此認識街舞。這也是香港的B-Boy文化。霹靂舞改變了我的生活,小時候抱著玩樂的態度接觸街舞。但很快我就從霹靂舞中找到不少成功感,到後來一個星期練習四至五天,不眠不休地跳舞,心態轉變很大。疫情前,我在香港的成績已不俗,偶爾會到外國參加比賽,漸漸得到更多認可,亦見識到不同國家的街舞文化。尤其是當有外國舞者欣賞自己的演出,會令我加倍努力。


:讓你接觸霹靂舞的契機是甚麼?有甚麼令你一直堅持身為霹靂舞者?


SoulGreen:當時受到熱愛舞蹈的哥哥感染,加上街頭有不少舞者演出,學校亦有興趣班作為學習途徑。嚴格來說,我並不算是一直「堅持」成為霹靂舞者。我一直享受作為B-Boy的生活,沉醉於霹靂舞為我帶來的衝擊,不論高低起跌,都是我身為舞者的里程碑。現時我享受霹靂舞帶來的一切,我深信每個人都會想辦法維繫興趣與生活,做自己喜愛的事。


蔡:這次奧運是首屆有霹靂舞在內的體育盛事。作為霹靂舞運動員,你心目中香港風格的霹靂舞相比起其他地區有甚麼過人之處?


SoulGreen:正如剛才提及,雖然香港的霹靂舞水平與外國有差距,但霹靂舞並非只講求技巧。香港本身有著各式各樣的文化,B-Boy的出身以及接觸B-Boy文化的方式亦截然不同,造就出香港風格霹靂舞的獨特風格。在亞洲,日本的霹靂舞水平位列世界前茅,擁有一套完整的B-Boy系統供大眾學習,但亦因為系統過分完善,令霹靂舞者的演出大同小異。相反,香港的霹靂舞者憑藉各自的方式學習霹靂舞,每個人的演出獨一無二,只為演繹出自己的風格。這一點與美國霹靂舞文化相似。


蔡:作為霹靂舞運動員,如何看待此項目成為奧運項目?如何從舞者身分,過渡至運動員身分?兩者有甚麼不一樣的地方?


SoulGreen:很多人並不看好霹靂舞成為運動項目,他們只視其為藝術。我認為霹靂舞不止是藝術,同樣也是運動。霹靂舞成為奧運項目能令更多人認識霹靂舞,使其發展得更蓬勃。舞者分兩種,一種是純粹玩樂,享受舞蹈樂趣,另一種則是以比賽為目標。我屬於後者,一直以舞者身分參與不少比賽,為此不斷反覆練習,與運動員一樣。因此從舞者身分過渡至運動員身分沒有太大差異。唯一的分別在於奧運比賽有著明確獨特的評分系統,需要針對評分準則而作訓練。


蔡:除了技巧外,要如何準備心理素質應對國際賽事?在霹靂舞比賽中,特別要保持哪些心理素質?或者是其他備戰的因素?


SoulGreen:這個問題相當好。我認為參與國際賽事最大的難關便是心理質素。以往比賽的壓力源於對自身的表現感到不滿。但參與國際賽事所代表的是香港,背後所肩負的責任、使命感令自身壓力倍增。在霹靂舞比賽中需要盡量放鬆,日常亦要多加操練,愈熟悉每一個動作,信心便會愈大,尤其是舞蹈動作原本就會留下身體記憶,有助減少壓力。奧運賽事的模式講求體能,回合較多而且休息較短,因此現時備戰需多加訓練體能,身體質素的鍛鍊不可馬虎。


蔡:最後,作為現役霹靂舞者,你認為社會或政府可以如何支持並推廣霹靂舞文化?


SoulGreen:希望大家接納霹靂舞,不要因為偏見而對霹靂舞留下刻板印象。另外希望政府在經濟上提供更多援助,作為全職運動員沒有任何收入,有部分運動員為了專心備戰奧運賽事而放下工作,卻得不到政府的援助支持,過程煎熬。作為運動員,希望得到足夠的支持,不論收入、贊助、場地提供、醫療上,這些都絕對能夠成為我們的動力。


Comments


Dance Journal - Side Banner_Symphony of New Worlds.png
Dance Journal - Side Banner_LOVETRAIN2020.png
Dance Journal - Top Banner_LOVETRAIN2020.png
Dance Journal - Top Banner_Symphony of New Worlds.png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