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淺評《舞當喺(荃灣)開檔》

文:謝嘉豪

《舞當喺(荃灣)開檔》/攝:Mark Lam


第四波疫情使香港表演藝術界一片愁雲,連劇院也封館起來,實在令人氣餒,不過大停擺阻擋不了編舞和舞者的創作熱情,雖然「收檔」,但就趁停下來的時間,慢慢沉澱、蘊釀,好好審視一下,到底創作本身是一回怎樣的事?而在「新日常」之後,我們又應該如何看「演出」呢?城市當代舞蹈團的最新演出《舞當喺(荃灣)開檔》就在這種創作氛圍裡,與觀眾見面。


《舞當喺(荃灣)開檔》(下稱:《開檔》)由伍宇烈負責編舞及服裝概念,這個創作是他正式上任城市當代舞蹈團藝術總監後,為舞團創作的首個作品;除了伍宇烈之外,創作班底包括了梁曉端、龐智筠,而黃狄文亦有參與創作及演出,舞者包括歐凱樺、洪麗君、劉燕珺、杜雋饒、謝甲賢、董仲勤、邱福永,可謂濟濟一堂。演出取了一個非常地道又好玩的名字;「舞當」意指的可以是當代舞,又可以是「武當山」的食字,又或者是舞團的簡稱,而其英文名字「Dance at Dawn」,也是食字遊戲,而且隱喻著劇院解封,我們又可以重回劇院看現場舞蹈演出的喜悅,像在黎明時跳舞一樣,充滿新希望。這種語帶相關的文字遊戲,是伍宇烈一向拿手的把戲;而《開檔》就如它的名字一樣,既好玩抵死,又輕輕鬆鬆,但同時能讓觀眾帶一些發人深省的思考回家。


《開檔》的演出設定為一場舞蹈比賽,黃狄文飾演大會主持,除了安排各場的進程,也帶動全場氣氛,而舞者歐凱樺、洪麗君、謝甲賢、董仲勤、邱福永就擔演參賽者(Cast A) ,為了爭取評審團的認同,在舞台上賣力地演出。演出甫開始,舞者便不斷打側手翻出場,表現了一種活力充沛的喜感。整個比賽(演出)分為三個回合,第一回合是自選段落,每位/組舞者展現自己最優秀的舞蹈;第二回合是即興動作,主持人邀請觀眾參與,隨意說出一些詞語,舞者即時以身體動作來「回應」,最後串連成一個舞段;第三回合是一個遊戲,考驗舞者的合作和默契。比賽最後演變成一場叩問,由舞者反問為甚麼跳舞必須要「跳得靚」、「跳得一致」?為甚麼跳舞要滿足別人的期望?可以依照自己的準則來跳嗎?舞蹈就等於技巧嗎?前衛或高尚,哪一種才算有藝術性?這些叩問使人反思前部份的「比賽」到底價值何在?而且主持人不斷提到「評判」,似是指由觀眾來擔任這個角色,但當舞者提出了以上的疑問後,觀眾也開始思考到底自己是來看甚麼?以甚麼身份來看?憑甚麼準則來判斷舞者的好與壞?


《開檔》的不少舞段,用上了優美的古典音樂,而動作編排十分完整,尤其群舞的段落很吸引,而在尾聲一段,用摺櫈來做道具,帶來了一種香港情懷,連扣起《開檔》這個地道的名字。伍宇烈的作品一向都保留很大的詮釋度,運用意象和文字遊戲,令人充滿想像,《舞當喺(荃灣)開檔》同樣有著這種可玩性,城市當代舞蹈團以這個作品重返劇院「開檔」,也正式開啟了舞團的新階段發展。



==

謝嘉豪

生於香港,從事藝術行政及藝評工作,專寫舞蹈及文化議題的評析。曾旅居澳門。師隨已故舞踏大師和栗由紀夫,是香港首批舞踏手之一。現為舞踏藝團「以太劇場」團長。



《舞當喺(荃灣)開檔》

城市當代舞蹈團

創作/編舞/服裝概念:伍宇烈


評論場次:2021年3月11日 19:30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廣告 Ad

Harlequin_FLOORS_Logo_Limited_Horizontal

過往出版  Past Publications

其他文章 More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