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e Award Banner.png

[中] 潘振濠:藝術家的二次轉化

文:藝文記


《Before...》創作團隊排練/照片由潘振濠提供


在一個星期二下午,《Before…》創作團隊在牛頭角一幢工廈的排練室進行綵排,訪問約好了在五點進行,當時團員剛巧「放break」;甫踏進排練室,概念構思、編舞兼表演者潘振濠立即上前打招呼,就算疫情限制了人與人的接觸,他都熱情地握手,並且逐一介紹每一位團員,包括創作表演者、作曲兼聲音設計,以及另一位概念構思。完成一小段階段式展示後,他又主動地詢問自己能否先完成和團隊的debrief(簡報),然後才開始正式訪問。如果見微能夠知著,潘振濠應該至少是一個關心人、注重別人感受的人。


對本地表演藝術的觀眾來說,潘振濠(潘潘)不會是太過陌生的名字,特別是他經常遊走於戲劇及舞蹈兩個界別,認知度甚至較其他純粹的戲劇人或舞蹈人更高,並且較易辨識。潘潘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主修表演,考獲榮譽學士學位;在學期間曾獲多項獎學金及演員獎,畢業後隨即加入進劇場擔任見習全職演員,此外亦參與過多個不同的戲劇作品,包括鄧樹榮戲劇工作室的《馬克白》歐洲巡迴演出及香港話劇團的「新戲匠」系列《傾城無方》,他更憑著後者榮獲第11屆香港小劇場獎的優秀男演員獎。


單以起步階段,似乎也很順利,潘潘卻沒有順理成章地朝著戲劇表演者的方向出發,反而走進另一個相近又相異的表演領域——舞蹈世界。談起這個事業發展的轉捩點,他歸納是緣份使然,「(當年)剛剛入到Drama School(戲劇學院),覺得好難得讀到自己好想讀的科目,好想去practise(訓練)演技,但係好難自己一個做到,因為好難長期佔用他人時間,常常叫別人去和我對戲;後來再諗,點樣去進步呢?最直接的就係身體,因為身體完完全全是屬於你自己的,於是走去Dance School(舞蹈學院)識朋友,一直一齊玩,然後睇好多演出、睇好多片段,發現自己係鍾意有關肢體的美學的。」


回想昔日在學院參與製作的經驗,無獨有偶,潘潘發現不少都是相當重視身體的訓練及呈現。「好似《李逵的藍與黑》(編劇:潘惠森;導演:陳曙曦)就成日都有武打場面,又如《伊人》(編劇:陳麗珠及演員共同編作;導演:陳麗珠)又係好多動作,所以好似真係好少接觸純話劇;就算係學校production(製作),久而久之就好似被人地shape(塑造)到我好似係一個形體、舞蹈,再加戲劇成份的演員。」


劇場創作本來就不應該局限於個別元素,對話和身體亦不是二元的對立。雖然現時較多以舞蹈人的身分參與創作及製作,潘潘自言對文字、對話劇也很喜愛。「我覺得有些東西係文字做到,身體做唔到;但係有些東西就係身體做到,文字又未必做到。只是有個sense(感知)關注到有關身體的表達,所以對身體的興趣都會好豐富、好好奇。但係personally(個人來說)呢,我都好鍾意spoken drama(話劇)的,只係我的career path(事業發展)慢慢去建立的時候,有機會接觸到不同的工作,如是者可能叫做natural selection(自然選擇),就變成了今日的我。」


如果由戲劇世界跳入舞蹈世界,是潘潘藝術生涯的第一次重要選擇,由表演者進一步兼任編舞角色,則是第二個重大決定。說起今次首次獨自擔起編舞擔子創作新作《Before…》,潘潘認為都是緣份使然。「真係疫情,加上社會事件,期間就算是努力去train up(訓練)、去睇書、去睇電影,都總會有靜下來的時間讓我可以去諗:『自己在諗甚麼?』、『自己在做甚麼?』等等」。他回顧畢業至今大概八年時間,幸運地一直保持了相當高的工作量,而他亦非常享受表演者這個身分。「之前好多前輩都叫過我創作,我都一直話『唔做』,覺得好煩,直情係耍手擰頭,覺得做編舞係好複雜,既要帶住大家(表演者),又要同designers(設計師)同行政人員溝通,認真唔簡單,相反表演者搞掂自己就得。」


《Before...》創作團隊排練/照片由潘振濠提供


文章一開首的時候提過,如果見微能夠知著,潘潘應該至少是一個關心人、注重別人感受的人。放諸創作之上,人絕對是其重心,「人與人的關係同溝通係我最感興趣的,自己好多時都handle(處理)唔到,帶來好多麻煩」。在深化創作主題,進而尋找創作素材時,他讀到被譽為意大利最偉大詩人但丁(Dante Alighieri)的長詩名作《神曲》,當中的「由於有了愛,世界往往才變得一片混沌」令他留下份外深的印象,並成為了他今次創作《Before…》的核心。


潘潘一直都是戰爭作品的忠實粉絲,「可能入面的人會好慘,我會好奇他們如何生存下來、如何繼續生活」,戰爭的矛盾性是他時常思考的題目。「戰爭永遠都係差,同時最差的moment(時刻)都會見到人性光輝,好touch(觸動)到我;我會覺得世界好闊、宇宙好大,人相對係好細,好多時都會suffer(受苦),但係始終仲有好多好的人同事」。潘潘相信自己就如很多其他聚焦戰爭題材的創作人一樣:「用爛同痛苦去話俾大家知,我們係有能力可以令到個世界變得更加好!」從今次作品出發,他亦闡述更多自己對於劇場創作及表演的取向,「我自己做theatre(劇場)並唔係去做概念性的東西,或者去做理論的分析,我係想打動別人的心,無論你鐘意唔鐘意都好,都想入到你個心,摸到你的最底層。」


《Before…》的創作階段尚未結束,儘管十分享受當中過程,潘潘卻不輕言往後都要以編舞姿態繼續走往後的藝術路。「表演的東西會繼續做,至於編舞就會先抖一抖,畢竟都係花了心神去做,我亦唔想創作變成一直repeat(重覆)自己已有的技巧,然後每次只係換個主題」。他指出自己創作的唯一條件就是「心裡有話想說」,「除非好touch(觸動)到我,否則我唔係編甚麼都得、有空間就編的那種人,我要自己首先connect(連結)得到。」


他亦相信,緣份會一直引領他行下去,「我自己從來都唔敢同唔想plan(規劃),好怕會有好大期望然後失望,反而寧願每一次機會都真係放晒上心,做就全情投入。其實今次都係時間同空間的配合,將來的路就要再睇。」他亦藉此機會多謝一班創作表演者伙伴,「在編舞上,他們有些人絕對比我更加經驗豐富,例如Dance School(舞蹈學院)畢業的,一定編過舞,其他的也都幫過大學編舞,但是合作上都係好smooth(暢順)、好愉快、好efficient(有效),真係多謝他們的信任。」



==

藝文記

「不要在乎權威會說甚麼,真理就在你的自我之中。」

《傅柯的生死愛慾》



「舞蹈新鮮人」系列2021:陸慧珊、麥琬兒、潘振濠

香港舞蹈聯盟

編舞:陸慧珊、麥琬兒、潘振濠


演出場次:

2021年9月10-11日 20:00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2021年9月11-12日 15:00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節目詳情:https://bit.ly/3fPkP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