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由童話起始的芭蕾之旅:評香港芭蕾舞團《仙履奇緣》

文:黃寶儀

《仙履奇緣》/攝 : Conrad Dy-Liacco(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隆重盛大的舞會、浪漫的邂逅以及午夜零時失效的魔法,皆為《仙履奇緣》裡耳熟能詳的橋段。此一經典芭蕾舞劇經多次搬演、改編,其中不乏以華麗奪目的方式再現童話,或以大膽現實的新編重寫原著。香港芭蕾舞團在忠於原著的同時,加入教育導賞元素,使灰姑娘的尋夢旅程轉化成入門者初探芭蕾之旅。


拆解舞台魔法


仙姑帶領灰姑娘進入夢幻國度,而此作的說書人則引領觀眾走進古典芭蕾世界。說書人由扮演惡後母的翁演陞兼任,其以雙重身分遊走作品內外,為初次接觸芭蕾舞的觀眾提供講解。由芭蕾舞常見技巧,到舞台追光以及音樂運用,說書人點到即止地引領觀者欣賞舞台美學,並能維持演出的連貫性。在第二幕〈舞會裡〉,解說者哼唱華爾滋的節拍並略作說明後,便抽身離去。而灰姑娘與王子以及宮廷紳士、淑女隨即順著樂曲,以整齊劃一的群舞,演示華爾滋浪漫的特點。除了適時加入導賞元素外,此作亦能兼顧芭蕾愛好者的觀賞需要。不論是舞會裡小丑逗趣的獨舞,抑或灰姑娘連續不斷的腳尖旋轉,以及王子展現力量的多個跳躍動作,均沒有被敘述者介入打斷,觀眾能聚焦於舞者們熟練精準的技巧。只是說書人身兼多職,削弱了惡後母一角展現性格發展以及舞蹈技巧的機會。

《仙履奇緣》/攝 : Conrad Dy-Liacco(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重組想像王國


再現夢幻童話需借助豐富的視覺語彙,此作的服裝、佈景設計與舞步編排相輔相成,角色的性格與心理狀態得以外現。編舞保留了以男性反串惡家姐的傳統,為營塑此角霸道的性格,惡家姐下身配有裙撐將其身體放大,與身穿輕紗薄裙的灰姑娘,在視覺上形成了鮮明的強弱對比。而兩位男舞者的服裝與編舞設計亦緊密結合,二人的舞步一反芭蕾舞的輕巧柔美,大多為誇張的前傾後仰;而舞者所穿的亦非足尖鞋,反而是帶有鞋跟的皮鞋,鞋跟落地的聲響強化了二人粗魯笨重的形象。而舞作的佈景不單為角色棲身之地,亦為其內心世界的側寫。當午夜零時將至,華麗的吊燈被多個大鐘所取代,懸於灰姑娘內心的時間焦慮被具象地呈現。具有壓迫感的巨大鐘面,又與一雙佳人翩然輕巧的舞步,產生一重一輕的視覺落差,創造出舞作高潮既緊張又浪漫的場景。

《仙履奇緣》/攝 : Conrad Dy-Liacco(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魔法改寫了灰姑娘的命運,觀賞芭蕾舞的美學目光也能拓闊入門者的視野。香港芭蕾舞團在改編經典舞作《仙履奇緣》時,加入了說書人一角作觀眾的引路人,配以貼合人物內外處境的視覺元素,讓觀眾能更深刻地感受舞作的魅力。

《仙履奇緣》/攝 : Conrad Dy-Liacco(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仙履奇緣》/攝 : Conrad Dy-Liacco(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

黃寶儀

藝評人。熱愛文學、舞蹈及戲劇。評論文章曾刊於《明報》、《三角志》及《上海藝術評論》等文化刊物。



==

《仙履奇緣》

香港芭蕾舞團

編舞及藝術指導:衛承天


評論場次:2022年7月10日 20:00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300x250.jpg
0.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