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評香港芭蕾舞團「盡演(芭蕾)藝術節」

文:丘思詠


盡演(芭蕾)藝術節《古典芭蕾冇有怕:〈仙履奇緣〉篇》;

舞者(左起):尊尼芬.斯納(左)、翁演陞(故事演述)(中)、魏巍(右)/攝:Conrad Dy-Liacco(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盡演(芭蕾)藝術節 turn(it)out festival 是香港芭蕾舞團(港芭)與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合辦「自由駐:香港芭蕾舞團2021」的項目之一,是舞團進駐自由空間的第二個年度。「自由駐」重點在推廣當代芭蕾舞作品及實驗更新的芭蕾舞語彙,亦與國際的芭蕾舞蹈潮流接軌。藝術節在3月18日至4月4日這兩個多星期內舉行,節目設計在廣、深度上都在第一年的基礎上大大提升。除了兩個重點節目《六人五作》和《古典芭蕾冇有怕:〈仙履奇緣〉篇》外,亦加入了讓七位舞團新晉編舞家編創的《奧菲斯歌舞廳》及集合舞團過往作品選段的《煲劇精選》;還有一系列「加料節目」—— 除了有適合由四歲至長者在家裡上的芭蕾舞課外,還有「港芭教室」,講解《仙履奇緣》的音樂背景及特色,以及作品角色塑造的有趣知識。而「港芭講芭」就由藝術總監衛承天邀請《六人五作》其中兩位編舞奧喬亞(Annabelle Lopez Ochoa)和施洛普夏爾(Stephen Shropshire),深度討論疫情下的創作。


第一年(2020年)的「自由駐」因處疫情初期,在眾多不確定因素下決定取消。今年,同樣處於疫情期間,舞團卻轉化了今次的挑戰,及善用過往一年在網上平台與觀眾見面的機會及實踐,把整個藝術節放在網上,重點節目以限時方式免費播放,打破節目限時限地的常規,讓更多人能看到舞團的製作。(根據舞團的資料,藝術節首星期便吸引了逾四萬人次觀賞)


《古典芭蕾冇有怕:〈仙履奇緣〉篇》


《古典芭蕾冇有怕:〈仙履奇緣〉篇》是藝術節的重點節目之一。製作配合即場講解,把芭蕾舞經典劇目《仙履奇緣》呈現於觀眾眼前,讓小朋友觀眾較容易進入芭蕾舞的故事世界。


作為賞識節目,舞團特別加插了由演員翁演陞飾演的「說書人」一角(並同時飾演「惡繼母」)。他適切的演釋配合精彩的文本,揭示芭蕾舞不同的面向;例如在舞劇製作中所涉及的佈景、燈光、服裝;亦提及舞劇的俄羅斯作曲家浦羅哥菲夫,並引領觀眾欣賞其中最出名的樂章〈灰姑娘華爾滋〉。作品同時交代舞劇的文化意涵,例如灰姑娘(Cinderella)名字的由來,及我們現在常吃到的「橙」在當時的尊貴象徵。作品更把當代元素加插其中(灰姑娘乘坐的南瓜車是Uber),拉近當代與古典的距離。作品中段亦加插了互動環節,以有趣的方式把芭蕾舞劇中的默劇(Mime)介紹給年輕觀眾。


《仙履奇緣》舞劇的一大特色在兩個「惡家姐」的滑稽舉止。為了讓小朋友更投入,創作者伍宇烈及劉榮豐在改編中加長了惡家姐的戲份,特別在她倆試鞋的片段中作了很有創意的處理。另外,引進「小丑」一角,除了進一步加強搞笑氣氛外,也讓觀眾看到更多高超的芭蕾舞技巧。


飾演灰姑娘的劉奕詩(Amber Lewis)在劇中有很好的發揮,她乾淨利落的技巧演活了灰姑娘調皮活潑的性格。在幻想與王子起舞的獨舞中,她面部表情及情緒的即時轉化,深切地表達了一個憧憬愛情的少女轉至思念亡母的心情。飾演王子的李嘉博的表現卻令人失望,在兩次的進場獨舞,其平衡及跳躍的動作都欠狀態,只在最後與灰姑娘的雙人舞中的表現才慢慢回復。


盡演(芭蕾)藝術節《六人五作》之《越.界》;舞蹈員:梁晉朗/攝:Conrad Dy-Liacco

(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六人五作》


《六人五作》為藝術節的另一重點節目,由六位來自不同地域的編舞所創作的五個當代芭蕾舞短篇或選段。


製作利用了網上放映的契機,在每段作品前播放編舞對作品的簡單解說,有助提升觀眾對「較難明白」的當代芭蕾的觀賞能力。


節目編排由較抽象至具述事的作品,加上編舞們不同的背景及關心的題材,並配合不同的音樂風格(古典音樂、後現代音樂、意大利民謠及越南的當代音樂等),令整個製作帶給觀眾一個多元的體驗,讓觀眾看到芭蕾舞詞彙表達的寛度,同時亦展示了港芭舞者掌握當代芭蕾舞語彙的能力。


因疫情關係,原本在自由空間的現場演出不得不以錄像形式呈現,這反而讓港芭及編舞們探索舞蹈錄像(Dance on Camera)的呈現方法。而最後的結果甚有驚喜,把原來單面的觀賞體驗轉化為多角度、非常立體的觀賞經驗,打開了舞團對這新的舞蹈類型(dance genre)的新嘗試。


不過,這並不能取替現場的觀賞經驗。其中由李思颺及王丹琦創作的《Galatea & Pygmalion》,是重演他倆在十年前的作品。我在那時看過這個放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的作品,在漆黑中的劇院,隨著燈光的微妙變化,看著這個有深度的作品,給我很大的感動。今次他倆為了把作品轉化為錄像形式,也利用了錄像的特性去變化作品(影片剪接更由王親自操刀),但在小銀幕前的作品總少了在大舞台上的震撼。


港芭自2017年在衛承天擔任藝術總監以來,一直都十分進取。在疫情期間,雖然它並不是第一個作出回應的本地舞團,但它們隨後有質素並多元的製作卻給人帶來驚喜,這次因疫情而轉化的藝術節運作亦不例外。


經歷疫情這一年多的時間,表演藝術正處於一個大轉化期,今次港芭在網上串流的製作及觀眾反應的經驗,很值得讓大家去思考如何平衡現場及串流演出,及進一步讓芭蕾舞普及化,讓更多本港市民能欣賞還有些距離(地理及心理上)的舞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