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女書 — 序》

舞後對談

Dialogue on Dance


對談:鄧小樺、盧偉力

文字整理:《舞蹈手札》編輯部


由許雅舒執導的舞蹈影片《女書 — 序》,是今屆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的開幕作品,呈現九位本地女性編舞於2018至2020年間的創作及排練片段之餘,亦加入她們對「女性」關鍵詞和女性創作經驗的看法。我們這次邀請了作家、詩人、文化評論人鄧小樺(鄧),跟資深藝評人盧偉力(盧)於影片首映過後,來一段對談,以下為當中節錄。


《女書 — 序》/照片由旅行兔子提供


鄧:以前我們看書時會說,舞蹈都是anti(反)語言的,舞者通常都不說話,但其實今次這個片段入面有好多好多話語,包括是他們的看法、意見、經歷、故事和引文。我覺得有引文的地方其實都幾好,剛才許雅舒說她很喜歡那個,最尾黎海寧《女書》裡邊讀黃碧雲,配上雙妹嘜那個舞蹈的畫面是很好的,我覺得那個出來都幾天衣無縫,是一個隔代對話。


盧:如果從評論的角度要問的就是:其實芭蕾舞,或者是,甚至街舞,都有訊息可以講,有他們要表達的、身體的、社會的、時代的命題。那為甚麼要選擇、確定,規範於現代舞呢?這個是在我們評論的角度,我們會問到這個問題。而在那個敘述的過程裡面有好多影像是看得見被訪問的對象和導演製作團隊,是很信任才可以成事。例如在山頂上那些繩綁着黃碧琪所採取的那個鏡頭角度,「我將我這個現在此時此刻所有的都交給你,包括在舞台上一個完全的裸體的近距離的攝錄。」都是很信任的一種表現。當然這個信任的基礎,現在導演未用得很足夠;這個信任的基礎就是她要表達的,就是舞者本身,她用她的身體書寫去到一種程度是超越了色情的凝視,令你沒有辦法用色情的凝視裡面看她女性的身體。這件事在理論上,就是黃碧琪所講的事。而導演是有拍到的,去記錄這個部份,但是她沒有拍到再豐富一點這個部份。


鄧:整套戲入面,好像說話的人全都是女性,我有沒有看錯?好像除了舞者,全部說話的人都是女性。


盧:那一定是,因為它的對象是這樣,有跳舞的是男性。


鄧:是,但是我就會覺得,其實是不是一定要這樣。你可以理解為一個建立信任的方法,我們有sisterhood,所以我們可以自己講到很私密或者是很尖銳的問題,但有時候我覺得它欠缺了些他者的角度。我認為(其實不是我認為,是布希亞說的)(笑),就是女性不是男性的相反,或應該說是陰性,陰性不是陽性的相反,陰性其實就是動搖性別界限的一種事物。所以這裡說的,其實是否還存在某種界限,讓大家comfort一些,就可以講得好一些,亦將那件事物deliver得好一些?或是其實有些時候我們需要再去破除更加多成見呢?比如黃碧琪所說,她如何訓練香港男人「𥄫女」那一段是很好的。那一段我覺得就是一個真的突破到性別刻板定型的事情,而她看到那一個界限其實在她自己心中亦存在。我覺得那一段很touching和很真實,我覺得她說的很值得去做,值得訓練香港男人究竟如何「𥄫女」。


《女書 — 序》/照片由旅行兔子提供


盧:我看得出導演許雅舒的鏡頭運用有很多很漂亮的地方,比如開頭她拍攝《女書》,其實我們並不是看到很多舞者的身體,反而她將鏡頭推高,即是我們說的「抬高」,看到她拋出的那一些紙,在漆黑的天空上邊散落飄開,這些都是她預先了解到那個舞蹈動作,以及她考慮到自己鏡頭要捕捉的這些散落虛空的紙,所以就有這個處理了。另外比如有一場她講到他們在排練場那裡排練,然後一cut就cut到了演出,即是演出的那個舞台上面,這些都看得出她作為一個電影導演,用了電影的語言、蒙太奇的語言、鏡頭構圖的方式,去讓我們感受到她要講的那件事的關連性,她在強調甚麼。另外,比如網上的那個討論,她自己身在其中,但特別除了有雙妹嘜 — 楊惠美、陳敏兒之外,徐奕婕都在那裡,因為整個對談由徐奕婕開始,就是說她認識她們兩位,在演藝學院讀書,於是四個人的這個框框,就有一種我們稱之為關連的關係:即是他們兩個是合作者,而徐奕婕是連繫她們兩個的一個師妹,亦都是跳她們的舞的師妹。許雅舒就是一個導演關連了她們四個。而這種關連,最後她們兩個身體的融合就由徐奕婕去講。


鄧:我自己作為睇show不是很disciplined的人,入面很多的show也錯過了。有時候有個機會去再一次欣賞錯過的show是很好的,所以我有幾次是只顧著看畫面而聽不到她們在說甚麼。所以其實,我可以這樣說,導演揀選的片段和她們的訪問內容拼在一起的時候,有時密度好高,跟著「呀,我睇咗個畫面,呀,頭先講咗咩呀?」(笑),就像那樣。而且她有時候不是梅卓燕講就配梅卓燕片段,最puzzle我的是梅卓燕講但配的是碧琪的片段,那一個我覺得真的很puzzled,因為(笑)小梅很優雅,跟著碧琪就整個人攤開在那裡(笑)。我有時候就覺得,為甚麼那一個訪問內容會配那一個片段?為甚麼有時候是逆配,不是順配?那個是我覺得有興趣知道的。但是講到最尾就是,我希望這種舞蹈紀錄片的形式能夠develop下去,繼續做下去,因為比如好像我們這樣沒有看過《女書》的一代,現在可以再看真的覺得很開心。即使畫面這樣朦,矇得像(笑)VHS那樣,但仍然是好powerful,真的很powerful。我還要在開頭不知道是Helen,我還覺得「呀,邊個咁勁」(笑)。其實這一些record很值得被保存下來,以及讓它有一個脈絡去develop,即是去烘托它出來,讓我們再在一個完整一點的脈絡裡去認識這件事:像這一群香港舞者,香港女性舞者,香港女性舞者與編舞是這樣的。




《女書 — 序》

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2021

導演:許雅舒


觀賞場次:2021年9月22日 19:45 高先電影院

280X200 px_HK Dance Journal.jpg
980 x 120.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