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e Award Banner.png

[中] 陸慧珊:百份百的搏盡無悔

文:藝文記


《考古》創作團隊排練/攝:《舞蹈手札》編輯部


陸慧珊(Vivian)的舞蹈之路不算特別平坦,比起其他同行甚至都要漫長:一次教會活動讓她首次接觸當代舞,並且從此深深愛上;本身並無甚麼舞蹈底子的她,第一次投考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時失敗告終,負面情緒自難避免。「當時可能都嬲了一個月時間,」但她完全沒有想過放棄,「如果人生有時需要兜一些圈,我就去學習等待、學習patience(耐性)、學習接受。」然後她透過報讀舞蹈課程努力自我增值,最終都得以成功入學,正式開始接受全天候的專業訓練。回看自己舞蹈之路的起點,Vivian歸納出關鍵在於「決心」二字:「無去諗入唔到(舞蹈學院)可以點,只係諗點先會入得到。」沒有退路,才有出路,也許人生就是如此。


有別於其他從小習舞的同行,Vivian與舞蹈的結緣倒是有些意外成份,當時她在教會受到其他教友邀請,與一些唐氏綜合症患者一同參與一個當代舞節目,「完全是第一次接觸呢個舞種,之前就連CCDC(城市當代舞蹈團)同『舞青』(全名為『舞蹈青年』,即是該團的社區舞蹈大使計劃)都完全無聽過。」因為喜愛舞蹈,所以決定報讀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但或許因為時機未到,那次投考未竟全功,Vivian隨即準備下一次的報考,「當時都無所謂的long-term planning(長期規劃),只係單純在想『點樣做到?』所以就去搵alternative(選項)睇睇點去fulfill(達成)呢個goal(目標)。」她裝備自己的方法就是四出報讀舞蹈課程,當中包括在香港演藝學院轄下演藝進修學院的音樂劇課程。然而,其習舞計劃卻一度導致她和母親之間出現分歧,特別是當時她已經在香港理工大學修畢一個學士學位課程,「音樂劇課程學費勁貴,大約是四萬幾蚊,當時同媽咪講(再想去讀跳舞),她真係無名火起,明明都已經供了我讀一個學士學位,然後我仲話要再讀。」經過一輪溝通,母親決定支持女兒尋夢,女兒則努力學習以回報母親。「咁我又覺得自己好幸運,因為在做自己鍾意的事,所以不論係付出的那些努力,抑或係整個過程,我係enjoy(享受)的;就算辛苦都好,我都搵到個enjoyment(樂趣)在當中。」


習舞之旅也許開展得比人遲,卻同時更為深入、更為寬廣。完成舞蹈學院的當代舞課程,因緣際會之下,Vivian帶著獎學金去到倫敦進一步深造,並修讀了碩士學位課程。這趟英倫留學旅程帶給她的得著遠遠超出「學下跳舞、學下編舞」,由對人到對事、從藝術至人生,她都有了不一樣的體會及看法。「我本身係無character(性格)的,別人話咩我就做咩,例如話讀書要讀到大學咁,係society(社會)認定的pathway(路徑),咁我就照行;又如女性接近三十歲就要結婚,咁又去做。」她形容,去到外國其中一個最意想不到的得著,就是在得到別人的支持下,可以自由地做回自己。「我認識到不同的人,例如舞團都有不同的人,來自不同種族,大家的價值觀、大家如何看待並分析事情等等,以至如何尊重他人的取向及意見,都係非常不一樣,這一種尊重的態度係我覺得我需要去學習的。」


不難看出,在舞蹈旅途中,「堅持」是推動著Vivian一直前行的動力。當落實參與由香港舞蹈聯盟主辦的「舞蹈新鮮人」系列時,她決定以此作為其中一個創作起點——今次創作名為《考古》,靈感源於考古學家往往窮盡畢生的時間及精力去探索宇宙之間的未解之謎,當中的執著、耐心和勇氣,都讓Vivian非常神往。「(今次作品)宏觀係想arouse(激發)香港人(思考)需要記得甚麼。考古學家去考古需要一份精神,舞者也需要一種精神同執著,香港人如果面對著流逝中的文化、價值觀及identity(身分)的時候,我覺得係需要一種執著,以及係需要去記得一些東西。儘管香港的確正流失著一些東西,但係總有一班人係好想去記得、去留住一些屬於香港的quality(質素)。」


《考古》創作團隊排練/攝:《舞蹈手札》編輯部


能夠堅持,能夠執著,卻不一定保證一帆風順。創作過程中,Vivian連同陳俊瑋、鄧鴻業及余巧兒三位舞者一步一腳印、邊行邊尋找,當中不乏困頓及沮喪,她都視之為學習。「一路排又係一個過程,由開始時的雄心壯志,到慢慢地問題愈來愈多,自己的拳頭都要開始放低,(今次過程)教識我唔好揸得(拳頭)那麼緊;我自己有盡力去做,但係畢竟是人夾人的,有時唔係真係如己所願的時候,那麼我就盡力去adapt(適應),到最後件事出來時,都係大家努力的成果,都係在過程裡面搵到的東西。」有過在英倫留學及工作的經驗,Vivian認定英國都是一個她希望進一步留駐及探索的地方,於是早在《考古》成形之前,她已經成功在英國申請專為藝術家而設的工作簽證,選擇了一條港英兩地並行發展的路。她更希望日後有機會將《考古》帶到世界其他地方,讓更多觀眾了解到香港這個地方的人和事,同時這個亦是今次創作的另一壓力來源,「排得太過肉酸的話,可以如何申請funding(資助)?」


自舞蹈學院畢業並修畢碩士課程後,Vivian一直都有一個「入團夢」,希望可以到職業舞團中當一位全職舞者,「所以我唔stop training(停止訓練),每日train(訓練)。」以至今次擔任編舞角色,她都仍然心繫跳舞,「我有嘗試放自已入去(作品),但係真係睇唔到(整體效果),都要抽番(自己)出黎。」同時Vivian又發現,在今次編舞過程中,她學懂了更多擔當舞者之道:「包括了解到編舞和舞者那種溝通之間,一些好tricky(刁鑽)的位置,所以我係會轉個角度去equip(裝備)自己,作為編舞也好,作為舞者也好。」


遊走於編舞及舞者兩重身分之間,Vivian最重視的是自由度及可能性。「編舞有時好像點菜一樣,好明確地要求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於是舞者就會變得好小心、失去了最初的自由,以至lose(喪失)了佢本身的quality(質素)。」她認為編舞的角色應該是帶領及引導舞者,「編舞自己都不可以將設定較得太緊,最終創作的目標並唔係剩係睇到編舞要show(展示)甚麼;當然舞者都要去協助編舞,編舞有時想見到possibility(可能性),讓編舞去選擇,繼而透過不同方法逐步帶領舞者去搵到屬於大家自身的東西。」



==

藝文記

「不要在乎權威會說甚麼,真理就在你的自我之中。」

《傅柯的生死愛慾》



「舞蹈新鮮人」系列2021:陸慧珊、麥琬兒、潘振濠

香港舞蹈聯盟

編舞:陸慧珊、麥琬兒、潘振濠


演出場次:

2021年9月10-11日 20:00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2021年9月11-12日 15:00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節目詳情:https://bit.ly/3fPkP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