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e Award Banner.png

[中] 麥琬兒:無所畏懼,持續探索

文:藝文記


《由離分子》創作團隊排練/攝:《舞蹈手札》編輯部


由暫時放下專業舞團全職舞者身分,選擇走上自由身藝術家的道路;從非常純粹的表演者,進一步擔當起編舞的角色,麥琬兒(Natalie)正經歷其舞蹈藝術生涯相當關鍵的轉捩點。當落實參與「舞蹈新鮮人」系列、正式踏上編舞旅程關鍵一步時,Natalie作出了大膽的決定:不論是藝術顧問抑或是表演者,她都揀選了和自己來自不同訓練系統的戲劇人,而非理論上和自己更加同聲同氣的舞蹈人。「我都好似有少少刻意無搵跳舞的人去做,可能浸淫在跳舞的training(訓練)入面,反而令人偏向緊握著某種技巧或者某種表達方法;我想試下同其他領域的伙伴合作,期待他們會不會刺激到我,令我唔好太過鎖死在一些以往自己認識的領域。」


早於2016年,當時仍在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擔任全職舞者的Natalie曾經發表編舞作品《被扔到世上的石頭》(《舞人習作2016》(節目一))。在這支獨舞中,她身兼編舞及舞者雙重角色;來到今次的《由離分子》,Natalie進一步挑戰自己,將舞台呈現這重任交到戲劇人陳庭軒與舞蹈人林靖嵐身上,自己則退居幕後,全心全意發揮編舞角色。假若自編自跳時,常常是自我對話、自我拉扯,每加多一位自身以外的表演者,對話的數量、拉扯的力度,隨時是幾何級數的增加。Natalie也並非沒有考慮過安全牌打法,尋找自己熟悉的表演者合作,「如果你去搵一些跳舞的人,你俾一些指令佢,可能佢會好快好聽話地,做出你心目中想要的東西。」她卻並不滿足,「反而完全不是跳舞的人,佢的理解可能完全不是你expect(期望)的東西,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發生。」


走過高山,自然也會落到低谷,Natalie從無低估這種跨界合作的難度,「中間過程係有機會大家達致唔到個溝通,佢會唔明白你在做甚麼,或者會唔清楚你個方向。」但她相信,這種開放探索始終是利多於弊,「只要搵到溝通(方法),你的材料其實係可以幫你發揮到,係睇你肯唔肯為對方去挖掘。譬如事前自以為A方法好順利,結果真係唔得,你肯唔肯放棄你的A?而用B, C, D, E的方法去切入件事,去幫助對方?」回首編舞過程,Natalie亦特別感謝為《由離分子》擔任藝術顧問的資深劇場創作人何應豐,「中間的過程佢都係好鼓勵性的,成日提住我:『你唔好急,你慢慢來,我們唔係話要好快就跑到終點,或者有個好perfect(完美)的成品。」對方的指導更遠遠超越了一個作品的形成,「佢成日都提我:『你只要回歸到一個人的層次,努力去同對方相處,呢個先係一種最重要的解決方法,繼而繼續行落去探索自己的藝術作品,或者在藝術入面去自處。」


《由離分子》創作團隊排練/攝:《舞蹈手札》編輯部


相對於行業內的其他創作平台,「舞蹈新鮮人」系列的特點之一,正正是為創作團隊安排藝術顧問。Natalie認為作用很大,「始終我在編舞上的經驗都唔夠多,有些方面我未必兼顧得來。今次的資源好好,提供到讓我們編舞去上workshop(工作坊),或者邀請我想合作的藝術顧問,幫手協調、提出問題,繼而令到件事再smooth(暢順)一些,變成provide(提供)了一個training(訓練),或者係讓新人explore(探索)編舞呢個過程,所以我都覺得好好,有呢個資源去學習。」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中國舞系榮獲學士(榮譽)學位之後,Natalie隨即加入CCDC成為全職舞者,隨團去過以色列、日本及澳洲等地演出,有機會與海外及本地知名編舞及創作人合作,期間憑著《拼途》獲得香港舞蹈聯盟提名「傑出女舞蹈員演出」獎項。經過大約五年半的歲月,她決定暫時放下專業舞團全職舞者身分,選擇走上自由身藝術家的道路,「我自己覺得身體有些疲倦,身體又有好多傷患。以前傷左,你基本上就算係未完全康復,你都要繼續去做,你知道呢個係你的專業,如果你因為受傷沒有回來排舞,係會影響到其他人。另一方面,當然年紀上面都真係有影響的。可能五至六年時間在呢個地方都足夠,不如休息一下,搵個最適合自己的節奏。跳舞係一種生活態度,跳舞都有好多唔同的方法,唔一定要push(推)到自己好似以前那種schedule(日程)先係自己理想的方向。」


從小學習中國舞,卻在偶然機會下體會到當代舞動人之處,早在學院階段,Natalie已經極力爭取每一個接觸當代舞的機會,「其實本身自己中國舞的上堂schedule(日程)已經好full(滿):每日朝早八點幾開始,直到傍晚六點幾,中間一有空檔,我都即刻睇睇有無當代舞相關的堂可以join(加入)到,甚至係有學分的課程。」因此,當畢業之後有機會考進CCDC,並以全職身分接受職業訓練,她都非常感恩。「Physical(物理)上面去講,舞團一年之間的作品有好多,於是舞者的身體不能太過定形;同時我們需要面對不同編舞的各種要求,久而久之身體的quality(質素)就會更加靈活。現在自由身出到去,就會覺得自己pick up(掌握)不同東西的速度都會較快,例如同不同編舞去合作,對方拋一些東西出來,我都可以好快接實。」


Natalie正在經歷的舞蹈藝術生涯轉捩點,原來不止於此,同時她亦由相對純粹的表演者,多走一步嘗試去編自己的舞,「想編舞的原因呢,其實係因為過往做得太多別人的dancer(舞者),可能都係編舞有個主題然後去做,當我參與其中時,作品都未必可以算是完全屬於我自己,因為有些位置你都是跟隨著編舞的要求去做。」就算是從前擔任舞者時,她都有嘗試以編舞的視點去切入、去考慮,「有時有些位置我都會思考,如果我去編的時候,我又會點樣去做呢?都會去諗這些問題;有時做別人舞者時,未必搵到太大屬於自己的滿足感,所以不如自己真係實際地轉換一下個身分,從編舞的角度去做一個屬於自己的作品,睇下會點。」


想和做,從來都是兩個層次,「真正踏出呢步,真係有好大分別,發現能夠好純粹地去做一個舞者,係一件好幸福的事情,因為你可以好專心去跳舞,毋須兼顧其他事情;但係當你做編舞的時候,其實好多事情都關你事,你亦都要去負責。」談起日後的發展重心會是表演還是創作時,Natalie感覺仍是言之尚早。儘管《由離分子》的創作之旅尚未完成,但是她的收穫已經相當豐富,「因為我開始站在編舞的身分去工作,我亦都理解更多我以前作為舞者的不足,眼界更加open up(開闊),所以當我經歷今次後,日後再做別人舞者時,整件事都會不一樣。」



==

藝文記

「不要在乎權威會說甚麼,真理就在你的自我之中。」

《傅柯的生死愛慾》



「舞蹈新鮮人」系列2021:陸慧珊、麥琬兒、潘振濠

香港舞蹈聯盟

編舞:陸慧珊、麥琬兒、潘振濠


演出場次:

2021年9月10-11日 20:00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2021年9月11-12日 15:00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節目詳情:https://bit.ly/3fPkP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