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See字進入》


舞後對談

Dialogue on Dance


對談:馮美華、李嘉雯

文字整理:《舞蹈手札》編輯部


〈倒映中字〉/攝:Carmen So



由圖書館節與新視野藝術節聯合推出的《See字進入》多媒體藝術展覽,於10月尾於香港中央圖書館呈獻了三段現場舞蹈演出。我們特別邀請了近年參與過不少跨界表演的舞者李嘉雯(李),跟資深的跨媒體藝術家馮美華(馮),在欣賞過該三段舞作後,相互交流一下看法。


李:我們先說第一隻,我見到他們用props或者用很多不同的樂器,也有很多不同小段落,而improv(即興)又非常多,又長。


馮:之後他又要跟著那些聲音去做。


李:對。但我會有很多問號的,因為當一個十幾分鐘,然後它其實有很多elements(元素),如果有機會可以問問題的話,其實我想問音樂的那個朋友,他有說他的音樂是improv出來的,但比如時間的長短或者節奏的旋律,又或者樂器的選材,他們是如何處理?當然我知道他是from(來自)五六七八十年代的一些文學,但具體哪裡找到相應的樂器,可能是代表了不同年代?不知道。


馮:但那些其實不是香港特別的甚麼,我覺得這個音樂家其實是主要玩這一些,所以就用了這一些聲音。


李:我也好奇他們在服裝上的選材,因為明顯是經過精心挑選的。我會想「他在這個作品去擺放這兩個人,一男一女,那麼不同時代感的服裝其實是甚麼來的?」又或者我反而concern(關心)那個女生improv的時候,我好奇的是她後邊的task(任務)是甚麼?因為在我的角度,跳了那麼多段,舞蹈的詞彙可能都是兩三種的。


馮:即是好像那些字型一樣。


李:對對,但是我也會question(疑惑),因為她之後有解釋,就是說他們是base on(根據)某一些字型,比如好像那個「林」字,兩邊一樣的。


馮:對,兩個都是木字,identical(完全一樣)的。


李:好像mirror(鏡像)的。跟著有些可能是針對字型上面的一些elements走出來的一些movement(動作),但因為我都沒有看過(那些字),我不知道,即使我看完,「哦,原來是這樣」,然後你解說的時候我才知道。我有時會覺得,那不如你說給我聽(笑)。


馮:(笑)其實是不是困難呢?因為其實他們要make sense out of(合理化)那件事,要將文學夾硬擺落去個movement。


李:我appreciate(欣賞)他們。


馮:你作為一個舞蹈藝術家,你也會尋找inspiration(靈感),所以我覺得,如果是我,我也有做過藝術,我拍電影,可能我看過一些書,然後很感動,有一個idea(想法),那我就會用那個idea啊。其實我不需要跟你解釋,你明白嗎?最終我的作品是獨立,而它能夠呈現到某一種感覺。


〈慢駛〉/攝:Carmen So



===


李:如果我逐個講,譬如Ivy(徐奕婕)那樣,我是很見到她的味道。即是我會見到,呀!那個女孩子做的其實很是Ivy會發生的事。那然後拓坤我會說,見到他成熟了,因為我見過他以前的作品。


馮:即是有比較。


李:我見過他以前真的是中國舞底。


馮:知道,我想他真的是中國舞底。


李:但是剛才有一些format(形式)上面,一些處理上邊,我的而且確「哇!」


馮:即是你有surprise(驚喜)的。


李:多了很多詞彙。對我來說,他嘗試了一些不是拿手的事。他也嘗試行簡單,托著那張枱,他轉了很久。


馮:對,他轉了很久。


李:直手三個圈,跟著慢慢落,曲手,然後落頭,我猜我以前認識的拓坤,他未必會這樣有耐性去做一個轉圈,去做這個variation(變奏),可能一來「!」就走了。我見到他成熟了;比如我看KT(邱加希),我會說我很久沒有看她演出,因為她之前比較編得多一些,跟著看都覺得好surprise,我覺得她清了一陣霧,人成熟了。


馮:即是最後尾的那個。


李:對,成熟了,沉穩了,或者是她present(呈現)出來的除了是點子之外,我覺得她亦是身體力行。


馮:你可以比較,因為你知道他們以前。


李:對啊!


馮:如果我純粹,我不知道,比如這些舞的東西,我覺得處理要很乾淨。譬如後尾KT那裡有條裙,穿鞋子我明白,後尾就要坐下的時候她要舖......


李:對。


馮:你明白嗎?這一些我真的覺得......


李:明呀,多了。


馮:對,多了。


李:或者不夠簡潔,你要不坐下,抑或你就真的再要......


馮:對對,即是這些好像很小的東西,但其實會很disturb(騷擾)。


李:那如果做到就很delicate(細緻)。


〈行〉/攝:Carmen So


===


李:我覺得你剛才講得很好,就是你說文學是一個知性上的事,即是文字是要理解,要知道是甚麼,但是,比如藝術,跳舞、做戲,即是表演藝術,它的而且確可能好像不是用這個邏輯去量度。他們有一些走得比較遠的,所以如果將他們kind of(類似)這樣cross(交叉)的時候,那個balance(平衡)會是怎樣。


馮:對,個balance會是怎樣。我覺得也是,如果不是就任由我們談論,就談論了這些出來。


李:其實我覺得是很不負責任的。(笑)


馮:洪強一定不開心了,但是我覺得不理了,就是你事後講那麼多給我說是沒有用的,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最重要的事情是)......


李:因為就變成再解釋那個作品......


馮:解釋作品,rationalize(合理化),其實不是這樣,又不是這樣,那就沒有意思。


李:那倒不如不要講。


馮:但是他如何去prepare?我覺得整件事,尤其是這些跨媒體的,你如何去prepare觀眾去接受一些可能是新的事物。 


李:對,對,是重要的。


馮:即是,我真的不認識,可能很多人也不認識,所以很多時候就有理論家的出現,去分析,諸如此類。你們又去寫,就越來越多人去討論,那些俗語所謂theory(理論)、concept(概念)就出來了。



《See字進入》

新視野藝術節2021

藝術/概念/創意/策劃:洪強

編舞:徐奕婕

編舞/演繹:李拓坤丶邱加希


觀賞場次:2021年10月31日14:00香港中央圖書館四及五號展覧館




Tags:

專欄 Column 舞後對談 Dialogue on Dance 馮美華 May Fung 李嘉雯 Carmen Li 徐奕婕 Ivy Tsui 邱加希 KT Yau Ka-hei 新視野藝術節 NVAF 2021

280X200 px_HK Dance Journal.jpg
980 x 120.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