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如漣漪般的舞蹈

文:賴閃芳

《幻夕記》 / 攝:Mr. Ng(照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


《幻夕記》的文案已開宗明義指出,藝術家王志勇旨在「創造了一個讓觀眾可安於覺知的空間,讓腦袋潛遊心流,在神馳之境放空」。縱邀請了兩位舞者參與,在筆者看來,舞蹈與燈光音樂舞美等等的關聯較少,似為錦上添花,卻對主題的思考幫助略少。


方形的場內,其中三面由燈光條及植物組合成的半圓形牆身包圍,地下鋪滿類似水松顆粒。餘下的一面沒有燈光牆但放置了長椅,觀眾所見的畫面由燈光條的明暗及鮮艷的顏色變化營造。中軸的那面牆經常出現一個巨型的圓形圖像,應該就是演出的題旨:夕陽。一幅過由地下到頂端的燈光牆拉開了空間感,而整體佈局對稱,隱隱滲出一種宗教空間的莊嚴。工作人員鼓勵觀眾隨自己喜歡的姿勢,找舒服的位置坐下或躺下,相當自由。許多觀眾跟筆者一樣,立刻脫下鞋子踏在水松顆粒上,或躺下伸展手腳,用觸感去體驗作品。這一設計已為整個演出定了調:自主自覺。

《幻夕記》 / 攝:Mr. Ng(照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


作品由好幾個段落組成,每段的音樂、聲效及圖像都不同,但有明顯主題:火焰、海浪、深海、城市、森林等等。燈光顏色及形狀的組合就著主題轉變,畫面相對抽象:直線、曲線、色塊等。另一種圖像則以黑影為體,反之比較具象:夕陽、大象、海豚等。聲音的處理為抽象的畫面加進意義,除鋼琴及鼓聲外還有蟲聲、浪濤聲、人聲及城市的雜音。我們看到的夕陽等畫面,竟是因為「不為」:把光關掉而造就。藝術家正不斷提醒觀眾,所有的想像只存在於腦海,靠每個人聯想而去補足畫面;那麼,究竟夕陽是否存在?眼見的顏色、花紋及圖像,和聲音帶來的聯想、情緒及感受,也是否如黑暗的夕陽般虛幻?


《幻夕記》 / 攝:Mr. Ng(照片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提供)


每段的開首都由一聲類似銅鑼的聲音開始,畫面始終回到那儼如黑洞的夕陽圖像。作品沒有明顯開首或結尾,段與段的關係較弱,像是穩定的頻率般出現一段又一段;舞蹈部分則為作品帶來不同的頻率。舞者先混進觀眾群中,因此筆者一開始也沒有發現。當兩道微微的燈光照亮舞者,才驚覺即興舞蹈已不知不覺地開始。整體而言兩位的動作較細,舞台的存在也較收斂,相信是藝術家有意的選擇。曾景輝一開始在植物牆前面靜靜地坐著,其後動作以手指指指畫畫,似在數數目;梁儉豐動作較大,躺在顆粒上手腳向上伸展,再轉向用手掌及前臂作魚兒游水狀,還吸引了另一位觀眾參與其即興。空間的處理上,兩人也沒有太大的走動,與環境的關係非可見的;在演出中兩人也沒有交集。舞蹈像是在平靜的湖水掉下一顆小石頭,為作品激起淡淡漣漪。觀乎兩位舞者動作語彙的不同,相信藝術家開放地讓兩人各自找尋即興方式,但整體而言是內斂的。即興舞蹈的形式與我認為的「自主自覺」一脈相承,舞者為觀眾示範了以身體體驗作品的可能。舞者的流動確實為裝置作品帶來變化,但並不明顯,是錦上添花之舉。


==

賴閃芳

戲劇顧問,畢業於英國艾賽特大學舞台實踐藝術碩士, 涉足戲劇及當代舞蹈。


《幻夕記》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藝術總監:王志勇

舞者:梁儉豐、曾景輝


評論場次:2022年8月28日 15:45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300x250.jpg
0.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