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木偶奇遇記》故事豐富 情節過多

October 10, 2015

隨著暑假的結束,各藝團陸續開始新一季度的節目,率先上場的是香港芭蕾舞團(下稱港芭)的《木偶奇遇記》。我參加了8月28號的首場暨開幕典禮。過往港芭的開幕典禮規模較小,今次比較特別,除慶祝新季度的開始,更隆重宣佈舞團改了新的品牌形象,觀眾看節目時不妨留意一下。

 

在暑期尾聲上場的《木偶奇遇記》雖由成人舞者演出,從題材看亦可算是個兒童劇,縱然在學季將開始時才出現,在不少的宣傳催谷下依有其吸引力,尤其這為新編及全球首演的作品。

 

負責今次編舞的是瑞典編舞家帕‧伊斯伯格,他曾創作多部芭蕾長編及獨幕劇。

 

不知是否由兒童劇的方向出發,約長兩小時的兩幕劇少了一份精緻,結構亦頗鬆散,亮麗的傳統或新派的芭蕾舞步都不多,但熱鬧的場面則此起彼落,還有各種豐富的奇幻造型,從兒童的國度看亦為奇趣吸引。

 

老伯薛貝特用一塊木頭製成小木偶皮諾丘,他如真人一般會跳會走。老伯賣去寒衣換來書本讓小木偶讀書,可他卻去看戲不讀書。及後遇到狡猾的狐狸與貓兒,以為可以種出魔法樹,幾乎受騙的皮諾丘幸得藍仙子及小蟋蟀相助,明白做好孩子不可說謊。可他上學時又被壞份子引誘去糖果園玩耍,眾孩大吃大玩後變成驢子,皮諾丘又被賣到馬戲團,後因受傷被棄。最後小木偶決定出海尋找因找他而被鯨魚吞掉的主人薛貝特。

 

角色、場景太多難控制

可能《木偶奇遇記》的故事和情節十分豐富,要完全表達出來並不易,編舞基本以順序的手法並以場景來表現不同的情節,但場與場之間少了一份連貫性,觀眾不易掌握箇中關係。化為舞作的《木偶奇遇記》有幾處的處理並不清晰,看起來有感鬆散,如︰藍仙子救了皮諾丘,他還要說謊,鼻子就變長了。這是此故事一個重要教訓,但這兒只見皮諾丘換了長鼻子出現便是,同樣糖果園中眾孩變成驢子,也只是換了造型出場而已,沒有清楚交代為何變或如何變;還有老伯被吞入鯨魚肚,小木偶在鯨魚肚遇到主人,幫他脫險等亦不太清晰。另外,小蟋蟀雖然一直出現幫助皮諾丘,卻表現不到其實她代表了皮諾丘的良知!少了這些含意的表達,作品之發展少了一分較深層次的內在美。整個製作看到的是一場又一場的場景變換出不同景象和奇遇,感覺重複。

 

另外此劇角色太多,除了主角小木偶與老伯薛貝特,還有藍仙子、小蟋蟀、狐狸與貓兒、烏鴉、貓頭鷹醫生;水族如海星、水母、海馬和魚;更有教練、馬戲班主、雜技人、木偶群及學生等等,要處理好大堆角色亦不易。其中小木偶皮諾丘與老怕及小蟋蟀的關係比較突出。其他角色只根據故事發展出現,基本不屬連貫角色,故觀眾也不會產生很大共鳴。當然這是在敘事結構上看,在舞蹈的編排看又可以完全不同。可惜,作品在舞蹈選取方面亦有欠精緻。獨舞、雙人舞比較精彩但不多。小木偶與老伯薛貝特,藍仙子、小蟋蟀、狐狸與貓兒的獨舞和雙人舞的編排平切但不算突出,獨舞和雙人舞雖不時穿插在每段群舞前後,是合適安排,動作設計卻欠奉精緻。群舞編排亦頗見重複。其中幕一的木偶舞設計並不理想,從舞台頂垂下粗粗布帶扣著台上扮木偶的舞者,看上去很雜亂;幕二糖果園內一隻隻大肚驢子反覆躍起轉身的動作亦見笨重。從內容看,這兩處的安排當然說得過去,但作為芭蕾或者舞蹈而言,似乎有欠心思。反而在宣傳廣告上看到藍仙子腳尖站在小木偶的長鼻子上起舞的設計很有心思,效果也突出,可惜在舞劇中未有這安排。其實以今時今日的舞台科技,要表現這效果相信也不會太難!

 

《木偶奇遇記》的豐富內容在這個新編的處理中,顯得過於平鋪直述又不夠清晰,比較像套兒童劇。不過角色造型豐富,海底一場尤為奇趣,多幅布幕背景、悅耳的現場音樂,以及港芭舞者平穩的演出也有其吸引一面。

 

暑期舞蹈演出豐富

除了港芭這台《木偶奇遇記》,暑假期間亦不乏其他舞劇演出。8月中王仁曼芭蕾舞學校的《明日之星2015——唐吉訶德》,舞者陣容相當龐大,筆者看的那場由林雋永和馮曉瀅分飾主角,二人頗見明日之星的風範,尤其是林雋永是首位獲法國國家芭蕾舞學校取錄之華人學生,2015年完成課程後成功考入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為他帶來美好的憧憬。

 

香港舞蹈團的暑期節目《十二生肖大冒險の冰雪奇熊》同是走兒童劇路線,作品由其兒童團及少年團,與專業舞者合力演出,發揮出不同年齡與技巧水平參與者的融合。專業舞者固然水準穩定,難得兒童團及少年團的成員亦見不俗,參與者都非常投入,幾位領舞學員都很有潛質,為香港舞蹈團的未來發展開拓了新的方向。

 

另外,香港舞蹈總會在八月尾亦主辦了一台舞蹈詩《緣起敦煌》。三幕劇的《緣起敦煌》短小精巧,劇中的三大核心主題〈顯真〉、〈趨善〉、〈弘美〉透過不難理解的表現手法營造出一場場舞樂。編舞陳磊的處理不求誇張的修飾,反而切合主旨,加上漂亮的舞台視覺設計,發放出一幅幅敦煌景象及菩薩佛相。主要舞者孫公偉(僧人)、唐子翔(天鳥及西域舞伎)、伍詠豪(天鳥)都見突出,而一眾來自不同舞蹈學校的舞者參亦非常落力和認真。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