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手札_675x120 (1).jpg

[中] 再次回到原點,重新審視時間賦予動作的意義──《新作論壇:肢體和聲音的舞動與敘事》參與感受


在不斷重複再重複的過程中逐漸忘記自我 ,從近乎無意識的活動當中衍生出動作的另一層意義。

由西九文化區主辦,在九月下旬於不加鎖舞踊館舉行一連五日的《新作論壇:肢體和聲音的舞動與敘事》舞蹈工作坊中,來自法國的編舞艾曼紐.汀(Emmanuelle Vo-Dinh)和舞者運用了各種不同的練習去探討動作於空間中的流動性與其敘事的可能。她剛開始並沒有用很大的篇幅去講解想要研究的項目,她坦言這次工作坊對她來說也是一次新的嘗試,但當然是指形式上的創新,而她個人對於舞蹈的美學和取向依然可於其過往作品中看出端倪。接下來整個星期她只專注在三個截然不同又互相呼應的段落,以探討舞蹈中重複與時間的錯覺。

具像化的空間與時間

我們從抽象的起點出發,在自己選定的空間中嘗試建構出自己的印記(body-print),不帶有任何具有象情緒意象的姿態,然後每次回到同一地點就要做出同樣的姿態。如是者,我們從一個印記到另一個,從自己的到他人的,從停留到流動,用空間中的印記把空間連起來,在劃分好了的正方形空間中穿梭。在每個地點停留的時間逐次減少,於是整個畫面亦隨之改變加速,由定格的風景溶為如湍流的能量。再也看不見個人,只看到意識於空間中竄走。專注力於開始的定格時只聚焦在個人的肢體想像上,然而這專注在時間推進後漸少,取而代之是對外在環境和與他人之間的關係的覺察,直到後來更似是只隨著呼吸和身體的節奏於空間遊走。縱然每個既定空間中的姿態是固定的,但從一點到另一點的過程中卻蘊含著無限的可能性,令空間中的流動保持著有機的形態。每個印記在空間中既是終點,也是過程,而這種有機的生命力正正是因為舞者可在點與點之間自由連線。經過,卻不逗留。呼吸成了最終的節奏,帶領著每個靠岸與遠去的時刻。

日常動作的意義和解讀的分解變形

另外兩個段落就用截然不同的切入點,以充滿符號性和情緒的動作為載體去探究同一過程──動作於時間當中如何被賦予、剝奪及改變其意義。

在這兩段落當中,無論是人與人之間的遇見過程又或是在特定的情緒定格姿態,她都運用不同的手法去試圖操縱觀眾對空間中「時間」的感覺。以重複、慢動作、短暫的倒帶等去呈現空間中不同時間的長度和概念。然而一切變化都是在不斷的循環之中,而每次的循環都滲透著更多的改變,彷彿在原來的骨架上一層一層地鋪上肌肉神經血管,而動作和空間的重疊和觀眾的腦中之前的影像交錯,似是瞬間重新回到初見的時刻,在既定的空間和時序中再現讓你察覺到重複,然後一次又一次,在當中累積改變,塑造出其獨特性。在日常的情境下產生的動作逐漸變得不尋常,你依舊可從大概的循環中看出它的紋理脈絡,卻因動作的時間性被改變而造成了相遇的錯落、微小動作的誇張與放大、甚至是動作自然的演進。這一切都扭曲了動作原先的意義和象徵:有的動作被無限延長,有的像是在時間停頓的瞬間,這都跟身邊的人造成了極大的對比,從而營造出一種強烈的戲劇感,並把時間的張力再次具體地呈現。箇中的戲劇感並非來自劇情、故事或角色,而是情感和關係上的發展與推進,這種敘事方式於較為抽象的表演媒介中建立具體的畫面,同時保持中性和空間給予觀眾解讀。

然而這一切都是基於無止盡的循環中,觀者必須一而再、再而三地與舞者共同經歷相同的起始與終結,建構出他們對循環中相同情境、動作、表情的理解和熟悉感,從而給予他們「重複」的概念與期望,然後才可於當中作出改變。由於時間有限而結構複雜的情況下,我們都只可以用即興的方法去選擇重複、慢動作等改變。作為當中的參與者,我體驗到最困難的部分必定是我們對於即興中的慣性和缺乏對整體畫面的聆聽。面對即興的選擇,很多時候我們都過於主動和個人,原本應該是一層一層堆疊上去的過程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