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FOLK-S,明天你還愛我嗎?》— 時間的美麗與哀愁

April 22, 2016

最初很難想像土風舞與當代舞蹈能有任何連繫,然而意大利編舞阿歷山度‧沙朗尼正以「巴伐利亞擊鞋舞」這歐洲德語區民族舞,在極簡約的方式下,去採究舞者(及觀眾)體能及精神上的極限,通過重複完成指涉時間與流逝的觀念,是如此嘆為觀止。所謂撃鞋舞,其實不是陌生的舞步,在台灣或香港的中小學也有學生在嘉年華會表演如此舞蹈。那種連續幾下左手拍打左大腿及右手拍打右大腿,之後再左右交叉拍打左右鞋側、提腿、蹲下等組合,再重複。來到《FOLK-S》,因著六位舞者甫開始在昏暗燈光下,圍成正圓而不停的跳動,利用拍打自身製造規律的打撃聲,卻成為接近神聖儀式的意象。這也是編舞希望通過不間斷的古老動作來思考時間,乃至歷史。

 

演出未開始,編舞出來說明這是一個只要觀眾或表演者不離開,演出會直到永遠的節目。這令舞蹈變成了表演者與觀者在空間內共生共滅的儀式,六名表演者只能用上容許微小變化的「巴伐利亞擊鞋舞」來將儀式展現,而重複的動作又去展示出時間的長度。確實,在沒有太多變化的舞步及拍打聲裡,因重複令觀眾對時間產生麻痺感,到一小時多完場,我還以為看了三小時的演出。以致,當幾十分鐘之後第一位舞者離場,不少觀眾似乎耐不住重複性而離開。然而,世上又怎可能有絕對的重複?正因動作過於簡單卻又要表演者追求連綿不斷而高速的節拍,舞者的體能不斷下降卻又要追上其他舞者的節奏時,我看到的是舞者在挑戰自身運動量的極限性。更厲害的是,舞者並非單純站在原地去跳著十六或三十二拍的節奏,而是會圍著圈、二人一組去跳舞,甚至不斷高速地橫向游移,拍子卻幾乎不變。舞者在大步跨越舞台時,仍要保持與原地起跳一樣的節奏,即距離加長而均速不變的話,舞者為了所謂「重複」而要付出的能量便極奇巨大。更加厲害的是即使場內不斷粗暴地加入古典、流行、Hip Hop等音樂,舞者仍不受動搖地跟隨原來的拍子。或者,對具一定體能及節奏感的舞者來說不是真的很為難的事,但當六人不斷加速,或只是其中二人在跨步,其他四人卻在原地一起拍打時,即便不用說話及眼神接觸,舞者之間的默契及關係,便透過純粹透頂的動作而建構出來。更重要是,當舞者一個接一個依依不捨的離場,最後只餘下兩名男生,而觀眾浸淫在一小時多的重複性拍子之後,看到兩名男生相視,繼而一個簡單的擁抱,我會感受到舞者最單純的依存與渴望。那種借最單一化及簡潔的跳動與聲音,為時間流逝而感動:因為彼此的時間不能回頭而失落,又同時因曾一起經歷彼此的時間而感到美好。

 

 

1.&2. 意大利編舞阿歷山度‧沙朗尼以「巴伐利亞擊鞋舞」採究時間的命題。

 

 

副題「明天你還愛我嗎?」要到最後一刻,你才會明白它的真正意義。正如,我會渴求舞蹈可以如最初編舞所說,直到永遠重複下去,如是的話世界是多美好,但也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事,舞蹈才更顯得動人,美麗。

 

 

= = = = = = = = = 

肥力
藝評人,劇場人,插畫人。 個人網站:www.felixism.com。

 

評論場次︰2016年2月25日 ,晚上8時  
地點:香港演藝學院香港賽馬會演藝劇院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