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忘不掉有過的家―淺評《煙花.冷》

August 10, 2016

《煙花.冷》是著名編舞家桑吉加的新作。

攝影:Conrado Dy-Liacco

 

煙花,既燦爛又淒涼,它發放的時候耀眼亮麗,一片繁華的景色,但發放過後消殆無痕。煙花是如此淒美之物,成住壞空,剎那見盡。這種物哀的意境,如何與香港比擬?如果記憶不衰,我城曾是個煙花之地,不是說尋花問柳,而是香港確曾放過很多煙花,在一九九七之後幾年。著名編舞家桑吉加新編作品《煙花.冷》似乎是喚起我們對香港的憂愁。

 

城市當代舞蹈團再次邀請著名編舞家桑吉加成為駐團編舞。去年,他重臨香江擔任CCDC駐團編舞,重排經典舞碼《那一年.這一天》,而今年他為舞團創作了新編作品《煙花.冷》,以其獨特而進取的風格,表達對香港的情懷和所看到的變遷。《煙花.冷》設置於一個偌大的舞台空間上,三面高高的而厚重的牆,沉實地放在左右及後方台上,觀眾彷彿形成了另一道牆,牢固地包圍著什麼似的,未開場已經讓人有種屏息凝住的感覺,預示著我們將看到的是城裡的人的景況。《煙花.冷》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部份,第一部份與最後一幕呼應,都以抽象的舞蹈肢體編織成一段段耐人尋味的話語。桑吉加激烈、澎湃的動作風格,依然貫穿整個舞作,例如,開場時全體舞者穿著貼身的上衣及半透紗的彩色裙擺,在圍牆中展開了一段激烈的群舞,就像城市忙碌的人一樣,衝來撞去卻迷迷茫茫,只管在圍牆裡打滾。隨後的段落舞者以高能量的身體,進行一次又一次的交匯,互相以手臂牽扯,落地、滾動、起身,舞者組合不斷變化,奔跑、滾地、碰觸(甚至沖撞),就像眾多關係的呈現,令人聯想到城裡人的錯綜複雜的糾纏。

 

《煙花.冷》運用了抽象敘事為基調,以「虛―實―虛」為佈局;中間的段落較為具象,編舞更讓舞者開口「說」他們的故事。令人印象尤深的是,其中一位女舞者講述她過往在喜帖街居住回憶,以及遷拆過後面目全非的感受,而另一段是男舞者訴說他兒時父親帶他到藍田剪髮的往事,如今滄海桑田的變化,側寫了香港巨大的變遷。因為是個人情感故事,但編舞沒有停留在言語表達上,而是在說故事的過程中,讓其他的舞者用舞動來回應,產生了不少的張力。桑吉加投入了很大的熱情來訴說香港變遷的感慨,以非線性方式從大敘事(歷史事件)到小敘事(個人經歷)表述過去十多年的滄桑,但篇幅略為過長,使整體節奏拖緩了,令與第三段的銜接有點突兀。

 

雖然,《煙花.冷》試圖以懷念之情來喚醒觀眾對消逝的、變遷的香港的情感,但香港早已隨著本土意識的建立而跨上了另一階段。舞作中所指涉的懷緬情緒,例如社區回憶,顯得有點時差(Jet-Lag),如果作品出現在雨傘運動之前,也許會更有共鳴。現在我們所需要的,也許是更深刻探尋身份和主體性的創作視野。無論如何,相信《煙花.冷》對於外地觀眾來說必定是一個很好的窗口來窺探我城,因為香港的故事,總是令人著迷。

 

= = = = = = = = = 

謝嘉豪

生於香港。畢業於聖若瑟大學哲學系。從事文字及編輯工作外,亦兼具多年表演經驗,現任舞踏藝團「以太劇場」團長。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