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評《風雲2016》

August 10, 2016

中國舞蹈劇一般都取材於文學、民間故事或神話,不少已經演繹過,缺乏新鮮感。香港舞蹈團的近作《風雲》嘗試取材於大眾文化—漫畫和電影,可說是為舞劇題材提供了更多選擇。漫畫裡的人物能立體地舞動於眼前令所有漫畫迷十分期待和雀躍。2014 年的初版相當強調漫畫感和電影感,極具漫畫書質感的場刊、錄像中出現的拳風、天池十二煞的亮相、水裡和空中決戰都是十分亮眼奪目的畫面。今年的編舞作了若干調度,把重點回歸到舞劇本身,讓故事更為完整。

 

《風雲》
編舞:楊雲濤

攝影:Crystal Kowk

 

舞劇的限制是無法交代太複雜的人物關係或故事細節,劇本取材是「情」和「仇」兩大主線,兩男一女的內容是意料之內的。坦白說故事有點單薄,可以發展的情節不多。編舞花了不少心思把人物塑造得有血肉,三位主角的內心矛盾及感情關係交代得相當細膩,讓觀眾不經意地投入他們的宿命中。人物造型參考了漫畫原著,甚具動漫感覺。動作設計上則花了心思突顯人物性格,聶風手持紙扇,動作輕柔圓潤,舞段配合身韻顯得斯文秀氣,而步驚雲動作則沉厚,線條剛直極具爆發力,那大開大收的動作描摹出一個乖戾的硬漢子。  

 

作品中「情」的描述最為細緻,同時看得出編舞對「情」的處理越見成熟。故事中,孔慈捉摸不定的感情取向牽引著兩位男主角的情感,編舞以絲巾比喻那搖擺不定、若即若離的愛情關係,舞者斷斷續續的與絲巾起舞,游走於有與沒有之間。孔慈的愛情終局隱喻在這舞段結束時,當她正等待被張開的絲巾覆蓋時,冷不防絲巾被搶走,愛情最終都離她遠去。絲巾的運用回應到孔慈死後的段落,它逐一慢慢的從高處飄下似是哀悼它的消逝,最後孔慈被黑色絲巾包裹離場,舞段設計把女主角的愛情故事交代得非常完整。另一相當欣賞的段落是孔慈與步驚雲在水池激情的舞步,以及跟聶風結婚同時發生的場面:這邊廂舞者跳著喜慶舞步伴隨神情呆滯的聶風,跟那邊悲慟不已的步驚雲形成強烈對比,體現出兩位情傷到極點的男子,令觀眾感受到他們的痛。演員對角的安排,慘白和暗紅燈光的視覺對比 , 斷裂音樂和舞段間斷的出現等處理手法相當具時代感。 

 

提到其他劇場元素,不得不提音樂的用心編排。編舞楊雲濤的多元化音樂取向配合大膽嘗試,加入了 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的音樂,亦起用了兩位編曲創作者—古典音樂的李哲藝和多媒體音樂人蔡世豪,傳統音樂和電子音樂的交錯出現令作品更見虛幻和超現實,兩者配合得宜,沒有突兀感覺。重要是所編選的音樂有空間讓舞蹈去詮釋故事,讓舞蹈的抽象特質填補敘事空隙。 

 

一個舞團的風格深受藝術總監影響,楊雲濤的現代舞背景的確為舞團帶來了新景象和視點。近年香港舞蹈團的形象亦有所改變,在保留傳統之餘仍緊扣當代,銳意將傳統舞蹈融入社會中。中場休息時播出的舞蹈片段可見舞者穿上時尚服飾,有的配上水袖等中國舞道具在香港不同地方如天橋、屋村公園起舞,舞姿優雅又不失現代感。舞團亦會安排在地區進行快閃舞蹈表演,穿著便服的舞者跳起中國民間舞,感覺新鮮,十分接近群眾。而《風雲》能在不足兩年之內重演,可以證明了走對了方向,為大眾接受。總的來說,這個作品給舞團創作上開拓了一個新路線,而作品能抓緊題材發揮,把握有趣元素製造了一個有話題有特色的作品,雖仍未算完美,但絕對是有香港特色的中國舞蹈。

 

= = = = = = = = =

賴愛美

熱愛舞蹈藝術。學習多種舞蹈包括中國舞、現代舞等。現為 La P en V優之舞團員,,近期的表演和比賽包括《2014紫荊杯舞蹈比賽》、2014 CCDC《Good Show》 和東邊舞蹈團主辦的《舞出真我》。喜歡游走於不同劇場,將舞蹈演出做文字紀錄,文章發表於《舞蹈手扎》。

 

評論場次:2016年6月24 、25日, 晚上7時45分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