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Canton 舞廳》在八十年代的空氣裡尋找甚麼?

February 10, 2017

攝:閻希 Cecilia Yan

 

走進一個看似是荒廢的空間,掛著Disco fever,Apollo 18,New York New York,Hot Gossips,Canton disco 的招牌,她與他沉醉在流行曲中,隨音樂擺動身體。時間到了,我們被牽引著,走進舞池,五位穿著窄身鮮艷舞衣,踏踏地踢踢腳轉轉圈,似曾相識的舞步,80年代廣東歌Remix ,銀光閃閃的Disco Ball……

 

說沒有帶著甚麼期望可能是假的,《Canton舞廳》,成長於80年代的人總想到廣東歌、的士高。當然這不是一個甚麼懷舊之夜,筆者好奇編舞會怎樣以流行文化出發創作當代舞作品,觀眾看到的又會是甚樣的畫面?場地不大,也像是一個小小的舞廳,所謂的舞台也不過是稍稍高一級,沒有劃位,觀眾隨意坐著或站著。

 

一輪80年代廣東舞曲配合Disco 舞步熱身後,舞者邀請台下觀眾起舞,由台下到台上,熱鬧過後,觀眾做回觀眾,舞者繼續各自起舞,依舊是最簡單踏踏踢踢,有些舞步其實是不配合音樂。其中一段,是一名長髮舞者不斷的搖頭,記憶中,那是一個常在MTV中出現的畫面,舞者不斷的搖,搖呀搖,頭髮亂了,頭髮掩面,直至音樂停下來,她還在繼續,有點像展示絕技一樣。其實跟芭蕾舞者不停轉圈展示技藝有沒有兩樣?然後,舞者慢條斯理地在觀眾面前換上健康舞衣裝,舞台變成了健康舞教室,其中一名舞者擔當健康舞老師,與觀眾一起「One Two Three Four」數著拍子拉拉筋跳跳舞。後來,五位舞者全部換上冶艷鮮紅的蕾絲舞衣,回歸舞台,把玩著銀光閃閃的Disco Ball 。廣東歌換上電音再換上沉鬱的調子,最後他們把裝在天花的物件一件一件拿下來,是梅菜、咸魚還有黑膠唱片。音樂停下來,舞者走到鋼琴前,慢慢彈起《秋來秋去》,然後播著《祝福》,最後以《下落不明》作結。

 

 

整個演出找到很多80年代的符號 ,例如舞蹈員的造型、撞色的緊身舞衣、Disco Ball,創作者極力建構80年代的舞廳,但這是一個甚麼時空,有時好像回到過去,有時又讓你醒覺是現在。這個舞廳中的80年代是美好的,舞者與眾同樂,人人可以參與,真的有點像派對。《Canton 舞廳》,Canton既可以是Canton Pop(廣東歌),也可以是Canton Disco; 舞廳卻不是Disco — 舞廳是懷舊,這場「由無意識的的士高舞步轉化到概念化的當代舞作品」,是關於舞蹈之於流行音樂,舞蹈之於的士高?編舞是如何呈現這些「舞蹈」?不配合音樂的舞,簡單重覆的舞,然後再將之放大和解拆,最明顯的莫過於不斷的搖頭那一段。差點忘記,還有一場健康舞課,究竟那是告訴我們健康舞也是80年代的舞蹈產物,還是甚麼呢?

 

與80年代相遇還是初遇,你出生還是成長於80年代,重現過去,不同年代的人自有不同意義。對於我這個知道Canton卻從未踏足的人,《Canton 舞廳》像是熟悉又陌生,卻沒有讓我感到喜悅或不快,又或者是當中有太多的符號?最後從天花尋回的物件,似乎是畫龍點晴。

 

2003年的《下落不明》,是一首向80年代致敬的歌,《Canton舞廳》是這個意思嗎?

 

 

===
林喜兒
曾任潮流、旅遊、專題文化記者及編輯。現為自由撰稿員,於各大報章雜誌撰寫文化專題及人物訪問,包括《明報》、《蘋果日報》、《金融時報中文網》、《信報》等等。


評論場次:2016年12月17日,晚上7時
地點:Focal Fair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