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從《中華英雄》看舞劇創作的難處

February 10, 2017

第一幕《英雄.放逐》香港舞蹈團舞者。

攝:S2 Production

 

漫畫《中華英雄》是香港一項重要文化產物,深受不少漫畫迷喜愛,過去曾被改編並放上銀幕,最近再以另一藝術形式重現觀眾眼前。香港舞蹈團繼《風雲》後,第二次嘗試將香港漫畫改編,創作「大型武俠舞劇」《中華英雄》,由畫紙到舞台、由筆墨到身體動作,這次《中華英雄》的變奏,又為觀眾帶來了甚麼?

 

「舞劇」是「舞蹈」與「話劇」的結合,一般而言,戲劇動作透過身體語言呈現,甚至加入對話;作為一齣「舞劇」,《中華英雄》的創作亦為兩個部分--舞蹈與文本,前者由擔任導演兼編舞的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負責,後者則由文化評論人洛楓操刀。

 

對於二人如何並肩合作,由原著漫畫抽取精華化為舞台文本,再將文本出發再由文本出發,編排各程種動作,觀眾或許難以單從現場演出得知全貌,不過身處現場的大約兩小時,「文字」蹤跡的確比比皆是,可惜帶來的,卻是障礙,而非幫助。

 

《中華英雄》屬於一齣四幕舞劇,每幕都有一段大綱,例如第一幕《英雄.放逐》的其中一段:「華英雄一直認為自己『天煞孤星』的命格,會給周圍的親友帶來不幸,所以隱姓埋名將自己放逐在與世隔絕的荒山石礦場內,希望以勞苦艱辛的採礦生活來懲罰自己的身體,以換取內心的平靜……」,如此具體而仔細的描繪,在每幕舞碼開始前,都會透過投映一字一句打出。

 

從正面角度看,觀眾可以從中了解接下來的故事,到底關於甚麼人、甚麼事,但這同時衍生一個問題:當觀眾先閱讀故事大綱,腦海、內心已經建構一個認知,如以上述為例,關鍵字包括「大綱放逐」、「荒山」、「採礦」及「懲罰」等等,之後才觀賞身體動作,想像空間難免受到極大限制。,當舞者一個人在台上,重重複複地在掘地,觀眾或已對號入座:「啊,他孤身一人在採礦,是種懲罰式的放逐,這裡應該是荒山吧!」嚴格來說,這並非想像,只是填充,要為故事大綱配對相應身體動作。

 

須知道,不論是文字描述或肢體演繹,本身都有其優點、缺點,其中肢體的抽象性可以蘊釀多元想像,同一個身體、同一套動作,觀眾之間可以看出不同意思、賦予不同意義,這既是觀舞的特色,也是觀舞的樂趣。;另一方面,肢體卻缺少了文字的精準性,若用以說故事,由於複雜人性往往難以示現,或會顯得力不從心,例如身體動作可以做到「將自己放逐在與世隔絕地方」,但就難以傳達「認為命格會給親友帶來不幸」。

 

《中華英雄》本身是一個有人物、有情節的故事,如何運用抽象身體動作述說具體人物情節,本身已是一大困難,同時全新文本亦帶來文字與肢體處理上的一些挑戰,團隊實在值得深思有關問題,進一步來說,這些亦是任何想用舞蹈去說故事的創作人,需要正視、需要面對的課題

 

===

藝文記

「不要在乎權威會說什麼,真理就在你的自我之中。不要怕,要相信你的自我;要有勇氣,做你感到你應該做的事-去希冀、去創造、去超越。」《傅柯的生死愛慾》

 

評論場次:2016 年11月25日, 晚上7時45分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

Side Banner.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