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當代泰式宮廷夜》— 一場思考舞蹈的方程式示範

February 10, 2017

  Pichet Klunchun。攝:林富強

 

由多空間舉辦的i-舞蹈節來到2016年已是第八屆,今年的主題是「傳統與科技」及「獨舞與即興」兩個方向來進行。應邀的資深編舞家擁有傳統舞蹈的訓練背景,還在工作坊教授傳統舞蹈予香港年輕的舞者及一同構思即興舞的演出。糅合泰國傳統宮廷箜舞(Khon)和現代戲劇元素的國際級舞蹈家Pichet Klunchun(皮歇‧克朗淳)便是這次i-舞蹈節的焦點藝術家之一。

 

《當代泰式宮廷夜》分別由《》(獨舞)和《咪走雞》(即興舞)上下兩部分組成。《》是Pichet 的最新獨舞作品,因為他說任何名稱也不能涵蓋到這個無題的作品。簡單而言,觀眾可以理解《》是Pichet思考舞蹈的一個過程或是方程式。觀眾進場時,已見穿著一身黑衣的他站在偌大的白紙牆前,他緊閉雙目,右手不停畫圓圈,左手像定針畫一小撇。他解釋,每次有念頭在腦海中閃過,便會很自然地畫一小撇紀錄。然後他繼續畫不同的圖案,那些線條和數字看似不明所以但猜想都是與編舞相關的構圖,而另一邊則播放泰國藝人表現傳統的箜舞黑白紀錄片。他靜默的駐足凝視著紀錄片,後來還邀請了現場觀眾在牆紙上,勾勒他跳舞時的線條輪廓。Pichet這才開始跳幾步簡單的箜舞動作,頭由右至左移動,退一步進一步,手心高低向外轉往,再慢慢退到後台消失。Pichet這個泰式傳統宮廷舞的示範,御下華麗服飾與呲牙咧嘴的臉譜以素顏素服示人,再加上以箜舞常用的音樂低音木琴伴奏,簡樸得來亦不失異國風情的泰式韻味。

 

下半場《咪走雞》Tam Kai (Hunting the Chicken)是Pichet與本港七位年輕舞者一同創作的即興舞,舞者要即時回應由Ranat ek(低音木琴)獨奏的經典樂曲Kraw Nai Tang Tawada。Ranat ek由木塊串連成船隻型的敲擊樂器,是泰國傳統演出時的主要樂器和主調,音色會因應木槌的軟硬度而變得清脆或沉鈍。不難發現,當樂曲響起節目上演時,每個站在舞台的表演者在舞台空間的走動,活像奧運會的體操選手,從右上至左下角斜方入場。她/他們說著不同的語言演繹不同的身份,跟隨著跳脫輕快的鏗鏘節奏,一個接一個相映成趣的即興互動演出。整個構思很易明白,Pichet解釋每個人要演活角色而非自己,舞者跟隨音樂節拍快慢輕重而作出相對的即時反應。這種說法與處理就如粵劇中「虎度門」,踏出台口便要忘我投入角色,但站到台後便可以喝水聊天休息做回自己。

 

Pichet是資深的泰國宮廷箜舞藝術家,他致力傳承這非物質文化遺產之餘,亦積極加入不同元素銳意轉化這傳統藝術。藝術家思考破舊立新之時,兩者沒必要互相割裂排斥,事實在傳統的基調上,仍有很多發展的空間可作創新的嘗試。Pichet在《》也告訴觀眾,尋找創作不囿於自己熟悉的範疇,也可以從音樂、畫畫、書本、戲劇、電影等吸取靈感,而這些思考過程更是近乎冥想和修行的精神狀態。這些過程都是不能言明卻以肢體來進行溝通,因此在《咪走雞》中七位年輕舞者也同時扮演著編舞者的角色。Pichet在《咪走雞》的角色就如大公雞跟小雞玩耍樂在其中,眾人透過即興創作思考更多關於身體、空間、時間、力量和以上各種互相關係運用所產生的不同效果。傳統藝術是基礎也可以是開拓未來的契機,很多藝術家編舞家也像Pichet一樣,希望教授後輩這些傳統技藝以免失傳,同時亦透過改革創新向觀眾重新介紹這些被世人遺忘的文化瑰寶。對於首次接觸箜舞的觀眾而言,《當代泰式宮廷夜》是一個初級入門簡介,Pichet展示如何思考舞蹈、藝術及傳承,流露編舞家對傳統藝術之尊敬,也同時表達對後輩傳授之關愛鼓勵。但未知是否時間關係,我覺得仍是有點意猶未盡。 

 

 

====

格子

表面是藝術行政人員和自由撰稿者,實為偽文青與宅女共同體,經常游離在劇場與戲院暗黑之間造清醒夢。

 

 

觀眾場次︰2016年11月22日(晚上八時)

表演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