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胡桃夾子》切換人物階級的新定位

March 1, 2017

兒童舞蹈員及香港芭蕾舞團舞蹈員。攝: Conrad Dy-Liacco


 

港芭新版《胡桃夾子》轉眼已做了5年,新版有一個很強的特色以前未曾認真提及過,藉此集中談討論新版的特色。港芭《胡桃夾子》的新舊版本最大的分別不僅在於由大人的世界改為走進孩童的天地,而是完全改變舞劇主人翁的社會階級,由貴族階層切換到普通中產的社會裡。舊版甫開始先來一場Ballroom dance,帶出貴族名流在節日的社交歡聚,而發生在這些上流家庭的孩子的夢和遊歷並非一般孩童的遭遇。反觀新版,一開始便交代這是普通家庭的故事。設定雖非平民百姓,但定位已完全不同。而這個改變亦把舞劇由成人芭蕾轉換為較多基本技巧的兒童舞劇。

 

相對舊版的Ballroom dance,新版主人翁只屬中產,就連嘉麗走入玩具屋的玩偶也非貴族造型,它們的造型不太華美,告訴觀眾們是普通人家的玩偶。再者,舊版孩童角色的嘉麗進入夢境很快變成大人,而新版嘉麗一直仍是童角。就算在夢境世界,舊版營造的仍是一派貴氣景象:胡桃夾子推着雪車中變了大人的嘉麗,二人翩翩起舞,儼如王子公主,延續貴族階層的定位。而新版胡桃夾子大戰老鼠後,嘉麗依然是個孩子,她跟費殊繼續幫胡桃夾子解咒,舞劇中的女主角遲遲未出場。其後在樹頂上公主解凍復活了,可她才亮相片刻就回到後台。

 

舞劇下半部兩個版本分別都有幾對民族附加舞,性質大致相同。不過下半場除了民族附加舞,舊版都集中在王子與成人嘉麗(可看成為公主角色)的雙人舞及個人炫技,把傳統芭蕾的各眾技巧及芭蕾本來就是為貴族演出的精粹盡情展現。新版較集中在羣舞,小嘉麗繼續探險和雪花仙子化為花仙子的舞段幾乎是下半部的重點。王子與公主直至結尾才有一段雙人舞及個人炫技,相對舊版,新版《胡桃夾子》的主角為孩童角色,舞劇側重旅程中的見聞,而非變了大人的嘉麗和王子的浪漫之旅。

 

人物的階級在作品中切換了,其實也改變了觀眾對《胡桃夾子》的觸感。雖然兩版都是由兒童故事出發,無疑舊版整體是借童話來表現成人芭蕾舞的各種技巧和浪漫氣氛,新版則一直強調兒童世界,主角與事件均由兒童角色出發,亦因如此,劇中有不少兒童式動作出現,如第二場玩具屋內,一羣玩偶與嘉麗的對碰就是孩子童話的再,整體肢體與動作呈現較多基本技巧。而事實上新版添加不少兒童角色,如屋內玩偶、樹頂民族玩偶,且設有兒童玩偶和花仙子兒童舞。兒童角色與舞段大幅增加,使新版《胡桃夾子》更像兒童舞劇。

 

羣舞在新版有很別緻的設計,配上出色的服裝設計,上半場的雪花仙子舞和下半場的花仙子舞表現都很突出。但基於胡桃夾子與公主的部分不長,觀眾較難投入二人的位置,從而自我投射。新版營造的歡樂隨幕落而結束,舊版可能把一種浪漫情懷略加延續。定位之改變,作為觀眾看《胡桃夾子》自然產生不同的觸感。

 

新版做出新方向本不容易,但人物階級切換了,最終炫技舞段少了,觀眾是否受落,還要看其韌力!

 

 

======

鄧蘭

專業舞評人及專欄作者。

 

評論場次:2016年12月24日, 下午2時30分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