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 從《西西利亞》到《西西利亞狂想曲》

April 10, 2017

今年香港藝術節「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CDS)的其中一項新嘗試,是於其節目二的策劃上,先定下以本地文學作品為創作起點,讓三位參與的獨立編舞,從三部小說中,選出其一來發展成不多於半小時的中篇舞作。巧合的是,三位編舞藍嘉穎、黃俊達及黃碧琪,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董啟章的第一篇短篇小說《西西利亞》作為創作藍本,因此就成就了一文三舞的《西西利亞狂想曲》。

 

把文學作品以另一種媒介重新書寫,往往都是吃力不討好,因為原來的讀者總會有他們自己的想像,很多時候都會先入為主地抗拒別人的改編。猶幸今次三位創作人都能拋開原作的羈絆,大膽地另闢途徑進行二度創作,透過舞蹈去呈現他們各自的讀後感。

《透明人間》舞者:(上)藍嘉穎、(下)陳伯顯;攝:Chan Lap Yee Yvonne

 

《透明人間》

 

近年創作頻繁的藍嘉穎,繼去年於CDS的《舞鬥》中交出令人驚艷的《時差》後,今年再一次伙拍舞者陳伯顯,加上錄影設計與戲劇顧問黃漢樑,以直接詰問的形式為主軸,延伸對小說中的主人公所迷戀的西西利亞之想像。

 

《透》大膽地把原小說中的服裝人偶西西利亞,移植到一條金魚上,然後以輕鬆直白的方式,提出不同的假設問題,然後再以身體的躍動作回應。一直被置於舞台中央上方,於透明膠袋內游動著的金魚,就像小說內的西西利亞一樣,全程也只能默默看著兩位舞者如何在抽離的創作人,與代入金魚的短暫思考之間,玩樂無窮,直至最後兩位舞者一頭栽進了注有水的透明膠袋,直接體驗金魚的視角……

 

整個作品影像元素紛雜,但條理清晰,趣味盎然,借用原作中的角色設定進行反思與再創作,立意有趣亦見心思。

 

《透明人間》舞者:藍嘉穎;攝:Chan Lap Yee Yvonne

《輕飄飄》演出者:陳芷穎,戴天晴,莫鎮彤;攝:Chan Lap Yee Yvonne

 

《輕飄飄》

 

中場休息過後,就有專注形體劇場創作的黃俊達所編的《輕飄飄》。作品雖然名為「輕飄飄」,但無論是在演出編排抑或表演概念上,卻同樣像那一幅一直在舞台上的銀色反光膜,看似輕盈,但卻重甸甸留在地上,完全飄不起來。

 

演出主要以三位無臉(以布包頭)的演者互動為主:全身鮮紅臃腫的戴天晴、身形胖乎乎的莫鎮彤,以及高人一等(騎在黃小鳴之上)罩上一襲黑色長裙的大提琴手陳芷穎。兩位分別身體被異化及擁有非典型舞者身形的演者,隨著大提琴的動、靜、響、停,以身體回應。直至演出中後段,莫除下所有衣飾,只剩肉色內褲,向前凝望,彷彿代入原著中西西利亞每日的工作。最後一直躲於銀色反光膜下的胡日禧,就在此時拿出播放著《愛的替身》一曲的手提音響從舞台走上觀眾席,最後離開劇場,把演出從舞台上的虛幻帶回現實世界作結。

 

黃在場刊內就明言,創作概念乃源自小說中,主人公對西西利亞穿戴開始變得庸俗時的一句慨嘆:「有什麼必要放棄自己真樸的質素而追求一種拘謹的形式上的美?」縱使目前的演出在節奏推展上仍然有改善空間,但以原文中一句句子而發展成一支反省固有觀念的豐富舞作,其志可嘉。

 

《太平山街71號》舞者:(左)小丸貴生、(右)馬師雅;攝:Chan Lap Yee Yvonne

 

《太平山街71號》

 

至於壓軸由黃碧琪編舞的《太平山街71號》,就相對沒前兩作那麼概念化。小丸貴生與馬師雅一男一女,大部分時間皆在以燈條營造出來的長窄空間中,相互牽引拉扯,將原作中主人公對西西利亞的愛慕投射具體地呈現。

 

兩位舞者身穿貼身肉身舞衣,緊套在馬頸上的紅色裙子在過程中屢被翻起,變成罩住頭的紅布,讓小丸可以手執裙末而控制著她。舞者動作乾淨俐落,默契配合亦佳,即使作品的思考空間較少,但就勝在氣氛營造出色,動作設計上也維持著強大張力。

 

最後兩位舞者各自在長方形的燈區起舞,然後走到前排觀眾席邀請觀眾起來共舞,似在寓意經過一番自我掙扎後再找到另一半,繼續跳舞,為整個節目的結束帶來點點暖意,可圈可點。

 

===

陳瑋鑫

資深藝評人、媒體及劇場製作人,近年主要從事表演藝術研究,現職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項目經理。

 

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西西利亞狂想曲》

編舞:藍嘉穎《透明人間》、黃俊達《輕飄飄》、黃碧琪《太平山街71號》

評論場次:2017年3月19日 15:00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