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 目不暇給的《舞姬》

April 28, 2017

飾演勇士的古巴格雷米奧(Osiel Gouneo), 攝:Wilfried Hösl

 

第四十五屆香港藝術節在2月16日以巴伐利亞國家芭蕾舞團的《舞姬》作開幕演出,賣點是舞團首度訪港,難得難得帶來足版《舞姬》,在約兩個半小時的節目中把浪漫主義與古典芭蕾結合,展現了一台美輪美奐的芭蕾風景。《舞姬》無論在舞蹈的編排和形式、場面設計及服裝與佈景的安排都極為豐富瑰麗,加上四角關係的故事和滿有異國風情的印度背景,令舞劇極盡視覺之娛,同時在美妙悅耳的音樂襯托下令整個作品更為生色。

 

這個由帕翠斯‧巴特(Patrice Bart)根據佩蒂巴(Marius Petipa)原版改編的版本有異常豐富的舞蹈編排,除了芭蕾舞劇常見的獨舞、雙人舞及三人舞,亦有不少群舞場景,包括小組舞、慶典舞、遊藝舞,其中《幽靈之舞》是經典的羣舞,地位不在其後《天鵝湖》中的《天鵝之舞》之下。《舞姬》呈現的芭蕾舞步與技巧,包羅萬有又千變萬化讓人看得目不暇給。

 

劇中男主角勇士與舞姬及公主的糾葛透過男、女單人炫技、雙人舞和三人舞清晰表達出劇情。飾演舞姬的俄裔舞者麗姿科娃(Ksenia Ryzhkova)有一張典雅面孔,肢體動作幼細,手柔軟而有力,外型與技巧都甚討好。在幕一尾場訂婚大典壓軸出場一段獨舞,有不少蹲在地上張開雙手和抝腰動作,整體形態韻律優美。麗姿科娃在幕二的《幽靈之舞》呈現難度極高動作,如配合快速的音樂並煞停做出單腿腳尖支撐成個人的動作,可惜是她在第一幕第一場走向心上人時滑倒落地而失準。

 

飾公主的阿米斯特(Ivy Amista)的舞步設計較開揚寬廣,其在第一幕第三場中既有獨舞,也有跟男角的雙人舞,在快速的音樂下展現靈巧的節奏和動作。至於周旋在舞姬與公主之間的勇士,由來至古巴的格雷米奧(Osiel Gouneo)飾演。儘管格雷米奧外型普通,但他的男子芭蕾的炫技動作無一不精,在《幽靈之舞》中有不少發揮機會,全劇他與阿米斯特和麗姿科娃的雙人舞都各有特色。而在第二幕第二場神廟中格雷米奧與兩女角跳出優美的三人舞,拉、接、現、退的連還動作做出疑幻似虛的感覺,把幽靈與舊愛和即將成為他妻子的公主的三角關係在熱鬧的大典下更顯突出。

 

《舞姬》中有兩場極為盛大的場景,第一幕第三場王宮花園的訂婚大典與第二幕第二場神廟中的大婚,群舞展示了巴伐利亞國家芭蕾舞團的實力,加上亮麗的佈景服裝、道具和好聽耐聽的音樂,極為賞心悅目;至於譽為經典的《幽靈之舞》,數十位飾幽靈的女舞者穿著傳統的芭蕾短傘裙,每位慢慢走下一彎道,每向前一步,都要單腳站立,身體傾前,另一腿向後抬起至半空,看以簡單但極需講究平衡,這一場在燈光和舞台設計下展現芭蕾觸目而動人的舞姿。除了充足舞蹈,《舞姬》亦以默劇交待劇情,把複雜情節簡化亦是其特色之一。

 

======

鄧蘭

專業舞評人及專欄作者。

 

巴伐利亞國家芭蕾舞團 《舞姬》
藝術總監:伊戈‧澤林斯基

評論場次:2月16日 19:30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