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dancejournal_675x120.gif
15th hk arts development awards_舞蹈手札  67

[中] 頒獎禮上兩個沒有獲獎的舞作 — 訪問白濰銘和盤彥燊

May 7, 2017

 

 

 白濰銘的創作概念源於外形美觀的廁所泵。
攝:Elsie Chau 周金毅;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這兩個月不少劇場獎項相繼公布結果,其中「香港舞蹈年獎2017匯演暨頒獎禮」也將於下周三舉行,而活動當晚將邀請「香港舞蹈年獎獎學金」得主白濰銘(Ming)與盤彥燊(Wayson)各自表演一個舞作,作為頒獎禮中的表演項目。比起舞作內容,令我好奇的是,面對一眾準備上台領獎的前輩及同業,以及為了觀賞及恭喜得獎者才到場的觀眾,作為編舞他倆如何看待獎項,及更重要是以怎樣的方式及心情去面對這個與獎項無關,卻於獎項之中創作的舞蹈呢?以致訪問中我們並沒有針對他們的舞作如何,而多談及他們為何及如何構作。

 

訪談過後發現,兩位同為本地年輕獨立舞者,也曾因不同機會而出國作舞蹈交流一段時間的Ming與Wayson,不論性格、舞蹈質地、對舞蹈的理念也南轅北轍。例如Ming稱少有人找他合作或參與大型演出,而多是自己尋找創作機會,現時喜歡嘗試舞蹈的不同概念,喜歡鑽研不同方式切入舞蹈,怎樣的動能與物件互動關係,將成就怎樣的舞蹈形式;Wayson曾成立舞團,也喜歡編舞及獨自工作,不同於Ming,如果Ming是在外在身體及物理上追尋舞蹈的形狀,Wayson則完全相反地追求着內觀變化,從個人的感情,人與人之間的觸感,而化成的動作來完成不同的舞蹈。

 

然而如此不同的他們對於獎項的看法也一樣,均覺得評審的認同可以令作品在本地及海外得到關注,對於日後工作有幫助。但他們亦認為獎項與創作沒有太多關係,也不會為了得獎甚至為了遷就觀眾而跳舞,更直接來說,他們坦言編舞時當然會思考觀眾如何看待演出或應如何與觀眾溝通,但創作必須是由自身出發,找尋一些自己想要嘗試的地方,嚮往的美學,一些完全屬於自己的看法及方向。

(左)白濰銘 Pak Wai-ming

攝:Maurice Lai;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盤彥燊 Wayson Poon

攝:Maurice Lai;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思考舞蹈的原生

 

Ming現時希望在哲學層面上切入舞蹈,而他最關心的問題是「舞蹈是什麼」,或不同的空間及動能如何構成有趣的舞蹈。像他在訪談所說,如果我們有了觀眾,三個人坐下來的訪問的舉手投足,一個在錄音,另一個在抄寫,已是構成一個舞作,問題是要如何將這些物象與舞者的身體溝通、碰撞。誠然這不是什麼新的想法或概念,但以物理/物件出發,而思考舞蹈的原生模樣的舞者,在香港真的不常見。Ming說因為他身材矮小而少有團體找他表演群舞,使他多為自行工作的經驗,我反過來認為正因如此,他才會有更多獨立思考的機會,叩問自己要走的是怎樣的創作道路。

 

我早在兩個月前由黃大徽帶領的「共創實驗室」中,已看過Ming的作品《廁所泵》(Toilet Pump)的雛形,Ming看上「廁所泵」其形狀的美麗,及與它共舞時身體需要遷就或配合物件形狀,及身體被物件的吸力及旋轉力誘導出來的動能,而為舞者設計那從非自主移動到與物象交流的舞作,便是Ming想要建立的風格。

 

盤彥燊的創作《二線一點》(Intersection)

攝:Elsie Chau 周金毅;綵排場地贊助:CCDC舞蹈中心

 

 

一場身體的修練

 

對於如何創作的提問,Wayson說了一個很有趣的比喻,他形容對創作過程像一個「倒垃圾」的過程,我們有共識明白當中所指的「垃圾」並沒有負面意思,故我理解為他指將一個定期積存於在內心的思緒及想法傾瀉出來的意思。他認為過往每個作品也代表了他當時期的想法,原因是他把當時期或上一個舞蹈之後至該個作品的一段時期的所覺所想,成為舞作的養份,再從舞作中呈現出來。

 

當「倒垃圾」過後,他自身便有一種因為能與舞蹈這個盛載往事的具體之物溝通,而如釋去思緒壓抑的感覺,並把當時的積壓保留在舞作之中。例如他把因要出國交流而沒能見父親最後一面的感情放在舞作之中,當他把很多寫滿字詞的紙張企圖貼在必然會掉落的牆壁上時,最終卻有一張寫了「Love」的紙張沒有落下,他認為這是父親的一種回應。但我會更具體去想像這是舞蹈對於他的思念的一個回答,他的想念成就了舞蹈,而舞蹈也以不同的形式與他的內在互動。致使,Wayson著迷於藝術上的內觀呈現,也可能與這個經歷有關,無可否認的是他的作品往往內省與身體的修練,而嘗試一種把舞者的互動視為創作主體的規律。是次作品《二線一點》(Intersection)也一樣,舞者通過呼吸、動態冥想等來關注內在,從而觀察自身與物外,舞者與舞者的流動,便成為內觀溝通的具體呈現。

 

在頒獎禮上,將會上演兩個沒有獲獎的舞作,然而我一直在思考,它們又是否以表演這種方式,將同場的舞者、獎項、觀眾連繫在一起?如同白濰銘所說如果有所有的動態也可以構成一場舞蹈,那頒獎與獲獎,及當中的這兩個演出,又是否一場大型舞蹈中的一陣清新?又如盤彥燊所說,一切的互動,其實也有心性上的關聯?

 

這兩個置於應屆與來屆年獎時間狹縫的舞蹈,以這一種特殊的存在狀態,在舞台上自由地游動。

 

 

===

肥力

藝評人,劇場人,插畫人。 個人網站:www.felixism.com。

 

 

延伸閱讀:

[中]《「共創實驗室」— 開放的個人實驗》文:肥力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ENG] 周書毅眼中的香港 Hong Kong in the eyes of Chou Shu-yi - 錯位的相遇 共時的閱讀 Encounters from the Outside Readings from the Inside

December 10,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

Harlequin_FLOORS_Logo_Limited_Horizontal

過往出版  Past Publications

其他文章 More Articles

Please reload

© 2019 by the Hong Kong Dance Alli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