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 我不會遮蓋寂寞的眼—評伍美宜、李嘉雯《你我相對多麼遠》

June 10, 2017

 

舞者:李嘉雯 ;攝 :Steve Li 李昊@June's Production

 

四月的第一個夜晚,去看了場溢出了舞蹈的常規,卻回歸了生活日常的舞蹈作品:伍美宜、李嘉雯編創的《你我相對多麼遠》。

 

牛池灣的文娛廳撤去了尋常的觀眾座位,佈置得更像是一套兩室一廳的單位:桌椅、地毯、檯燈、畫冊、明信片……日常的道具建構出生活化的台景,而來訪者不僅可以席地而坐還能夠四圍遊走。身為表演者的伍美宜同李嘉雯混跡於觀眾中入場,似主人一般招呼各路客人,打破了觀眾與舞者、劇院與日常的二元劃分,為觀眾建立了另類的觀舞方式。

 

以近的距離製造疏遠感

 

兩位舞者一邊與「客人們」近距離聊天,一邊在「房間」各處放低一隻隻袖珍音箱,聲音中是一段段無頭無尾的獨白:「我識咗……」、「我記得有一次聽佢講……」、「我覺得佢可以……」、「希望你繼續加油」……越來越多的揚聲器散落在人們四周,越來越多的話語堆砌重疊,卻反而離間了人際關係。似是失去了與客人繼續周旋的興趣,兩位舞者慢慢退守至空洞的舞台中央,接著,她們同手同腳地舞動起來,讓兩人仿似互為鏡像,隔住塊玻璃,自言自語地共對方在熱戀。然而,卻在轉瞬之間,當實像與虛像失去了玻璃的隔離,當她們開始互相碰觸,亦同時開始互相纏鬥、互相撕咬、爭奪控制對方的權力……

 

身體上的距離離得越近,心靈上的罅隙卻愈發撕裂,只剩下靜謐無聲的舞台燈光和隱而不現的旁觀者們,在竊聽兩人的心跳。

 

舞者:(左起)李嘉雯、伍美宜 ;攝 :Steve Li 李昊@June's Production  

 

以遠的距離製造親密感

 

這場舞蹈越進行到後來,越來越不像「舞蹈」。「生活」、「藝術」、「舞者」、「觀眾」這一張張標籤理應各自為陣,保持距離,但這趟演出卻逐漸將它們之間的拉鋸變為嫵媚。直到演出的最後,伍美宜和李嘉雯再次游弋於觀眾之間,觀眾做什麼動作,她們就跟著模仿甚麼動作,這一來一去的模仿之間帶著些許童真的況味,充滿了想象的可能性;與此同時,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界限也愈發地模糊不清,建構了另一種與接觸舞蹈的方式。明明你是舞者,我是觀眾,明明我們之間的距離原該是那麼地遠,但當你不惜交出一切去試圖明白另一個人,雙方之間差距便漸漸變為極微。

 

世界不止一種想象,舞蹈也不止一種定式。舞蹈也可以如《你我想對多麼遠》這樣好像暢遊在遊樂場,有點幼稚,卻也可愛。

 

寫下這些文字,不僅是想為這場舞做出自己的注釋,更是我們曾互相遇見的印證,文字和舞蹈其實是異曲同工的。我們就這樣用各自用不同的方式,在藝術和創作中萍水相逢,「偶然看著同一片落霞」。

 

===

楊騏

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文學碩士。願以理智裝載感性,以文字書寫舞影。

 

《你我相對多麼遠》

創作表演者:伍美宜、李嘉雯

評論場次:2017年4月1日20:00 牛池灣文娛中心文娛廳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