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 匠心獨運,劇力迫人—談《芭蕾精品匯演》

August 10, 2017

《律動的神采》編舞:卓瑪‧伊羅;舞者:(左起) 金瑶、有水俊介、董瑞雪;攝:Conrad Dy-Liacco

 

香港芭蕾舞蹈團每年舞季閉幕節目都會呈獻一場當代芭蕾,為舞季劃上完美句號,更讓團員擔任編舞。這一點對舞團、團員及觀衆來説都是甚佳的安排;既顯岀舞團在舞蹈藝術上的多元,讓團員可以實習編舞工作,觀衆更可以欣賞古典芭蕾以外的當代芭蕾作品。

 

舞團當晚首先上演芬蘭舞蹈家卓瑪‧伊羅(Jorma Elo)的《律動的神采》;將莫札特及貝多芬的樂章,化作華麗的舞蹈,舞蹈員在優美無瑕的旋律及一遍湖水藍的舞台主調中,化作躍動的音符,演繹多個獨舞,雙人舞及群舞。觀衆一邊聆賞兩位古典巨匠的作品,一邊觀賞舞蹈員的舞姿,極盡視聽之娛的同時,更如暢泳於維也納的湖泊之中,悠然舒暢。 

 

氣氛一轉,舞團新銳編舞家江上悠及胡頌威以獨特的創作思維,重新演繹劇壇經典《卡門》(Carmen)。背景設置於一間布廠,以卡門的舊愛荷西(José)重返已廢置的布廠時腦海中的回憶為基礎;荷西腦海浮現的卡門,時而傲慢不覊,誘惑迷人,卻任人擺佈;時而天真純潔,美麗可人,卻沉溺於苦戀之中……編舞以卡門這兩個雙重性格的對比,重新描繪卡門熱情、野性、大膽、率性的經典人物性格。第一幕全黑色的主題;黑色的布幔及全身披上黑紗的黑靈魂,在荒廢的布廠遊走;對照荷西回憶中,與卡門妙曼的雙人舞所披著的紅色紗及兩人的盈盈笑意,形成強烈對比。劇中的卡門,為搏升職不惜利用自己的美色與工廠老闆發生一場孽戀。荷西撞破兩人纏綿之際,憤怒地刺死了工廠老闆,最後亦因為一腔妒火亦而將美艷的卡門殺死!可憐《卡門》中的男女主角不論是十九世紀比才(Bizet)的歌劇版本,還是今日江上悠與胡頌威的當代芭蕾版本,都敵不過人性嫉妒的弱點,亦逃不過為愛與妒而犧牲性命的宿命!

 

江上悠與胡頌威在整套《卡門》的處理上可謂匠心獨運,劇力迫人!他們充分運用了舞台的技術,如以黑紅紗的對比,鮮明地表達岀愛與恨,情與慾的對峙;更巧妙地利用多塊雙面鏡子將抽象的回憶表達得層次分明;當晚三位主角梁靖、葉飛飛及李嘉博都演得絲絲入扣,加上燈光與佈景的空靈設計,配合俄國現代作曲家謝德林(Rodion Shchedrin)充滿戲劇張力的《卡門》組曲,及Mike Orange的重新編曲,的確令港芭的全新《卡門》别具電影質感,兩位編舞技巧可謂更上層樓。

 

緊隨是布拉格舞蹈家季利安(Jirí Kylián)先以浪漫的手法糅合古典及現代芭蕾,融合於莫札特兩首動人心弦的鋼琴協奏曲的選段;A大調鋼琴協奏曲KV488慢板及C大調鋼琴協奏曲行板之中,創作華麗而感性的《片刻銷魂》(Petite Mort)。莫札特此兩首作品本身已是樂壇瑰寶,配合全男舞蹈員的西洋劍舞及凌厲的跳躍與舒情的舞步;燈光設計更參考妙地將舞台劃成斜體形的黑白兩色,既將現代芭蕾的視覺思維立體化,更將莫札特這兩首經典鋼琴協奏曲演繹得詩意溢然,浪漫動人。

 

舞團最後送上季利安新編莫札特的六首德意志舞曲(Sechs Deutsche Tänze),短短20分鐘內,全舞將莫札特獨特的幽默睿智、原曲的輕快愉悅、化成六段搞笑荒誕的舞段,台上十位儍氣兮兮的男女舞蹈員,在十八世紀的誇張服裝及化妝下,化身成莫札特喜歌劇的儍瓜角色,將莫札特這套經典的舞曲,演繹得令人捧腹大笑之餘更不失當中的典雅氣派;彷佛聽到莫札特豪邁的笑聲!筆者之前亦欣賞過其他外國舞團演繹此曲,可是都略嫌嚴肅拘謹,不及季利安這個港芭的版本,將莫札特樂觀幽默的率性,演繹得淋漓盡致;當然舞團團員多年的舞藝及精湛的演技,實在應記一功。

 

 

===

Jonathan Ho

畢業於École Philippe Gaulier UK,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專業會員、香港大提琴家協會會員、環球管理學會榮譽顧問、持續進修基金及毅進計劃講師。

 

《芭蕾精品匯演》

編舞:伊羅、江上悠及胡頌威、季利安

評論場次:2017年5月27日19:30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