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獨.蝸》、《純生》預覽:以反常與迷失的路探尋人性

September 7, 2017

《純生》舞者:(左至右) 李嘉雯、盧敬燊及張嘉怡。攝:張志偉

 

「變態是符合人性卻背離理性的行為。」博柯在《瘋癲與文明》中如是道,反過來說,合乎文明理性與社會規範,就是一種「正常」行為。這次舞蹈新鮮人帶來的兩個表演,由作品名的四個字已有所顯露-《獨.蝸》的離群孤獨;《純生》的規範扭曲,訊息雖說是「刻劃人性的迷宮」,內容卻觸及各走極端的「不正常」。

 

《獨.蝸》舞者:陳頴業(下)、李振宇(上)。 攝:張志偉

 

《獨.蝸》由編舞程偉彬(Rex)照顧長期病患親人的經歷出發,表現出病患者的痛苦;照顧者的同情卻無能為力,反成為無情的傷害令病患者更感孤獨傷痛。以舞蹈表現病患甚有難度,因為有力的舞姿會令觀眾覺得無病呻吟,但《獨.蝸》卻是例外。《獨.蝸》的編舞都較為有力,四位舞者各有不同舞蹈功架,在群舞中表現各人的獨特姿態,在舞台上回歸個體的舞動本身,似各擅勝場,卻又呈現出一種貌合神離的關係。作為病人的舞者以受限的形體及疾病的象徵動作,令人體會到病患者的困苦,同時照顧者在旁舞出誇張的武藝動作,對比之下,病患者更見衰弱,照顧者卻顯出其暴力一面。配上在不同獨白與都市音效的背景下,病患者感受的疏離感更為強烈——觀眾必須理解病患的痛苦無可進入,只能繼續作為一個旁觀者去體會。最終,離群者淪為受綁的觀賞物,被遺棄在人群之中,精神壓力由開場一直延續至燈暗之後。

《獨.蝸》舞者:(左至右) 李振宇、梁皓棕、陳頴業及李匡翹。 攝:張志偉

 

對比《獨.蝸》中富有個性的舞者們,《純生》走著另一個極端,全劇由坐在滑動椅子上的舞者「構成」。說是「構成」,因為動作完全去除個體性,舞者以身體作為畫面元素,組合並形構出整體意義,作品內容卻是以遊戲為主軸。邱加希(KT)非常著力於以作品帶出社會意義,去個體性與遊戲之間的思考,就是有沒有個人想法和選擇的辯證。舞姿動作失去個人特性,舞蹈卻又以看似即興遊戲一樣表現出來,到底要主導還是跟隨?主導又是否只是模式使然?舞者不得以在被動受控與主動發生之間掙扎。在節奏、距離與模式的探索中,完成一個又一個考驗,這些考驗似乎具有成長與教育的象徵元素,成長過程經過不同的階段,從中把一個又一個人性與慾望抑壓成型,成為受社會塑造的「正常人」。劇中另一名表演者,卻極簡重複地演繹,令演出染上Robert Wilson式的意象劇場氛圍,拼合其他舞者的表演,更看到規律之下的荒誕及反人性。

《純生》舞者:(左至右) 盧敬燊、李嘉雯及張嘉怡。攝:張志偉

 

兩個作品都以多元及具象的手法,異常地表現出現實的沉重無奈,那種反常、非理性、失去規範、甚至是變態的情狀,卻都是在思考社會與人性之間的矛盾的不二途徑,如果人性失陷在幽暗的迷宮裡,《獨.蝸》與《純生》就是帶你走進迷宮的兩條殘酷的路。

 

 

 

演出資料
「舞蹈新鮮人」系列

 
程偉彬《獨.蝸》
舞者:陳頴業、梁皓棕、李振宇、李匡翹
 
邱加希《純生》
創作舞者:張嘉怡、李嘉雯、盧敬燊
演員:譚玉婷
 
8-9/9 (8pm); 9-10/9 (3pm)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節目長約1小時10分鐘,包括中場休息
門票即日起於城市售票網發售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