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舞知之孜:舞蹈的動覺理解與欣賞

舞知之孜

 

舞蹈的動覺理解與欣賞

 

Noël Carroll及William P. Seeley提到John Martin的「元動覺」(metakinesis)理論是受到Theodor Lipps早期移情(empathy)理論所影響。Lipps指移情乃我們知覺非動物(inanimate object)內在動態的肌肉反應。例如我們看到大理石及羽毛時會有不同反應。既然知覺非動物也如此,Martin表示我們看到與自己相同的身體舉手投足,反應理應更強烈。故此,舞者舞動時正正讓觀眾內在地模彷舞者的動作,繼而喚起同情共感的聯想。

 

Carroll及Seeley認為「元動覺」及「動感轉移」(kinetic transfer)是我們的交叉感覺運動(crossmodal sensorimotor) 感知能力,用作理解及經驗動作。這能力是我們知覺舞作的重要因素。他們的文章將探討及回應舞蹈裡「動感轉移」面對的挑戰及問題。

 

「動覺」(kinesthesis)在舞蹈裡是否可能

 

「看舞」不就是「看」嗎?為何需要額外牽涉動覺呢?即使欣賞舞蹈同時用上動覺,觀眾又能藉此理解舞作意思嗎?

 

Carroll及Seeley參考神經科學及心理學的選擇性注意(selective attentional)的偏向競爭模型 ,並提出動覺感知能力是結合運動能力、骨骼肌肉、體感、視覺及聽覺的過程。交叉注意網絡(crossmodal attentional network)的綜合系統偏向於知覺環境的判斷線索(diagnostic cue)。這些感官線索與一連串相關的類別知識(categorical knowledge)比較,認知並預期視域顯著特徵的位置,形成知覺與注意力不斷重複辯證的迴路。

 

舞蹈及辨認動作的知覺過程依賴於「皮質感覺動作迴路」。當中的前運動區塊、運動區塊及體感區塊相互聯繫,組織成一幅肌肉組及身體部位相對位置的圖譜。這些區塊協作使得我們能夠運用身體動覺,整合我們理解及回應行動的關鍵知覺特徵。

 

行為研究運用光點動畫發現人單單知覺關節的協調動作,便足以識別他人的行為及其動作的表達素質。這種能力更只限於辨識生物動作,與辨識一般物件不同。這種交叉感覺運動過程,有助知覺理解舞蹈抽象脈絡下編排動作的的運動、動力及表達素質(expressive qualities)。自然欣賞舞蹈時亦大派用場。

 

(讀者可嘗試觀看這光點動畫,看有否上文提及的反應。)

 

「動感轉移」對解釋舞蹈藝術溝通相關與否

 

前文提到我們的知覺會偏向某些判斷線索。這些線索便是編舞與觀眾溝通的基礎。編舞會用舞者的身體構思舞作語彙,使觀眾經驗到的與舞者經驗到的類同。這些語彙在特定脈絡下會成為判斷線索,引導觀眾看哪裡及看些甚麼,藉此投入舞作、還原作品內容。

 

Carroll和Seeley表示這些特定脈絡與不同舞種的特徵動作相關。正如上期Montero的文章提到,人對練習過的動作會有更強烈的動覺反應。這些切身經驗在動覺溝通過程相當重要。不過有些近期的研究提出,人如果經常觀看某個舞種,熟悉的視覺經驗有時亦能觸發類似的身體反應。當具備特定脈絡的觀眾知覺到舞作特定的判斷線索,便能理解該舞作的內容。

 

「動感轉移」與舞蹈鑑賞是否密切相關

 

Carroll和Seeley最後重申他們提出的並非舞蹈理論。因為感覺運動過程與生物動作的表達有關,而不局限於舞蹈。運動知覺未必可以構成審美意義,讓人判斷某作品好不好。不過,認識動覺溝通的模型有助了解我們如何辨識編舞動作的動覺與表達特質,而了解感覺運動的線索亦擴充我們對舞蹈的欣賞。

 

下期《舞蹈手札》將討論Graham McFee的文章。

 

註:本文主要參考 Noël Carroll & William P. Seeley, “Kinesthetic Understanding and Appreciation in Dance” in The Journal of Aesthetics and Art Criticism, Vo. 71, No. 2(Spring 2013), pp. 177-186.到底接受過舞蹈訓練的內行人會否更能夠全面地欣賞舞蹈呢?

 

 

 

===

馮顯峰

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碩士,專研康德哲學及美學;藝術行政人員及舞蹈撰稿人。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