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舞知之孜:消除二元論:John Martin論舞蹈鑑賞

舞知之孜

 

消除二元論:John Martin論舞蹈鑑賞

 

Graham Mcfee在文章開首引述David Best的觀察:大部分舞蹈理論都屬於不同形式的「二元論」(Dualism)。這些理論都在解釋心理與生理間的關係,例如:心靈狀態與大腦狀態、符號意義與舞蹈動作等。Mcfee認為無法論證成二元的關係,因為:(1)我們無從獨立查證他人的心理或生理狀態;(2)每人也無從感受他人的痛楚;(3)每人的感受是獨特而毋須與別人的感受相符;(4)各人對舞蹈作品的反應不太可能同一;(5)我們無法從大腦的個別事件推論出如何鑑賞舞作。Mcfee引用Gottlob Frege的看法,帶出好作品與差作品都能各自有其因果故事。理論家集中探討當代科學與舞蹈理解間的因果關係無助我們鑑賞舞蹈,舞蹈欣賞與解釋應著眼於編舞及舞者所作的選擇。

 

John Martin的理論有同樣的問題嗎?Martin行文裡將「元動覺」視作一種獨特的感覺樣式(sensory modality),就像「第六感」般。觀眾藉這第六感直接接收表情動作背後編舞的主觀意義。McFee認為這種二元論式的因果答案與我們如何鑑賞舞蹈無關。即便觀賞舞蹈時會有各種身體反應,例如:腳拍打著節拍、屏息靜氣,也不能就此解讀作該人欣賞所看的舞蹈。藝術鑑賞除了「看見」作品的物理特質,更必需認出作品的藝術特質,將舞者的動作「看作」有所意義。部分藝術特質(如:風格)更無法通過感官感知。故此,我們毋須找出二元間的因果關係,反而應該了解舞蹈藝術家與動作的意向關係。當中牽涉的並非特殊的感覺模式,而是掌握相關的概念及舞蹈差異的敏銳度。既然藝術家的意向體現在舞作裡,觀眾不需要讀心術般的「第六感」接觸編舞的心靈,只要仔細觀察作品本身。

 

觀眾一般欣賞舞蹈時,也是於一定距離以外知覺舞者的連串動作。這種非接觸式的感覺,Mcfee稱之為「投射式感覺樣式」(projective sensory modality)。除了視覺與聽覺這兩種「投射式感覺樣式」,欣賞舞蹈是否需要額外的「投射式感覺樣式」呢?Mcfee引述了Ian Waterman的個案:Waterman大部分的感官神經纖維被病毒破壞,使他無法通過內感感覺自己身體。即使Waterman的運動神經纖維沒有被破壞並持續有反應,但他還是處於癱瘓狀態、動彈不得。不過,Waterman慢慢通過視覺成功控制他的身體及動作。

 

就著這個案,Mcfee認為既有知覺能力便足以欣賞舞蹈,而肢體運動不用額外的感覺樣式。Martin所說的「元動覺」應該視為一組讓人辨識及享受舞蹈的能力,而不是直接的感覺樣式。如此重構Martin的觀點,便可避免二元論的毛病。

 

既然鑑賞舞蹈不涉及額外的「第六感」,即便舞者觀賞舞蹈時或會對細節更敏感,也只是建基在如視覺般的知覺能力之上。每個人也可以藉著不同的訓練,培養鑑賞舞蹈的敏銳度。舞蹈訓練也只是云云訓練的一種。反而,舞者聲稱舞蹈時的第一身感覺,Mcfee認為不是欣賞舞蹈的關鍵。因為欣賞舞蹈是將看見的動作看作舞蹈,而舞者的內在主觀情感是無法看見。

 

總括而言,「元動覺」是一種理解舞蹈的能力,而鑑賞舞蹈的能力是人所共有,非舞者專享。若有意聲稱舞者獨有欣賞舞蹈的能力,則不能只提出二元論框架下的神經生物學作佐證,而要在舞蹈脈絡裡指出舞者如何更不會錯誤理解舞蹈。Mcfee表示凡人(非機械論主體)能通過學習及練習理解及欣賞舞蹈,正是Martin理論的洞見。

 

下期《舞蹈手札》將討論David Davies的文章。 註:本文主要參考 Graham Mcfee, “Defusing Dualism: John Martin on Dance Appreciation” in The Journal of Aesthetics and Art Criticism, Vo. 71, No. 2(Spring 2013), pp. 187-194.

 

 

 

 

 

===

馮顯峰

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碩士,專研康德哲學及美學;藝術行政人員及舞蹈撰稿人。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