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 假如紫玉舞動成煙 —預覽香港舞蹈團《紫玉成煙》

August 10, 2018

 

攝:Michael CW Chiu

 

每對情侣都有定情信物,每齣舞台劇都起碼有一個物件作為舞台符碼。貫穿唐滌生所改編的《紫釵記》,就是小小一枝紫玉釵,卻構成充滿矛盾和張力的象徵:本身「上有雙喜、下有紅繩絲絲纏」的形態象徵定情連結,「紫玉燕珠釵千金買來」成為權貴借勢壓人的工具,構成人人難逃的命運播弄,李益偏利用它來「吞釵拒婚」表達對抗。對於香港舞蹈團和桃花源粤劇工作舍合作的舞劇《紫玉成煙》,我們大抵好奇,怎樣把命運中的愛情、壓制和抗逆意志,甚至同卞之琳〈斷章〉中交相換置的凝視,放在這相當固定的經典文本上,重新付予多重的想像。

 

 

假如一枝紫釵面對多重選擇

負責文本創作並同為聯合導演的吳國亮認為,原劇高潮〈論理爭夫〉所表現的反抗並不常見。現在人愛爭產、爭權、爭風;爭仔?連命也豁出的能有幾人?唐滌生所創造的主角,以驚人意志對抗權威操控:〈蝶影紅梨記〉的謝素秋只是名妓,卻拼死擺脫相爺的色慾操控;〈再世紅梅記〉的李慧娘只是歌妾,卻為一見所鍾之情,拼死拒絶以色相交換長期飯票;〈帝女花〉的公主駙馬亂世不去避世,拼死交換國破家亡僅餘的尊嚴。這是戲劇性情節所製造的幻象嗎?人面對舛駁的命途、不濟的時運,「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人怎麼面對抉擇?正如這場舞劇,設置在黑盒劇場裏表演,就是一種選擇。觀眾如何進入,端視乎他所在的位置。在井字形舞台裝置上跳舞,不同的觀眾看見不同的角度,這主觀鏡並不像傳統的劇院舞台,觀眾像觀照一面鏡子──你坐在台下看舞蹈,跳舞的人在台上看你。很多選擇很多視角像很多面主觀鏡,四邊環繞的觀眾儘管還保留「食花生」的抽離,冷不防,此刻你是受打壓的霍小玉,下一刻難保不變成好打不平的黃衫客,甚至借權勢欺壓弱者的太尉,或原本只為求保命保烏紗而求權宜之計的夏卿,這就是人性,這是我們的人生。

 

假如觀眾投資一場跨界實驗

我們如何拆解命運呢?命運使人性變得扭曲,角色顯得跳接,三面投射的影像,橫豎相交的舞台,直面觀眾的締視,受舞者身體受抑壓所呈現的扭曲抑壓,甚至反彈的動作感染。這的確值得期待。身體像人生,有時命中注定要是把靈魂局束住。面對的固有的體系捆綁,有時是一種裝組式的固有,如果身體是固網,文本也是,大戲的造手排場程式也是,當身體的主體打開,伸延,蔓出一種內裏拼發的話語力量,身體就成為靈魂的承載者,如是,主體釋放了身體,身體便是文本。

 

這就是命運,這就是對人生的敲問。這場實驗,如果成功的話,每種藝術媒介也有自己生成的傳統,然後每個銳然發現的藝術家也在對抗所處身的媒介的限制。這不是命運,這是命定。你不一定重遇任白和他們的氣場,因為紫玉成煙後,全新出發。你來,不是消費一個重編《紫釵記》的舞劇,而是投資在一場實驗舞劇,你不是來看群舞是不是齊整,是不是人多,是不是視覺效果吸引,而是願意讓粵劇和舞蹈重置,把各種可能釋放出來。可能,對面的觀眾看舞也在看你,你就是這舞劇的創造者,參與者,能動者,拆解者。觀眾期待甚麼?期待他是願意投資在編創舞台的實驗、不斷用想像來接收突破、尋找藝術可能的創作性觀眾Creative Audience1,即使結局不似預期,也參與了一場創作。
 

攝:Ka Lam
 

假如演出為了逾越可預期的安舒

擺脫固有觀念,粤劇又如何植入舞蹈?楊雲濤在綵排時表示對整個作品還有未可知的感覺。他作為編舞和導演,不再是指點江山,由本我出發建構舞台形象,反之,他讓每個藝術參與者成為持份者和促生者。讓舞者和戲曲演員自己的專業開展,導演成為進行中,音樂、舞動、意象、關係流動的成存,催化劑,博奕者,守護人。

 

舞團用一種接近即興編創的方法,按著吳國亮重編的文本、黎宇文的概念、楊雲濤的編舞、各部位及演出的藝術工作者,通過一場彼此介入的編創過程,全場流動的音樂,舞台空間中黎宇文設定的影像氛圍作為穿越性的軸線,盼望達成一種意念和情感一致、審美力量飽滿的演出作品。

 

正如英國劇團Fol Espoir藝術總監John Walton提出的〈編創劇場Devised Theatre十種創意性協作Creative Collaboration的提示〉2,沒有牢固文本的安舒區作保護網,創作人傾心於原典材料,卻不會為之抓狂,不同部位的人都投入自己來協作。不過John Walton的理論指向搞笑的鬧劇,霍小玉和李十郎是悲劇人物,綵排中即興improvisation實驗,又不可跟傳統大戲即興性同日而語。粵劇演員的唱造和舞者的dynamic躍動性推動一切的變化,創作人深入骨髓的逆向,以陌生化familiarization的方法,向不設限的結局挑戰。

 

1 Noël Carroll, “The Creative Audience: Some Ways in which Readers, Viewers and/or Listeners Use their Imaginations to Engage Fictional Artworks”, in Elliot Samuel Paul & Scott Barry Kaufman ed., The Philosophy of Creativity: New Essays, New York: OUP, 2014

 

2 John Walton, “Devised theatre: ten tips for a truly creative collaboration.” in The Guardian, Dec 16, 2014.

 

 

===
節目詳情
香港舞蹈團《紫玉成煙》


31/8 – 2/9(五–日)19:45

1– 2/9(六–日) 15:00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詳情: http://www.hkdance.com/performances/waitingheart?lang=tc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