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究竟舞蹈的邊界在哪?何謂舞蹈?舞蹈的盡頭是否可以毫無動態?在時代的巨輪下,舞蹈定義歷經更新轉變,本地舞蹈創作人亦積極實驗各種可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踏入第三年,繼續在本地藝術圈收割展現舞蹈多元性的作品,向大衆展現舞蹈的不同面向,融合傳統、裝置、戲劇等不同元素,展現本土特色,拉闊本地觀眾對舞蹈的印象,啟發更多思考並引發討論。

 

《舞•師》;照片由賽馬會藝壇新勢力提供

 

《舞•師》— 尋找屬於香港的現代舞

文:李夢

 

最近數年,編舞家楊春江一直在研究「舞獅」。這種民間藝術糅合武術、舞蹈、戲劇、雜耍、木偶戲與打擊樂等諸多元素,卻較少為現代舞者及編舞關注,這不免引起他的好奇。

 

在楊春江眼中,如今香港的舞蹈教育,要麼跟隨西方傳統,要麼從傳統中國舞裡汲取養分,少有人嘗試從舞獅等嶺南民俗與風物中尋找可以借鑒的元素。而當他潛心研究,才發覺舞獅中不少技術和創意,於他而言「很適合當代舞者吸收」。

 

作為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的重點節目之一,將於11月9日及10日在活化古蹟虎豹樂圃中演出的《舞•師》,正是傳統與現代之間借鑒、轉化及再詮釋的例證。從2017年首演以來,該作品已在香港以及杜塞爾多夫等城市的不同場地演出,並因應演出的環境調整,不斷發展、深化,令到作品有機成長。

虎豹樂圃的前身是1935年建成的虎豹別墅,由人稱「萬金油大王」的胡文虎建造,糅合中西建築風格,亦見證香港社會數十年流轉遷變。今次在極富香港特色的歷史建築中演出《舞•師》,愈發突顯環境舞蹈特質,強化舞者與空間、所聽與所見之間的互動。空間不再僅僅是編創意念的載體,而成為作品不可或缺的部分。「我希望觀眾發覺,這次舞獅表演只有在虎豹別墅這地方才能做到。」楊春江說。

 

今次演出不單環境獨特,亦穿插跑酷和電子音樂等新鮮元素。編舞自稱「貪玩」,熱衷尋找新花樣。他在傳統與當代之間遊走,四處採擷,再匯聚糅合,建構屬於自己的創作語彙。「如果將傳統與現代刻意分開,就很難將兩者真的結合在一起。」在楊春江看來,舞獅的鑼鼓點與電子音樂的節拍之間、跑酷與現代舞之間,均有相似兼共通之處。

 

「創作就是要做一些作者本身都未必可以預想到結果的東西。」楊春江說,期盼不論編創者抑或觀眾,都能從新舊之間的碰撞與互動中,找到驚喜、啟發與思考。

 

 

《So Low》;照片由賽馬會藝壇新勢力提供

 

 

《So Low》— 與時間共舞

文:藝文記

 

《So Low》是本地資深舞者黎德威創作的首支長篇舞作,作品名為《So Low》,既取意「黎德威(Wai)之獨舞(Solo)」,又指向人類於時間長河中渺小的、卑微的存在。「時間」是《So Low》的創作主題,「很多時,情緒都是由時間所帶動,等車太久,你會焦躁;旅行前夕,你會興奮;很多人喜愛回憶,這更加是時間與情緒的交織」,透過自編、自跳,黎德威開展了一趟對時間與自身、時間與人類等關係的探索之旅。

 

《So Low》採用簡約舞台設計,除了數面投影屏幕,就只有一根巨大木柱,其中一頭尖如筆狀,橫放地上跨越半個劇場,豎立起來則連接地板與天花,屬舞作重要符號,甚至是關鍵「舞伴」:開場過後,舞者背上木柱,緩慢向前;臨近結尾,舞者放下木柱,走向劇場深處,並在出口之間徘徊、糾結。

 

舞者與木柱之間,始終維持微妙關係,一方面舞者利用木柱創造出不同動作、畫面,另一方面木柱限制了舞者舞動的範圍、速度及力量;大約一小時的演出內,舞者不斷舞動:時而拖著木柱緩緩前行、時而背上木柱原地自轉,甚至與投影屏幕上的多個自己共舞,體力要求相當之高。

 

《So Low》首演於2017年年頭,行內評價甚高,藝評人盧偉力博士形容,這支獨舞「呈現了一種大家感同身受的生存處境⋯⋯ 表述受壓抑個體的處境和生命態度」;不約而同,文化評論人洛楓亦指舞作「如鏡子般折射了香港的生存狀況」,可見編舞兼舞者黎德威對生命、對生活具有敏銳洞察力,更成功用肢體承載宏大的概念、用動作呈現複雜的狀態,殊不簡單。

 

作品十二月重演,黎德威將會調整整支舞作,「兩三年前又比現在年輕,身體的記憶告訴我,首演時候有一種比較年青、比較澎湃的爆炸性,那種力量已經不同了」,今次則會鑽研更多有關精準度、空間及線條等不同方面。經過接近三年的持續發展,《So Low》到底會以一個怎樣的形態再見觀眾,令人好奇。

 

《舞.雷雨》;照片由賽馬會藝壇新勢力提供

 

《舞.雷雨》— 將經典拆解重煉的跨界創作

文:袁潔敏

 

經典之所為經典,是因為創作定必接近人性千古不變的一些特質。《舞.雷雨》於2012年首演,是鄧樹榮、邢亮與梅卓燕三位來自劇場和舞蹈界別的知名藝術家的一場創作。創作的核心是劇作家曹禺1933年所寫,家傳戶曉的經典話劇《雷雨》。故事背景為民國時期的天津,劇中少爺和侍女相愛卻是兄妹這種戲劇情節,在時代的轉變下漸成俗套。然而《舞.雷雨》的演出中,即使服裝、佈景、人物形象依然保留其時代背景,創作人卻以舞蹈為故事載體,去掉舊時代的對白,直接帶觀眾走進大宅內角色之間的內心世界,反而讓人更接近人性永恆不變的善惡愛恨。

 

《雷雨》本是一個複雜的劇本,角色之間的權力關係一環連接一環,批判封建社會底下迂腐的階級、道德觀如何操弄人的命運。《舞.雷雨》將故事重心由眾人遭遇的變化,轉移到他們之間關係的張力和情感本身,情節和角色也有所簡化。演出開始,導演利用典型全家福的景象清楚表達六個主要角色的關聯:大宅主人(周樸園)和被拋棄的侍女(魯媽),被束縛的夫人(蘩漪)和與之不倫的大少爺(周萍)、還有不知自己和大少爺原是兄妹的女侍、叛逆的二少爺,六人的動作簡單而清晰,呈現角色在故事中的狀態。

 

鄧樹榮的創作一向以簡約見稱,《舞.雷雨》的舞台設計如是,舞台上只有圓桌、凳、沙發和百寶櫃。演出利用最少的道具和舞台設置,幫助舞者表達角色之間的互動和情感交流,讓觀眾更專注觀看舞者本身,看出身體如何隨節奏轉變,表達角色心理。同時間,編舞亦有設計有些貼近日常生活的動作:步行、坐臥、拿起或放下藥碗;角色之間的相互對峙,透過戲劇性的處理,每一幕舞蹈情節亦不致過於抽象。台上的既是舞者,也是演員,利用肢體說話,反而將經典劇目耳熟能詳的劇情重新開拓更多想像空間。

 

 

 

 

=

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Jockey Club New Arts Power

 

《So Low》So Low

 

編舞Choreographer/舞者Dancer: 黎德威Lai Tak-wai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 Multi-media Theatre , HKICC Lee Shau Kee School of Creativity

 

6/12 (8pm); 7/12 (3pm)

 

節目詳情 Programme Details: https://bit.ly/337k20L

-----------------------------------------------------------------------------

《舞・師》Contempo Lion Dance

 

藝術總監Artistic Director/編舞Choreographer: 楊春江 Daniel Yeung

 

虎豹樂圃 Haw Par Music

9-10/11 (6:15pm)

 

節目詳情 Programme Details: https://bit.ly/326r98o

-----------------------------------------------------------------------------

《舞.雷雨》Thunderstorm

 

改編Adaptation/劇作指導Dramaturgy/導演Director: 鄧樹榮Tang Shu-wing

聯合導演Co-directors/編舞Choreographers: 邢亮Xing Liang、梅卓燕Mui Cheuk-yin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 Multi-media Theatre , HKICC Lee Shau Kee School of Creativity

13-14/12 (8:00pm)

 

節目詳情 Programme Details: https://bit.ly/2C3tSVy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 探索舞蹈的邊界 — 預覽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November 6,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