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三個一模一樣的人

December 10, 2018

攝: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邱加希對未來的想像是一首狂想曲。她想創造一個陪伴自己的複製人,那不是電影《HER》內,跟主角互生情素的人工智能;那是不論外在與內在也與邱加希一模一樣的「人」。

 

「創造一個複製人,也許是因為缺乏安全感。我渴望被認同,渴望感受別人與自己同在。」以當代的科技,複製一個身心與自己一樣的「人」,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一切也是想像,邱加希用舞者的身體建構幻想世界,便成了舞蹈新作《I.I.I》In Ideal Illusion。作品將在2019年1月《起跳2019》中首演。

 

 

不追求獨特,可以嗎?

創造複製人,為了讓自己有個玩伴,但為何要弄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這個世代,大家都追求與別不同,但個人的獨特性已不能勾起邱加希的好奇心。「我們平日在街上,看到不同人,不會有特別記憶及感覺。但若然在街上,每一個人的五官、身高、打扮都一樣,我會好奇,你會有什麼反應?」她笑言追求一模一樣才最困難,那是人類下一步會挑戰的事情。「我有一點好奇。上舞蹈課,學一樣的動作,也沒可能做到一模一樣。」

 

外表一樣後,內心也能一樣嗎?邱加希想像的複製人,連自己所感受的恐懼及痛楚的程度,也能了解。「然後我的作品會討論,如何跟一個與自己一樣的人相處。我是為了看到自己的存在,才要一個一模一樣的人?還是要一凹一凸?我想面對自己,還是要一個複製人幫我完成一些事?編舞之前,我沒有刻意去設定,這些可能性都會在作品出現。」

 

舞者是拍檔

邱加希是個玩味很重的編舞。過去的作品,如《圄》、《純生》、《睇我唔到》等,總是以新穎的表達手法,先吸引觀眾的目光,再表達她的想法。這一次,邱加希找來三位舞者。她不打算讓觀眾知道,誰是人,誰是複製人,誰是建構者,也不定明三人的關係。「只有兩個舞者,別人會以為是鏡子。若有三個人,已經算是一個團體,社會性強一點。」三個一模一樣的人在劇場內舞動,那份曖昧不明關係,呼應着作品的名稱——《I.I.I》In Ideal Illusion,簡稱看起來像英文大寫的三個「I」,也像小寫的「l」。「他們好像一樣,仔細看才發現不一樣。」

 

沒有設定,沒有答案,邱加希也坦言創作這套作品並不容易。「身體不容易表達內心世界。認知了內在,再了解身體的反應,那是很困難的事。」讓想像與身體並行,舞者是邱加希的重要拍檔。「作品的主題比較虛,是探討式的。我沒有必然的答案,很多時候是舞者告訴我。」排練初期,邱加希嘗試在即興練習中加入角色扮演。三名舞者中,有扮演真人,也有扮演複製人。「最後,大家都猜不到各自的角色,大家都亂了。」但仔細分析他們的動作與動機,即使是很微細的誘因,也能衍生對題目的另一演繹。

 

一致的慾望

《I.I.I》In Ideal Illusion涉及對未來的想像。除了考驗創意,也考驗舞者的身體能力。邱加希要營造三個一模一樣的人,不只是要舞步整齊,甚至連步姿和態度也要一致。「即使同一個人跳,也不能每一次跳都有一樣的力度與幅度。每當三個人跳長一點的段落,便見到無限的瑕疵。」邱加希笑言,這是對舞者身體認知的挑戰,連她本人也做不到。「如果我要跳,肯定是必死無疑。我是一個講求個人風格的人,不可能做到一樣。」

 

在不斷複製的過程中,舞者的身體會變得不一樣。「他們每天也跟自己溝通,擴大自己動作的幅度。」但即使大家做到一樣,邱加希也坦言不可能滿足自己的慾望。「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就可以了解我嗎? 到最後,或許我不想再有複製人的存在。你會討厭自己,因為人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完全了解自己。」或許,人與人之間的不同更值得花時間珍惜。

 

===

演出資料

起跳2019《I.I.I》

 

編舞:邱加希

創作舞者:陳樂軒、盧敬燊、曾詠暉

11-12/1/2019 (8pm)

高山新翼演藝廳
節目資料: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36807113785713/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ENG] 周書毅眼中的香港 Hong Kong in the eyes of Chou Shu-yi - 錯位的相遇 共時的閱讀 Encounters from the Outside Readings from the Inside

December 10,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