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HKDA2020 DJ website banner 675x120 b_101
Dance-Journal-ebanner-(675x120).gif

[中] 聰明的小題大造﹕論陳曉玲《Lördagsgodis》、莫嫣《Moha》

December 10, 2018

 《Moha》;攝:Kalam

 

今屆「舞蹈新鮮人」請來了陳曉玲與莫嫣兩位青年編舞獻出新作,分別是《Lördagsgodis》和《Moha》。兩個作品所探索的主題或許很個人,思考也不算很深刻,但在表現形式與身體能量上,卻有一份難得的直接與新鮮,令人印象深刻。

 

主客二重的記憶

陳曉玲的《Lördagsgodis》作品名字來自瑞典的週六糖果狂歡日。此狂歡日源自上一個世紀四、五十年代,瑞典的Vipeholm精神病院進行了一場大型蛀牙實驗,容許住院的精神病人進食大量糖果,藉以研究進食糖果與蛀牙有否因果關係。結果証明大量進食糖果會導至蛀牙,而瑞典醫管局則建議父母一星期只有一天容許子女進食糖果,這也是週六糖果狂歡日的由來。

然而,陳曉玲的《Lördagsgodis》卻非關糖果,它的真正主題是記憶,作品名稱「週六糖果狂歡日」只是個比喻:「記憶亦好像包裝得漂漂亮亮的東西,其實亦潛藏危險,你卻不知道危機何時爆發——正如糖果讓人回味,總是想要更多,但潛在的痛苦後果,卻是一個unknown。」1

 

《Lördagsgodis》探索記憶的虛實、真假與異質性,呈現的方式則是倒行與二重性的意象。在回憶當中,我們很多時都會觸及一些碰過的人和事,它們一個陌生人的神秘微笑、火車車窗上陽光變化的景像。有趣的是,《Lördagsgodis》卻透過二重性的意象將回憶者一分為二(分別由陳樂軒與許俊傑飾演):一是回憶者自身,一是被回憶所者憶及的回憶者。換言之,一是主體,一是客體。於是,我們一方面會在舞台右側看見舞者緩緩前行,另一方面卻看見另一舞者以近乎反地心吸力在左側的牆上向着相反的方向前行。在這裡,到底誰是記憶的主體?誰又是記憶的客體?觀眾一時之間大概也不會搞得清楚。又或者,在記憶中的自己會否根本就是來自他人?我們把他人植入的記憶錯誤地視為己出?陳曉玲曾在一篇訪談提到這個可能性2,但《Lördagsgodis》的演出卻沒有就此充份開展。

 

至於倒行的意象,無疑把《Lördagsgodis》中的二重性推到一個更複雜的境界。在《Lördagsgodis》中的一個段落﹐我們會看見陳曉玲透過記憶主體倒行、觀看記憶中的自己這個意象,企圖呈現記憶稍縱即逝的特性。有趣的是,記憶主體與記憶中的自己在動作上都在追尋,但方向相反,一個向前追,一個往後看,但前一秒的自己卻很可能跟當下的自己一樣,都回憶中往後看。如是者,透過倒行與二重性的意象解構了記憶的源頭,動搖了記憶的實在性。這也是《Lördagsgodis》這個看似簡單的作品最可堪玩味的地方。《Lördagsgodis》透過倒行與二重性的意象呈現了記憶的錯亂與繁衍性。

 

《Lördagsgodis》;攝:t.jj

 

旁觀他人(自己)的無明

莫嫣的《Moha》作品名字則出自佛教義理中 「癡」的概念。 Moha是梵文,即 「癡」,是三毒之一(即貪、嗔、癡),亦是「無明」的同義詞。莫嫣提到 《Moha》的創作源自自己給友人情緒勒索的經驗,而「無明」則恰好將情緒勒索的經驗形象化,「『無明』就像一間房關掉了燈。」3

 

相應地,莫嫣的《Moha》也把葵青劇院黑盒劇場改裝成為一個「無明」的暗室,而《Moha》則在一片闇光中上演一場情緒勒索的形體戲。其實,除了闇光的燈光設定外,《Moha》也透過一台不時飛揚的粉末,營造一種不確定的無明氛圍。

 

盧盼之、馬寶山、邱加希等三位舞者上演的情緒勒索戲碼,或互相扭打,或阻礙對方前進,或撞牆自殘,或調笑戲弄,自然都充滿了張力與趣味,甚至不乏令人莞爾的幽默。有趣的是,當這一切在一個昏暗的環境中進行,無論對於情緒勒索者與情緒被勒索者來說,都多了一份因看不清而來的錯摸與張力。編舞莫嫣透過把舞者放置在一個昏暗的環境中,有力地激活舞者之間各種潛在的張力與關係,將「無明」的氛圍更立體帶到觀眾的面前。更有趣的,透過旁觀三個角色(他人)的無明,編舞莫嫣就好像打座靜觀自己一樣,跟自身的無明拉開距離,照見無明,脫開無明的糾纏。所以,說《Moha》是一場內觀自身的無明的儀式,也許並不為過。

 

縱觀「舞蹈新鮮人」的兩支最新作品,深切感受到新一代的編舞家都長於舞台美學(Scenography),頗能從劇場的整體佈局來有力呈現那怕是個人不過的情感與議題。與此同時,她們在表現形式與身體能量上,都有一份難得的直接與新鮮,作品往往真誠而具爆炸力。

 

 

1 羅妙著:《舞吧舞吧,奧蘭朵們!訪問舞蹈新鮮人陳曉玲與莫嫣》(https://goo.gl/rtkFzf)。

同註1。

3 同註1。

 

 

延伸閱讀

陳瑋鑫:反覆不斷的內心掙扎腦交戰 談《Lördagsgodis》與《Moha》

Hin-fung Fung: Rethinking the positioning of New Force in Motion Series
 

===

小西

香港資深劇評人、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董事、香港中文大學通識教育基礎課程講師、社群藝術團體「全人藝動」發起人、「四圍講古」成員及「正念文化」核心成員與發起人。

 

「舞蹈新鮮人」系列:陳曉玲《Lördagsgodis》、莫嫣《Moha》

編舞:陳曉玲、莫嫣

評論場次:2018年9月28日 20:00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ENG] 周書毅眼中的香港 Hong Kong in the eyes of Chou Shu-yi - 錯位的相遇 共時的閱讀 Encounters from the Outside Readings from the Inside

December 10,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

Side Banner.jpg

過往出版  Past Public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