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人2021_top banner 980x120 0722a.jpg

[中][ENG]香港芭蕾舞團行政總監李藹儀專訪 — 開拓網上節目:是危還是機? Interview with Heidi Lee, Executive Director of Hong Kong Ba

[中]香港芭蕾舞團行政總監李藹儀專訪 —— 開拓網上節目:是危還是機?

文:尉瑋

新冠肺炎衝擊下,全世界的演藝活動陷入停擺。藝團們紛紛將目光轉向網上平台,或放映過往作品,或推出網絡節目,以維持與觀眾之間的聯繫。香港芭蕾舞團(港芭)也不例外。在舞團新上任不久的行政總監李藹儀看來,停擺,是危也是機,而網絡平台的善加利用,會為舞團帶來接觸觀眾的新渠道。

香港芭蕾舞團行政總監李藹儀;攝:Conrad Dy-Liacco(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任何平台都是平台」自今年三月起,港芭藉由臉書及YouTube平台推出「港芭@家」(HKBALLET@HOME)系列網上節目,以類似電視頻道的方式,每周於不同固定時分、按主題放送不同內容。除了可以重溫舞團過往的演出片段外,還有一系列特別錄製的節目,例如由港芭藝術總監衛承天(Septime Webre)主持的清談節目「港芭講芭」、舞蹈員分享私家食譜及烹飪秘訣的「芭蕾廚房」、網上芭蕾課,以及揭秘芭蕾小知識的「芭蕾101」等,嘗試用親和有趣的方式讓觀眾走近港芭,看到芭蕾舞的另一面。

李說起此系列網上節目的策劃初衷,強調其中對港芭品牌塑造的注重。「以往我們也做了很多(網上節目的策劃),但是做了功夫外面卻好像不大知道。這次我就建議,必須要有『package』(包裝),要有『label』(標籤),幫我們去做『branding』(品牌)。我們做的不同嘗試,其目標都是要打造我們的品牌,『HKBALLET@HOME』這個名字就是Septime想的,非常好。」

「對表演藝術,任何平台都是平台。」對李而言,網上節目是在劇院關閉、演出暫停下維持舞團活躍度與觀眾粘性的必要之舉。它並非只是應對疫情的被動舉措,而更像是趁著這段停滯的時間,舞團有了機會去挖掘這個極具潛力的平台與渠道。「就算疫情結束,我們也會繼續,它會變成舞團下面的一個label。對內來說,我們的同事和團員有了一個平台去發揮創意;對外來說,它讓觀眾看到我們舞蹈員的不同面向。從中我也看到有商機,當我們發展這樣的平台或者頻道,可以和不同的產業有合作,我很看重這個方向,它的能見度會越來越高。」

舞蹈與多媒體的合作與映照並不是新事,藝團對於社交媒體的運用也並不陌生。然而正如李所言,以往的網上節目設計,大多基於配合舞團的新製作,例如作品要上演,就會拍攝相關的後台揭秘或者排練片段上載臉書。未來,她希望網上頻道的內容能有更闊更深的發展。「例如我們希望可以邀請不同界別的獨立藝術家來參與HKBALLET@HOME的創作,同時也可以給受疫情影響的藝術家創造工作機會。門檻也低,舞台上的合作有很多成本,現在有這個網上平台和品牌,則有更多的可能性和彈性。」至於媒體運用的技術方面的掣肘,反而激發參與者思考如何用更有創意的角度去呈現節目。「對舞者來說也是發展的機會,」她說,「例如我們的芭蕾導師江上悠,就非常雀躍,自己去學剪輯,未來會有一條與團員一起跳舞的片子,很有趣。[1]」

「港芭@家」- 港芭廚房「Nana 廚房」;舞者:(由左)酒井那奈、卡諾意;照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線上與線下

一場廝殺?然而網上節目自然有其限制,例如,與受眾間難以打破的隔膜。「『online』(線上)和『on-site』(現場)的區別到底是什麼呢?」李說,「這正好給我們機會去回想,做表演藝術的我們,原本的初衷就是在劇場做表演。那當劇場的形式沒有之後,表演藝術還能帶來什麼呢?我始終覺得最核心的仍然是舞台上的作品和當下的體驗,那個和觀眾之間的關係是不可替代的。而網上節目的限制就是你和觀眾的距離。」

然而隨著拍攝與製作的愈發精細,線上與線下到底是相輔相成還是互相搶奪觀眾?討論愈發熾烈。從早年英國國家劇院現場(National Theatre Live)進軍戲院,到現在世界各大藝團紛紛開放線上資源,一時網上演出資源如井噴湧現,令人目不暇接。這讓人難免顧慮,劇場的現場體驗果真是不可替代的嗎?習慣了在線上媒體看演出後,觀眾是否還想入劇場?

李卻覺得,可以反由另一個角度看問題。「它讓我們去想,創作人還是必須要做好作品,作品好,才可以去競爭。如果作品夠好,整個擺上網,只會讓人看完後覺得一定還要進劇場去看一次。就像韓劇《愛的迫降》,如果現在說要做一個舞台版,你看不看?當然看啦,雖然劇情你早就看過了。本身作品好,就會吸引觀眾,他會想要親身去體驗震撼。」

疫情衝擊下,就算紐約或是倫敦等表演藝術重鎮的演藝活動也一樣陷入停擺,某種意義上說很「公平」。現在香港疫情放緩,有可能比外國更快恢復演出,「但就算劇場重開,是不是代表我們會比美國、英國更加吸引觀眾湧進劇場呢?最後始終是講回作品本身。當這麼公平時,很容易就看到作品本身的優劣。當所有的東西在網上都可以看到的時候,就像是去吃自助,大家可自由選擇。就拿香港本地來說,當這麼多的團大家都在網上看過其過往的演出,那當劇場重開時,作為一個新觀眾,你會選擇哪個團呢?(作品的質量)變得無所遁形。」

好作品永遠是王道。香港的原創作品仍不夠強韌,「如果他選『Netflix』[2]而不是進劇場,一定是我們的作品出了問題。創作人有多在意觀眾,他能不能夠『approach』(接觸)到觀眾,他的作品有多震撼、多感動,或多和我們的生活相關……這是我們要思考的。所以我覺得這是好事,能刺激大家精進作品。」

那擔心觀眾的流失嗎?

「當然會,網上資源那麼方便,又那麼便宜,難免讓人擔憂。」李說,「這讓我們反思,但你在做網上平台的時候,究竟怎麼利用這個渠道。比如我們就希望反轉芭蕾高高在上的形象,讓大家看到舞蹈員的另一面,而不是搬字過紙,只是將以前的演出擺出來。這也可能是一個契機,讓我們接觸新的觀眾。例如現在的年輕人喜歡宅在家,習慣了看網上平台,通過這個途徑他瞭解了舞團,可能反而有興趣來看演出。另外舊的觀眾會不會再回來呢?就要看作品是否能讓他期待再次獲得感動。這裡面很看我們每一個部門怎麼利用平台來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