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人2021_top banner 980x120 0722a.jpg

[中][ENG]「我們都是超級巨星!」—— 超能量街舞團以舞蹈燃點所有能量 — 專訪超能量街舞團團員Lazylegz、Kujo和Redo “WE ARE SUPERSTARS!” – ILL-Abil

[中]「我們都是超級巨星!」——超能量街舞團以舞蹈燃點所有能量

— 專訪超能量街舞團團員Lazylegz、Kujo和Redo

原文:丘思詠;翻譯:林韋彤

加拿大人Luca Patuelli(即Lazylegz),患有先天性多發性關節攣縮症,是一種影響關節和骨頭的神經肌肉疾病。自七個月大起,一共進行了十六次手術,日常依靠拐杖活動。他爸爸曾跟他說,「不願意嘗試」是人生的第一個失敗,所以縱然身體有礙,他亦嘗試參與各種各樣運動。十五歲的時侯,Lazylegz第一次接觸並繼而愛上霹靂舞,現在已成為國際上數一數二的「B-boy」(霹靂舞者)。他從沒視拐杖為阻礙,反而將拐杖變成雙臂的延伸,由此創作出他獨有的舞步。

2006年時,他有了一個夢想及野心,「我希望創造一個由不同能力舞者組成的超級舞團(全明星團隊)」,Lazylegz明言「當時最大的挑戰,是作為加拿大中唯一一個高水平殘疾B-boy,卻未能在這個國家找到可以合作的舞者。不過,到世界各地參與上不同比賽後,我便開始接觸到其他舞者」。Lazylegz隨即邀請世界各地的舞者加入他的舞團。2007年,Lazylegz的團隊超能量街舞團(ILL-Abilities)正式成立,當時共五名成員,包括Tommy Guns、Kuho、Checho及他本人,每個人都有不同能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於2008年,他們為了首個官方活動「No Limits」終於在蒙特利爾見面。現時,團隊活躍成員已經增至七人,分別來自荷蘭、智利、南韓、美國、巴西和加拿大。

ILL-Abilities7人全員合照; 攝:Kien Quan

超能量街舞團(ILL-Abilities)的名字「根據嘻哈文化中,將負面字詞轉換成正面字詞的慣例命名」。所以,ILL-Abilities中的「ILL」不應解作「生病」或「不適」,反作「難以置信」、「不可思議」、「精雕細琢」或「才華洋溢」的意思。而從每個團員的日常生活及工作可見,他們都以「No Excuses. No Limits」(無藉口,無限制)為生活的座右銘。

超能量街舞團今年應「無限亮」[1]計劃邀請來港共兩次,第一次(是次一月來訪)是為藝術家進駐計劃以及導師培訓工作坊而來,而第二次則會於三月份[2]與本地舞者一起表演和尬舞(Battle)。

第一次訪港時,超能量街舞團的成員Kujo(美國)和Redo(荷蘭),隨Lazylegz同行與本地社群分享他們的知識及經驗。

創建第二家庭

坐在我面前是三位三、四十多歲的B-boy,訪談期間一直互相調侃,並時而為對方的發言作補充。在我看來,他們就像大男孩一樣,敏銳而又富創造力。他們間的兄弟情,明眼人都能看出來。

「在B-boy的世界,舞團(crew)就像是第二個家」Kujo續說,「我們猶如兄弟,非常關心、重視對方。」

他們各自在自己的城市都有自己的舞團,與各自舞團的關係也很好,但Redo就覺得「原本各自的舞團中並沒有跟自己一樣同是殘疾的舞者,比超能量街舞團的成員們較難身同感受,所以成員間會有一種特別的情結。」Kujo亦坦言在他本身的舞團中,「我們總是突出的一個,但在超能量街舞團裡,卻沒有這個情況,畢竟大家都是『奇奇怪怪』的」。聽到Kujo這樣說,成員們都忍不住大笑起來,然而當中的意義正正就是「人人平等」。

這隊有如家人般的B-boys將於三月在大館為香港觀眾帶來他們第一個足本演出《失•聯》,一個關於如何在充滿隔閡和困惑的世界中找到聯繫的表演。Lazylegz對這個作品的演化做出了說明:「這個表演本來只有五分鐘,後來像雪球一樣,一切都越滾越大。」因為沒辦法經常聚在一起,所以團員各自創作自己的獨舞,再僅以四天的時間將所有部分串連起來,並進行首次排練。由於他們沒有特定的創作基地,所以很多時候都是於車庫,甚至是民宿中進行創作,將限制轉化成不同可能。「每一次創作都是一個演化,每一個作品都是不一樣的」Kujo補充道,「我們不斷表演,也不斷把表演完善」。

ILL-Abilities成員在香港本地社區進行工作坊;照片由香港藝術節提供

燃亮他人生命

超能量街舞團無疑是最受歡迎的國際霹靂舞團之一,然而除了表演和比賽外,他們還有其他重要的角色。

Redo認為「我們與一般舞團的不同之處,在於我們不是一個只會表演的舞團,還是一個會作為導師、當義工和參加社區工作的舞團。」

Lazylegz解釋他們的「其他角色」也是一直在進化。「初時,我的公開演講讓超能量街舞團聚在一起,亦幫我們籌集到進行2011年第一次正式巡迴演出的資金。過往,我曾試過在三十天內走訪蒙特利爾和其他城市共二十所學校,舉辦了二十八場演講。晚上,我們為了在劇場演出而努力;白天,我們走訪不同學校。最後,這個準備多時的表演於兩年後完成巡迴演出。」憑著巡迴演出作品《No Limits》以及團隊在倫敦薩德勒之井的首個演出,超能量街舞團於2013年獲提名角逐勞倫斯・奧利弗獎「傑出舞蹈成就」。

雖然超能量街舞團的演說、表演,還有他們的故事一直為不同能力人士充權,Kujo卻說這不是他們的初衷,而是在過程當中自然而生的。「我們教育他人,同時在燃亮他們的人生。我們在力臻完美的同時,也跟他人分享我們的故事。」

這個自然的演化讓他們深有收穫。有一次,他們到了日本的拘留營,那次經歷讓他們每一個人都十分動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