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dancealliance3.gif

[中] 答客難.莫嫣

編按:編舞莫嫣即將於今年九月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舞蹈新鮮人」中上演作品《Moha》。在創作期間,戲劇構作董言就以「甚麼是溝通」、「甚麼是舞蹈」為主題與莫嫣進行了一次訪談。以下為二人的對話內容,並以此作為創作過程的一些記錄。


設計 Design: Kay Leung @ARTZONE 攝Photo: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撰文及記錄:董言


傳統文體中有「主客答問」之形式,虛擬的對話流露出個人的複雜情感。相似地,這次訪談以主客答對的方式記錄下來。同時,這也是莫嫣的自問自答,因此又無所謂主或客;時時刻刻都是主對客的詰問、客對主的超越。往常所見訪談之體例,似乎總有一個絕妙的開頭,交互雙方總是無所不談,任何細節皆可碰撞出火花。文字是製造假象的高手,相反,訪談通常是從什麼都不願提及,或無從提及開始的。這也彷彿觀眾和舞蹈之間的聯繫,可能自無所適從到若有所知,也可能是從堅信不移至墮入雲霧中。由此,我們的起點即是「難以溝通」:


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沒有。


那你這是在拒絕溝通嗎?



不是。


那你為什麼不說?



因為我不知道你所謂的「溝通」是什麼。



我們不是每天都在溝通嗎?就是說出你想說的。



我說不出我想說的,有時也不想說。



那你就是在拒絕溝通。



不。我只是不相信語言。



可是你一直在說話,為什麼卻說不相信語言?



語言有太多修飾。話一旦說出口,就無法收回。那麽迅速,那麽複雜,似乎包羅萬象,但那是我想表達的嗎?我講出來,但是我什麼也沒有經歷過。我講出來,講出來,於是便消失了、遺忘了。



那我們換一種溝通的方式吧。你覺得舞蹈可以溝通嗎?


舞蹈裏有舞者的本性。我看到肢體的細節,我可以確認這個人究竟是什麼。



這種確認只是你的主觀裁斷吧。就像聽者希望從話語中得到什麼,也來自他們自己的認知。如果你承認自己不相信語言,因為講出來的話語,容易被別人解釋成另外的含義。這樣看來,舞蹈是你的藉口?它也無法逃避被歪曲。



是的,我也不是永遠相信舞蹈。舞蹈不一定令我開心,但至少我知道什麼動作不能打動我。



你知道你想要什麼動作?



那種舞者在強烈動機驅使下的動作。



這又是為了什麼?你難道不認為舞蹈就是你的日常嗎?



不是日常。舞蹈要經過準備的階段,要在某種狀態下完成。



舞蹈難道不是類似飢餓狀況下而要進食的本能?



不是本能。飢不擇食會讓我消化不良,有時候吃進去的食物反而令自己身體不適。我們處在太想要的狀況下,別人投餵給你什麼,你就吃下去,但你還沒看清那究竟是什麼。這樣往往得到不好的結果。



什麼是不好的結果?



徒勞。自我沉溺的感覺。



那只是沒有吃飽,或是忘了滋味,又或是撐腸拄腹,還不至於到中毒的地步吧。



如果作品只是自我沉溺,那難道不會令自己中毒嗎?就像毒品、酒精一樣。我希望我的作品不止關於自身,重要的還有和其他人的聯繫,無論在過程中,還是在演出後。



我好奇如果有人說,看完你的舞蹈,讓他更加難受了,找不到解決的途徑,怎麼辦?



這可能就是使人感到殘忍的聯繫吧。正因為我提出的問題即是他自己的問題,所以他纔會覺得難受。我們都需要從痛苦中找到人生的意義,不是嗎?



所以人生有什麼意義?人生應該有什麼意義?



你有沒有試因為過去的經歷,使得自己的價值和觀念被扭曲。那段經歷的結束反而意味著否定自己的開始。



你好像非常明白自己的處境。



處境和人生意義是一對雙胞胎。



那你覺得人生的意義可以互相溝通嗎?



我的身體和舞蹈在和自己溝通,如果得不到舒緩,便說明那不是癥結,只是表徵。



那你怎麼和他人溝通?



是他們選擇與我溝通。他們選擇與自身的經驗碰撞,選擇怎麼理解,這都不是我帶給他們的。他們選擇告訴我他們得到了什麼。



那是什麼?



另一種提問的方式:如果身體隕滅,那有什麼能憑證自己存在過?



那這些憑證不就是人生的意義嗎?你可以說你的憑證便是這些舞蹈。



但為什麽是如此的舞蹈,而不是那樣的舞蹈?



我聽起來這是在尋求人生的意義。那你覺得什麼的舞蹈載有人生意義?



你剛剛的提問好像將舞蹈、憑證和人生意義畫上了等號。但即便我跳舞、編舞,它們不一定就可以衍變為憑證。證明我自己?還是證明給其他人看?至於人生的意義,恐怕也並非需要實實在在的憑證。我還可以追問,什麼是舞蹈?這個可能也不是我們最終要回答的問題。所以,我想舞蹈和人生意義之間關係的重點還是在於過程——直視問題的過程。



你要面對的是什麼?


「愛」、「信任」、「訴求」、「感官」、「情緒」、「傷痛」、「遺失」、「宣洩」。這些是別人從我的舞蹈中看到的,但同樣是我的問題。有些我講出來了,傳遞到別人的心中;有些我沒有講出來,它也同樣擴散到周圍。這些方式都是溝通。



我覺得你的溝通很有目的性,你是不是要確認什麼?



我想要確認以上字詞,就如同我要確認「自己」是什麼。


確認自己是指相信自己嗎?


一定要使用「相信」這個詞嗎?我會說這是「溝通」。


讓一位習慣用身體來溝通的人嘗試用語言文字來作答,無疑都有種強人所難的態度。所以以上記錄的文字遊戲,就如同一位掌握語言霸權的人,將另一方推入不得不去回答的境地,強迫她使用不夠信任的語彙,甚至變形在紙上時,已不是最初的語氣和法則。所以這是不是莫嫣?還只是記錄者幻想出來的莫嫣?幻想她時時刻刻在劇烈的拉扯中,質疑自我、否定自我又試圖重塑自我。最後,這個訪談有沒有讓你更加認識莫嫣?還是說,更為緊要的是,以上文字提出的問題是不是你我都關心的?


攝Photo: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

​演出資料

「舞蹈新鮮人」系列


莫嫣《Moha》

編舞 Choreographer: 莫嫣Jennifer Mok

舞者 Dancers: 盧盼之Pansy Lo, 馬寶山 Kaspy Ma, 邱加希 KT Yau Ka-hei


28* - 29/9 (8pm) ; 29 - 30/9 (3pm)

* 設演後藝人談

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87175295473059/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廣告 Ad

Harlequin_FLOORS_Logo_Limited_Horizontal
200x287-01.jpg

過往出版  Past Publications

其他文章 More Articles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 2019 by the Hong Kong Dance Alli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