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手札_675x120 (1).jpg

[中] 答客難.莫嫣

編按:編舞莫嫣即將於今年九月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舞蹈新鮮人」中上演作品《Moha》。在創作期間,戲劇構作董言就以「甚麼是溝通」、「甚麼是舞蹈」為主題與莫嫣進行了一次訪談。以下為二人的對話內容,並以此作為創作過程的一些記錄。


設計 Design: Kay Leung @ARTZONE 攝Photo: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撰文及記錄:董言


傳統文體中有「主客答問」之形式,虛擬的對話流露出個人的複雜情感。相似地,這次訪談以主客答對的方式記錄下來。同時,這也是莫嫣的自問自答,因此又無所謂主或客;時時刻刻都是主對客的詰問、客對主的超越。往常所見訪談之體例,似乎總有一個絕妙的開頭,交互雙方總是無所不談,任何細節皆可碰撞出火花。文字是製造假象的高手,相反,訪談通常是從什麼都不願提及,或無從提及開始的。這也彷彿觀眾和舞蹈之間的聯繫,可能自無所適從到若有所知,也可能是從堅信不移至墮入雲霧中。由此,我們的起點即是「難以溝通」:


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沒有。


那你這是在拒絕溝通嗎?



不是。


那你為什麼不說?



因為我不知道你所謂的「溝通」是什麼。



我們不是每天都在溝通嗎?就是說出你想說的。



我說不出我想說的,有時也不想說。



那你就是在拒絕溝通。



不。我只是不相信語言。



可是你一直在說話,為什麼卻說不相信語言?



語言有太多修飾。話一旦說出口,就無法收回。那麽迅速,那麽複雜,似乎包羅萬象,但那是我想表達的嗎?我講出來,但是我什麼也沒有經歷過。我講出來,講出來,於是便消失了、遺忘了。



那我們換一種溝通的方式吧。你覺得舞蹈可以溝通嗎?


舞蹈裏有舞者的本性。我看到肢體的細節,我可以確認這個人究竟是什麼。



這種確認只是你的主觀裁斷吧。就像聽者希望從話語中得到什麼,也來自他們自己的認知。如果你承認自己不相信語言,因為講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