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手札_675x120 (1).jpg

[中][ENG]劇院關燈,而網上繁花盛放 When one door closes, another opens

[中]劇院關燈,而網上繁花盛放

文:陳冠而

「COVID-19」疫潮席捲歐洲,歐洲多國實施「lockdown」(封城),千萬人須嚴守隔離令,留在家中。 Lockdown意味著「lights out」,實體劇院被逼「熄燈」,卻帶來了另一片星火璀燦──歐洲藝文界旋即以網上渠道,繼續為觀眾提供藝文節目。觀眾/網民/讀者只要鍵入特定關鍵字,便可在螢幕前一覽海量的表演藝術節目。

Rosas作為一個例子比利時著名舞團Rosas,早於1983年始便創作多齣舞蹈錄像,其中深入民心的《Rosas danst Rosas》於2003年時已製成線上教學,鼓勵各方編舞創作自己的版本。疫情一開始,Rosas也很快把這個作品帶回我們的眼光中,以「Dance in times of isolation」(中譯:舞在隔離的日子)為題,廣邀各方「make your own version of Rosas danst Rosas」(創作屬於你的《Rosas danst Rosas》版本),形成新的集體編舞(collective choreography)。

Rosas亦把多齣舊作放到網上限時免費分享,更有編舞課堂[1]及交流等,詳情可在其臉書專頁找到。其他當代舞團如荷蘭舞蹈劇場(NDT)、Peeping Tom、艾甘.漢舞蹈團(Akram Khan Company)等世界知名劇場、芭蕾舞團及歌劇院也有如Rosas般串流播放舊作,在此不贅。

劇團或劇院的錄像頻道

不少舞團或劇院亦有於YouTube設立專屬頻道,策劃網上節目。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English National Ballet)的YouTube頻道,有「Wednesday Watch Party」(中譯:週三觀看派對),逢星期三播放整齣舞作、「ENB at HOME」提供線上芭蕾舞課,還有「Short Dance Films」(短篇舞蹈影片)等欄目。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Sadler’s Wells Theatre)頻道更有「Dance Made Today」(中譯:今時的舞蹈創作)、「5 Things You Might Not Know About」(中譯:5件你可能不知道的事)等訪問欄目,介紹更多舞作背後的資訊。

這些頻道策劃性強,各有其強烈特色;篇幅短的訪問或教育系列,貼近大眾日常網上生活習慣,在普及藝術教育、觀眾拓展上甚有裨益。而網上亦提供更開放性的連結網,讀者如想進一步了解,亦能找到更深入的資訊,自由地建立自己的學習階梯。

表演藝術影像串流平台

如Netflix般的表演藝術影像串流平台,在外國選擇亦很多。

德國ARTE Concert網羅歐洲表演,合作藝團有Latvian National Opera & Ballet(拉脫維亞國家歌劇院及芭蕾舞團)、Dutch National Opera(荷蘭國家歌劇院)、Finnish National Opera(芬蘭國家歌劇院)等等;小撇步是用不同語言會出現不同的節目推介,全部免費。Marquee TV為付費串流平台,較多著名劇目,並設艾甘.漢(Akram Khan)、亞歷山大.埃克曼(Alexander Ekman)、徹卡奧維(Sidi Larbi Cherkaoui)及依利.季利安(Jiří Kylián)作品集。

Ovid.tv是以錄像作品為主的收費串流平台,當中有不少舞蹈紀錄片,除翩娜.包殊(Pina Bausch)、崔莎.布朗(Trisha Brown)等著名編舞外,也有以地域或舞種出發,如古巴學舞的青少年、日本歌舞伎,展現主流舞台以外的不同風景。

這些以商業為主的平台集合了不同地方的藝團、不同類型的作品,但相對策劃性較低。

Instagram上的舞蹈世界,及網絡形式的策劃與創造

在需要特意排程、守候直播,較接近傳統的全套舞作觀賞模式以外,我和網上舞蹈的連結,更多是發生在日常的細碎當中——包括Facebook、YouTube或Instagram(IG)的手指碌碌日常。

打開IG,世界各地非常多舞者都在努力經營著IG帳戶,hashtags如 #contemporarydance#dancehk#dancechoreography 等,會領你往一個個不分上下,各具個性的舞蹈世界。

IG以視覺主導,更多舞蹈錄像、相片形式的創作分享。活躍於IG的Nowness,開宗明義是網上藝術策劃,甚多舞蹈錄像及跨界項目,視覺精緻,地域廣,絕對值得注意。

以色列巴舒化舞團(Batsheva Dance Company)也很活躍於IG,設有batshevadancerscreate及其他舞團成員的帳戶,策劃舞蹈攝影、錄像、編創、討論會等項目,與觀眾/網民的互動親近而多元化。

網上策展也一如劇院策展,涵蓋藝術欣賞導覽、技巧教授,甚至有更多新型態創作。網上節目時間彈性、免費或低廉費用、自由度高等特性,在觀眾拓展上有巨大優勢;在創作及知識傳遞方面能跨越時空限制,國際交流變得更容易,同時催生出新的創作及觀賞框架:例如集體編舞或舞蹈於各種空間的可能。

香港舞蹈界的反應

讓我們的鏡頭帶回本港。有資源作網上播放舊作的,都以九大團為主,皆因一般中小型團製作費捉襟見肘,難有餘裕製作出色的錄像記錄。

較奪目的是城市當代舞蹈團,除網上授課,又特設藝術家網路駐留計劃及網上研討會,回應當前的困境與展開討論;最近更推出了CCDC藝術頻道、「Post it for YOU」等等,充分顯示出舞團對當下轉變之敏銳度。其積極、進取的能量,及以藝術策劃回應世界的心思,是一個當代藝團時刻思考藝術與人的關係的證明。

香港芭蕾舞團的「港芭@家」系列也很積極連繫觀眾,特別拍攝了網上芭蕾課、舞者訪問、「芭蕾101」教育系列等等。獨立身體教育團身體遊樂場則善用家中物品帶父母跟孩子玩身體遊戲,甚至發展了聲音導航,解決了一邊看屏幕一邊「郁動」的困難,充滿靈活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