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ENG] 絲、光、舞──有關舞蹈科技、香港足跡及其他 Light, Silk, Dance – on dance-tech, Hong Kong footprint & others

絲、光、舞──有關舞蹈科技、香港足跡及其他


原文:葉彩鳳


《繼承之物》(照片由黃心健提供)


電燈被發明之初,大概無人能想像到,這簡單的照明裝置將啟發像洛伊.富勒的《蛇舞》這麼一部藝術作品。段段絲綢與彩色燈光效果在這部作品中的運用叫人目不暇給,絲與光亦成為這種全新舞蹈藝術形式中,不可或缺的元素──這也就是今天我們口中的「科技」。欣賞舞蹈表演時,我們會為舞者和編舞的美而感動。與此同時,舞蹈如何受其他藝術元素「啟蒙」,亦是這種藝術形式如何能發揮最大影響力的關鍵。舞蹈建基於身體動作,自人類歷史以來便是如此;然而,惟有與其他元素互動,它才得以不斷自我進化。


本文旨在介紹幾種可能成為舞蹈台上新的「絲與光」的新近科技發明。為照顧更多讀者,本文的藝術科技部份將附上網絡連結,以便讀者觀看相關例子。當中部份例子為完整作品,其他則是選段。因此,本文亦以瀏覽網頁支持舞蹈科技研究。文中提及的項目,旨在連結近年的舞蹈作品,包括一些值得留意的香港項目。


在舞蹈中應用的現代科技可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媒體應用,它旨在重新創造舞台表演,或為它重新注入活力。這個類別通常會將舞蹈影片或錄像,以及多媒體設計融入現場表演中。另一類別則是將舞蹈這個概念融入數碼環境當中,創造出創新的藝術形式。眾多概念中,本文將集中討論延展實境(Extended Reality,簡稱XR)。


在第一個類別裡,舞蹈影片和錄像常被視作現實舞台表演的延伸。今天,不論在專業界別還是消費市場,影像製作和熒幕裝置均正在高速發展,持續為影像製作帶來新刺激。舞蹈表演與影片錄像語言的相互交流,長久以來便是編舞家和影片導演豐沛的創作之源。在香港,舞蹈影像已經發展10年有多。城市當代舞蹈團每年舉辦的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一直以來都是其中一個主要貢獻者。「跳格」以外,亦有大量舞蹈媒體作品通行流傳,例如以下幾個例子:


光雕投影(Projection Mapping),又名「空間擴增實境[1]是一種投影技術,可以將圖片和錄像投射到二維表面或三維物體上,例如建築物、舞台或任何形狀不規則的物件。


2014年台灣新媒體藝術家黃心健創作了一部媒體舞蹈作品名為《繼承之物》[2]。這部開創性的舞蹈作品結合了複雜的光雕投影、三維立體打印、實時動作捕捉、立體投影、三維互動影像和歷史建築物,成為一場緊湊的演出。


《繼承之物》(10分鐘版本)連結:

https://bit.ly/3fIcESi


中國大陸近來使用了實時特效的影像廣播,令觀眾對觀賞舞蹈的興趣有所提高。2020年,享負盛名的舞者及編舞家楊麗萍在湖南衛視的《2020新年夜春節聯歡晚會》上演出她的作品《霸王別姬》。在該次現場廣播中,為突顯部份舞步,特別安裝了一套精密的追蹤攝錄系統,以多部攝影機,營造出被稱為「子彈時間特效」的凌空定鏡效果,將表演者的舞姿定格並以環迴移動的視角展示。這些視覺效果只有電視或電腦熒光幕前的觀眾能夠觀賞,現場觀眾卻無法看到。如何讓編舞在現場表演和數碼傳播中達到同樣效果,成為了編舞家的挑戰。


《霸王別姬》連結:

https://bit.ly/34E5FUi

現在,使用手機也能夠拍攝8K錄像,而且有各式免費媒體平台便利短片發佈。與製作經費高昂的影片製作比較,不少獨立藝術家以有限資源製作舞蹈錄像,出品仍然保持水準。這在年輕一代中尤為真確,事關出生於數碼世代的他們,應用媒體幾乎就像本能一樣。


《Fantasy - An Acro Duo》由Nikki Cheung和Jimmy Wong於2017年編舞和演出,當時二人仍是大學生。這支雙人舞將大型錄像投射於地上,而舞蹈錄像就以無人機拍攝,為觀眾帶來像飛鳥一樣流暢靈動的視角。二人以零製作預算,靠著他們的社交網絡動員招募,組成了一個小團隊,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完成製作。尚有不少相似例子,反映藝術科技如何啟發年輕一代強大的創意能量。對他們來說,在任何藝術形式中置入科技都是自然不過的事。


《Fantasy - An Acro Duo》連結:

https://bit.ly/3uQmF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