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Ad

dancejournal_675x120.gif
15th hk arts development awards_舞蹈手札  67

[中] 唯在漆黑正中另覓我天空—評《真.夥能滾者》

December 10, 2017

攝:Jesse Clockwork
 

「擺明車馬不搞『學院』派當代舞」—《真·夥能滾者》的六位舞者岑智頤、施卓然、盧振宗、何志成、曹德寶、李匡翹在場刊中如是說。那他們究竟要搞些什麼呢?

 

 

最緊要好玩


一入場便看到六位舞者圍圈而坐,身著黑色武士服。他們的身體訓練背景迥異,但開演前的熱身卻其樂融融,太極、雜技、跆拳道、巴西戰舞等不同的技藝互相嬉鬧遊戲,似乎預示了這會是一場好玩的演出。

 

演出伴隨許冠傑的《最緊要好玩》拉開序幕。奔放貪玩的六位男生除去上衣,展現健碩的身形與強悍的體能,「乘坐穿梭機打個空翻,雲霧裡綁起雙腳跳欄」1,追趕跑跳甚至倒掛金鉤都無所不能。此外,他們將數張體操墊拼搭成戰壕、跑道、泳池等形狀,平平無奇的道具玩出了「七巧板」的樂趣,處處彰顯他們不循規蹈矩的個性。


而當我們習慣性地以為陽剛的身體線條就等同於「粗豪」時,這六位男舞者卻撞裂了性別桎梏,玩起一場雌雄同在的夜店秀,或是嬌羞含胸,或是大秀美腿,活用頸、腰、手指乃至嘴角和眼神,模擬女性的性感和柔麗。這一過程,既打破了舞者自身固有的身體形態,展演出陰柔與細緻的質素;又拓寬了觀者的凝視(gaze)角度,我們在看男身也在看女相。配上富有「旋轉木馬」意趣的音樂,更襯出舞者們「最緊要好玩」的心性,也惹得觀眾忍俊不禁。

 

攝:Jesse Clockwork
 

詼諧也灰沉


《真》的佈景設計乍看不起眼,卻讓又小又悶的一間工廈房玩出了意外的驚喜。盤根錯節的水管間藏有一副長梯,天花板上高掛著一套襯衣與西裝,而當道具置於高處,舞者需要人疊人才能觸及時,又勢必打開了縱向的空間維度,讓身體有更多運動的可能性。而與此同時,室內所有的窗都被黑色的布緊密遮住,一絲一毫陽光都透不進來,在佈景上花的心思已悄然昭示這場演出既「詼諧」又「灰沉」的個性。

 

整齣作品的編排也是以歡快和沉重兩種基調交替行進的。剛才還燈光旖旎仿似身處夜店,轉眼燈影黯然,只剩舞者無聲的叫嚷、嘶吼,一隻漆黑的手影投影在灰白的墻上,逐步放大直至籠罩一切;剛才還趣意盎然的「七巧板」下一刻化作了一堵「高墻」,男生們極力蹦跳、攀爬,卻如何也翻越不過它;剛才還齊心協力幫助兄弟架起長梯攀上高墻,轉眼身處高位的兄弟穿上黑西裝白襯衫也仿若穿上了「權力」與「身份」,翻臉不認舊情誼,只顧反反復復裹緊身上的襯衣,急於鞏固現有的地位。一切都那麼赤裸又無奈。

 

在《真.夥能滾者》這裡,舞蹈不再只是技術、噱頭,而是真切的動機,照見真實的個體與當下的情境。沒有直接指涉任何社會政治議題,而是「把身體放進這個時代」2,聚焦於個人存在的思考上。就算觀眾寥寥無幾,也無妨他們玩得開心。

 

 

1 許冠傑《最緊要好玩》歌詞

2 語出自《真.夥能滾者》場刊

 

===

楊騏

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文學碩士。願以理智裝載感性,以文字書寫舞影。

 

《真.夥能滾者》
創作及演出:曹德寶、岑智頤、施卓然
演出:何志成、盧振宗、李匡翹
評論場次:2017年10月21日 17:00 TS Studio


 

 

 

Please reload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Please reload

 編輯推介  HIGHLIGHTS

[中][ENG] 周書毅眼中的香港 Hong Kong in the eyes of Chou Shu-yi - 錯位的相遇 共時的閱讀 Encounters from the Outside Readings from the Inside

December 10, 2019

1/10
Please reload

廣告 Ad

Harlequin_FLOORS_Logo_Limited_Horizontal

過往出版  Past Publications

其他文章 More Articles

Please reload

© 2019 by the Hong Kong Dance Alli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