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凝視與感知當下變幻:評多媒體舞蹈劇場《圍 一》

文:黃寶儀


《圍 一》/攝:Ah Sze(照片由東邊舞蹈團提供)


當舞者不再受限於預先編排的舞段,而是置身即興的舞台空間,舞者的身體便得以更直觀地回應當下。東邊舞蹈團《圍 一》除著眼於舞者如何以身體回應他者、音樂以及空間外,亦嘗試模糊觀演關係,讓劇場成為舞者與觀眾自我探索的空間。


無形框架下的個體想像


即興舞蹈的開放性在於舞者如何以身體承接他者與空間的轉瞬變化。正因場域與群體的既定秩序被瓦解,而變幻又無法預估,因此既定的演出與解讀方式便得以被更新。《圍 一》的即興演出以英文念白勾勒作品框架,即興舞段與音樂在語言定位下,成了誘發想像與詮釋作品的底色。舞者劉柏康在舞段間以念白向在場者打招呼、談論觀照自我與他者,並訴說失去與融合。念白不為敘事,而是將舞者意象式的即興動作,轉化成可供多角度觀看的瞬間。舞作尾段,五名舞者排成一列,揚開手中紙片,在紅光映照與風扇吹揚下,模擬燃燒。舞者依次從後方舞者胯下退向舞台邊緣,配以述說去除差異、合眾為一的念白。此場景重塑了浴火重生、消融個體以及回到本源的抽象狀態。舞者的即興探索並非了無章法,從一到眾再從眾到一,散漫又有序的整體佈局讓觀者能順著框架,不失開放性地感知舞者的情感能量以及解讀意象式的場景。


《圍 一》/攝:黃榮基(照片由東邊舞蹈團提供)


看風景的人自成風景


此作著意於觀演關係,觀眾因場所的即興性而得以轉換身份與視角,重新感知當下。布幕未拉開前,設於台上的三面觀眾席形成演區邊界,觀演關係壁壘分明。當布幕拉開,慣常被置於台下的觀眾與演出者同台,共構成一個整體場景。旁觀者由是轉移為舞台風景的一部分,看與被看的雙重性,改變了場域共享者對自身身份的認知。余仁華自覺地利用劇場空間,為觀者製造陌生視覺體驗。其刻意清空台下觀眾席,無人死寂的座位對照台上演區的多變不定。觀眾與舞者在動靜對照間,共感既定關係的瓦解與更迭,劇場空間的未知性連繫兩者。編導對劇場空間及觀演關係的重置立意可嘉,但空間的延伸與利用尚能再作拓展。舞者以手電筒為探知空間的工具,不論是持電筒徘徊於觀眾間,抑或在台下揮別台上觀眾,並未能深化觀者對當下的想像。若舞者手中的光源能跳脫於慣常的劇場儀式與再現方式,或能深化觀演者當下的體驗。


《圍 一》聚焦於演出者與觀者對當下空間與處境的感知,舞者間流轉的情感與能量附著於清晰的框架佈局,為觀者提供了傾聽理解的視角。此作的即興性並不局限於舞者間的肢體互動,觀者在觀演過程中亦同歷未知與變化。



==

黃寶儀

藝評人。熱愛文學、舞蹈及戲劇。評論文章曾刊於《明報》、《三角志》及《上海藝術評論》等文化刊物。



《圍 一》

東邊舞蹈團

藝術總監/編導:余仁華


評論場次:2021年3月26日 20:00 牛池灣文娛中心劇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