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手札_675x120 (1).jpg

[中] 努力尋找自己律動的個性:談《舞青DNA 2017》


《道》,編舞 : 黃明慧。舞者: 丘愷頌*、梁敏賢*、黃明慧*、葉穎潼*、鍾麗儀*、鄭熹琳*。攝 : Aerial Production


「舞蹈青年」(舞青)是CCDC舞蹈中心在推動現代舞發展的眾多計劃中,值得一提的重點工作。自2002年起,這計畫已孕育了很多新一代香港舞者。近幾年的「舞青DNA」舞蹈作品展演,更為俗話說掛著「P牌」的編舞學習者,提供測試甚麼是她/他們的舞蹈生命(引用節目名中的DNA)之實踐機會。

今年投入編舞的四位「舞青」包括陳美芬、黃明慧、陳瑋嘉和何瀚怡。縱使所學相近,每一位都有不同個性,從其如何以律動講抽象概念或具像問題的努力中,即可見一斑。在創作動機上講,共同表達的是尋找如何彰顯自身對舞蹈的感情。

《你好嗎?》,編舞 : 陳美芬。舞者: 朱雄健、譚雪誼、林芷君*、何瀚怡*、譚詩蔚*。攝 : Aerial Production

陳美芬的作品《你好嗎?》和黃明慧的《道》都以「光」作為溝通的道具(括了燭光及燈泡),引導觀者去感受。前者的特色是穿黑白服的舞者,在劇場的場區內用勁地直線走動,或二人相接時以重量傳送或轉換接觸點的方式,形成了多種雙人舞。後者吸引人的地方,是穿啡色長裙的女舞者,配合予人空靈感覺的音樂,以弧線為主的群舞疊砌成的美,及以燈泡折射出的神秘意像。同是現代舞創作,前者的律動充滿當代和西方風格,而後者卻是帶領觀眾進入東方風格而遙遠的國度。陳美芬的作品《你》以律動探索人際疏離,較弱的地方是聚、散及拉扯關係上的變化沒有甚麼創新的點子。黃明慧的作品《道》,自覺或不自覺也好,她尋找了一種回應「幻滅」的方式。利用垂下搖擺的燈泡入舞,在帶東方味的詩化創作中,恰與群舞者手持出場的燭光,形成一個強烈對比的符號—現代文明的燈泡,是對古老的驅逐,亦瞬間提醒了觀眾這是現代舞,不是中國舞。燈泡入舞之道,對這作品而言,是一種創造性的毀滅,有值得發展及修改的餘地。

《In & Out》,編舞 : 陳瑋嘉。舞者: 陳瑋嘉、黎楚琳、文念慈、丘善行*。攝 : Aerial Production


陳瑋嘉和何瀚怡的作品,分別給人的感覺是,前者《In & Out》是兒童正在遊玩和探索的「單純文化」再現,而後者《堅‧離地城》是成年香港人吐苦水的舞蹈劇場。雖然這兩個作品的共通處都是運用了很多地板動作,卻建構了不同意味。陳瑋嘉利用四件不同顏色的舞衣,看來要表達四個不同性格的兒童,在跑、跳、吃、吐的日常生活動作中,學習及發掘知識和樂趣。兒童在地板上拉扯爬行都是自然的,在地板及身驅上用手腳擊打出各種律動節奏聲響也是常有的事。兒童行為的單純互動、對無聊動作的好奇,與及不同力度的動作探究,是這支舞的創作元素及給予觀看者的直接感官交流。然而,如何讓這些舞蹈元素有段落間的承托力,而不鬆散,可能是編舞要繼續實驗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