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Online Ad_675 pix x 120 pix_edited.jpg

[中] 飄「緒」三弄:你爭我競 // 你屬我吧!/ (我)接納我?

文:葉智仁


東邊舞蹈團之「當代舞林系列16」《細緒絲編》,長約七十分鐘,由三個獨立的舞作組合而成。打頭陣是柯志輝編舞的《Fair Game》。觀眾還未進場,一切準備就緒的,已有立於前台一左一右亦一高一矮的兩支麥克風。服裝帶半點日本動畫《櫻桃小丸子》美學色彩,身穿黑上衣綠褲子的一男一女雙人配蕭遊及駱焯怡出場後,先儀式化地用麥克風介紹自己,旋即在紅遍網絡世界的「歌詞無意義」神曲《Chacarron》襯托下,開始肢體動作「較量遊戲」,於運動計分牌前展演一連串舞蹈式競賽項目——包括投影遊戲機跳舞公仔在大銀幕計分、猜包剪的一字馬劈腿跨前進攻戰、瑜珈樹式站立耐力對決、《胡桃夾子》蘆笛舞曲芭蕾炫技比拼等等。過程既像即興,又似策定。結果女舞者興高雀躍地獲勝而回,剩下男舞者獨自無奈站在台中,欲言又止、欲哭卻強忍地等待觀眾給予回應。一兩分鐘過去,等不到甚麼,他接納(?)了現實,離場。留下努力後的惆悵,也留下了回想觀念式編舞是如何促使運動爭競以日常勝敗情感介入舞蹈展演場域的餘韻。


《細緒絲編》《A Fair Game》(照片由 東邊舞蹈團 提供


《細緒絲編》《K小姐 Miss K》(照片由 東邊舞蹈團 提供


接著第二部分是董仲勤自編自跳自演的《K小姐 Miss K》。董穿上茶餐廳伙記服飾,在燈光集中照射的大圓桌後坐下,以單人話劇的技巧,和傾向「不怎樣跳舞」的身體動態展演設計,運用音樂、口白及小道具的場面調度過程,聚焦在一個「十分香港」的愛情符號——凍檸檬茶身上,講述失去愛人及企圖解開愛情的「屬我幻象心結」故事。情愛的關鍵是茶的苦澀?抑或檸檬的香、檸檬的酸甜?董尋覓的答案是滾散一地、遍佈全場眾多水樽的其中一支「好水」。桌前另一張空凳和站在桌上面對觀眾吟唱「Hey, that’s no way to say goodbye」的他,叩問的彷彿並非「問世間情為何物」,而是苦惱屬於自己的當代舞蹈劇場,跳舞形式應為何物?舞劇優劣在於茶?檸檬?還是水?何謂多跳少跳?多講了演多了?應如何調製具特色的本土「舞蹈凍檸茶」才符合昔日K小姐及今日Miss K(ong)的口味?留下了如何界定新時代「讓身體藝術動作在戲劇中展演」也算是舞蹈的吶喊。


最後是黎家寶的編舞創作《Embrace Acceptance》,由黃思詠獨舞演繹。在黑盒環境的近距離窺視時空中,當看見女舞者汗水濕透了連身裙,仍要在頭頂蓋上一條又一條毛巾,垂肩俯臉前行,還偶然傳出一句自我鼓勵語「我是得的」,仍不斷以一個接一個舞蹈短句和地板動作交織,觀者的腦袋彷彿喚起來自別人的過度期盼及逼迫索取,問有一天,你能「加油」到讓自己「內心的肌肉」也曉得跳舞嗎?編舞以日常生活的「Get, Set, GO!」傳遞了焦躁及衝動反應,作為完美要求的第一個答覆,並繼之以打破藝術與生活界線的手法,在尾聲中運用女性慣常的撥髮吹頭的自在動作,於情感上再度擁抱自身,把自主的訊息再次放在女舞者手中,只留下熄燈後他者的慾望、期望或再不關己的失望。編舞藉「非(?)舞蹈」的個性化動作把接納自己的意義思考投射給觀眾。


《細緒絲編》《Embrace Acceptance》(照片由 東邊舞蹈團 提供


整體而言,筆者會用理解和欣賞身體動作的組織編排及舞蹈「展演擴延性」的概念實踐去評價

這三個作品,認為較討論傳統跳舞身體的訓練或技巧層次的高低,來得重要。《細緒絲編》把不同層次的日常,組織成多樣的表演形態,體現了新晉編舞發掘創作題材及表演轉向的用心。


《細緒絲編》

東邊舞蹈團

編舞:柯志輝、董仲勤、黎家寶

評論場次:2024年3月22日 20:00 牛池灣文娛中心文娛廳

 ==========

葉智仁


香港舞評及劇評人,現為香港樹仁大學社會工作學系講師。


Comments


Dance Journal - Side Banner_Symphony of New Worlds.png
Dance Journal - Side Banner_LOVETRAIN2020.png
Dance Journal - Top Banner_LOVETRAIN2020.png
Dance Journal - Top Banner_Symphony of New Worlds.png
bottom of page